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人一梦

流徵
2013-11-30 看过
初识这本书,是在一篇调侃“古人跟帖回复”的文章里读到的。张潮之识见已堪称独特别裁,他的友人们的评点更是一针见血,警句百出。书里有一句“天下有一人知己,可以不恨”,深以为然。

明末清初是清言小品的黄金时代,想来与明朝遗民入清不仕有关。假如说南明的倾覆兼有文人党争乱政之力,那么这群亡国的文人到了清朝,则是走上了一条完全相反的道路了。他们中的许多人一生隐居山野,从此退出政治舞台,所写无非翰墨棋酒花月美人——实则是冷眼观世事,山野是他们心之向往,兼有麻醉的成分。

有人说清言小品的内容未免过分纤弱酸腐,矫情过了头。但这被过分强调放大的山人情趣文人雅趣,并非所来无因。书中曾有一句“世间大不平,非剑不能消也”,这样的激烈与张潮为文的格调大相径庭,从中可窥见明清文人在“得趣山野”的表层下被刻意抑制的政治抱负。悠闲恬淡的心境既是自然流露,亦不免有刻意的成分。

明清的文人更是可爱的。“幽”字实可为全书提纲挈领。一点点生活的美的碎片堆积起来,古雅而不失真情。既有“为月忧云,为花忧蠧,为花忧风雨”的心肠,又有“春者天之本怀,秋者天之别调”的奇思,“愿在木而为樗,愿在草而为蓍”的异想。生活琐碎,无一不可入诗入画,真是神仙一般的风流人品。文学自然无法完全脱离政治,但不谈政治的文学亦有不可抹削的价值。

明人主张“性灵”,《幽梦影》中的文人闲趣,确与推重理论的社会主流背道而驰,并没多少道理好讲。诸如“一恨书囊易蛀,二恨夏夜有蚊……”这样的话,可见几分无理的孩气的端倪,却勾起我对童年的回忆。十一二岁时候长得好像没有尽头的夏天,一大部分记忆就是一些本不该印象深刻的细小之处。诸如邻居家的水井、表姐家的大黄狗、奶奶的绣花床毯之类,好像已经独立于时间和记忆之中,和一切人事都并无瓜葛,只是每每想起就添得一分陈旧的温暖罢了。

似乎扯得太远。然而这就是读书的好处,几百年前的古人竟能勾起你的一点回忆,你所疑惑的问题竟能从他那儿得到解答,仿佛冥冥之中,自有一种冲破的时空的联系存在,古人的种种情思安放于此处,这般真实;合上书页,一切又如梦幻泡影,不过是在他人的梦境中偶然寻见自己的影子罢了。
4 有用
0 没用
幽梦影 幽梦影 8.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幽梦影的更多书评

推荐幽梦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