海水尚有涯,相思永无岸

薛亦晴
2013-12-03 看过
       八年前,在古代文学基础课的课堂上听老师分析《古诗十九首》。听他细细分析“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一句中绵密的相思与相隔两地想见而不可得的无奈。思念的人远在天边,只可相思不可相见,“与君生别离”一句当是字字血泪。隔了几年再读这首诗,又深深地为那句“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知”黯然伤怀。相隔两地,只能是日复一日的相思,就在这样的日复一日中,年华流逝,佳人老去,而日日期盼的会面却不可得。也许是在每一个清晨从睡梦中醒来,以为远人尚在身边,而转身回望,身后所有的却不过是空虚,也许会面之日永不会来,而自己只能在日复一日的思念中自我安慰。但我一直为这首诗的最后一句“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疑惑,为何相思到最后,不是如古乐府诗中“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一般的炽烈,而是沉入到了一蔬一饭的日常生活中,原本炽热的情感最终变为了平淡的流水,曾经的惊涛骇浪到最后变为了静水流深,你观望这一潭平静的湖水,甚至再不能激起半点涟漪,但谁又能说在这平静的水面下面没有涌动的暗流?于是也许一定要等到今天,隔了光阴时间的距离再回望,我才能读出这一句“努力加餐饭”中的沉痛,因为思念之人太远,因为自己所拥有的只有无尽的空虚,而在这空虚之后,还必须得有日常的生活,因为那才是真正的人生。“努力加餐饭”既是相思不得的无奈,更是生活继续的苦衷。而在这样的日常生活里,相思不是无可觅踪迹,而是变为了沉默不语的刻骨之痛。
    平如和美棠,相伴了半个多世纪,而后一朝分离。此时的平如老人已是八十多的高龄,到了这样的年龄,对故人的思念已经很难谈得上是如年轻人一般的激烈,但他对妻子的爱却是长久,润物细雨,虽然没有言语,但却反而最是动人。他选择用自己手中的画笔镌刻下他的记忆,记录下平如和美棠相处的那些日月。
    王菲唱的,“要有多坚强,才敢念念不忘”。面对美棠离开的事实,老人心中有着无尽的哀思,可是他已经不是一个可以通过痛哭来宣泄情感的年轻人了,他所能做的是永不忘记,永不忘记和美棠相处的日日夜夜,永不忘记年轻时候许下的相伴一生的誓言,永不忘记我对你的爱。是要有多坚强,老人才会选择记得曾经的花前月下,也记得文革中、病榻前的惨淡时光;记得那些欢欣,也记得那些苦难。永不忘记,这是他的选择,更是他在妻子离开后的另一重誓言。少年夫妻,结发携手,一朝分离,我仍愿意兑现对你的承诺,继续替你看这世间风景,继续完成你未完成的梦想,继续地永远思念你。恰如《泰坦尼克号》的结局部分,杰克葬身大海,露丝在杰克临死之前答应他自己会好好活下去,于是她用自己的一生践行了对杰克许下的誓言。有时候坚强的活着,更是一种深爱。正因为爱你,我选择勇敢的活下去,选择在日复一日的思念的苦痛中活下去。
    少年的时候,读苏轼的《江城子》,虽然年少时节,还未曾看惯世事沧桑,但我那颗少年的心却还是忍不住为他的“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而觉得痛楚。如今年岁见长,再重读这一首词,方才明白词中最哀痛之处其实是在“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是在失去王弗许多年之后苏轼所做的一个梦,他在梦中又见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妻子。而最伤痛的是,这只是一个梦。当他从梦中醒来,该是怎样的哀哀痛哭,因为自己再也见不到心爱的人,而只有在梦里,才能与她同去那年少时光。这一句笑中带泪的沉痛,是比“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的直抒胸臆更击中人心。
    饶平如老人想必也是如此,在妻子去世后,他满腹哀思无所寄,只能希望在睡梦中再与自己的妻子相会,也许是梦见两人初相识的时光,也许是梦见两人婚礼的讲堂,也许是梦见老来两人相伴,而一睁开眼,这苍茫的天地间原来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老人的画笔,是代替梦的工具,因为我们无法操控在梦境里自己能不能见到想见的人,但唯有老人的画笔,能够保证无时无刻,都能在画笔下见到自己的妻子,都能在记忆中回到那甘苦与共的岁月。
    这是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相守了一辈子的故事,在人们疑问两人信守的不过是父母的一个约定的时候,饶平如说他信守的是两人在一起的那点最宝贵的东西。我相信与你终将旷日持久,于是才敢说一句来日方长。我不知道那个年代的人是靠着怎样的信念坚信两个原本陌生的人可以携手走过一生,也许对他们而言,到最后剩下的都是亲情,也许对他们而言,一生都不曾有过如年轻人般炽热的爱情,但携手走过的时光,“结发为夫妻,恩爱永不移”的信念,足以令人们相信天长地久并不是空虚的誓言。
    很多年之后,已经变成耄耋老人的饶平如回到家乡,站在自己十六岁时曾经到过的太平桥上,几十载的光阴匆匆流逝,少年已成白发,石桥周围的景象已经是物是人非,当他再复低下头来,看见桥下的江水“仍是这样滚滚地来,被尖角劈开,再被卷入漩涡,最后淙淙流去”,于是感叹“山行依旧,流水澹澹,江月年年,星汉灿烂,原都不是为了要衬得人世无常的”。读书读到这一部分,平如和美棠的故事尚未开始,当时的平如还只是一个翩翩少年,但我却被老年平如的这一句感慨击中。想起归有光在《项脊轩志》中写“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已”,方知人世变换,白云苍狗,而人力只是平常。然而在这无常的人世中,还有这样的深情不渝来温暖我们疲倦的身心,却终究只是昙花一瞬,于是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
    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海水尚有涯,相思永无岸。
347 有用
9 没用
平如美棠 平如美棠 9.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0条

查看更多回应(20)

平如美棠的更多书评

推荐平如美棠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