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谬的信仰,亚巴郎的天主

海德格尔
2013-11-23 11:41:54 看过
这个世界人最害怕的是什么?人不怕妖魔鬼怪,也不怕神,人最怕的是虚无。虚无是与自己进行搏斗。当人开始质疑造物主时,人就已经堕入虚无。因为人本就是尘土,没有了造物主,精神就虚空了。虚无使人精神长眠不醒,使人变成恐惧的猎物和祭品。

恐惧来自虚无。

蛇,象征着知识的诱惑,也是对虚无的恐惧。有那么一时间,我以为与信仰对立的不是罪(尽管宗徒们说信仰之外都是罪),而是虚无。更具体地说,是不承认天主(上帝)的人,是拒绝天主(上帝)的人。那是因为天主(上帝)给了人自由,所以第一对人(亚当和夏娃)受了蛇的诱惑,企图吃下那智慧的果实能够像天主(上帝)那样知善恶。人一旦知善恶,便要充当起天主(上帝)的工作,审判别人。也正是从那吃下果子的一刻,人确实掌握了知识和理性,但这知识是有限的,这理性是不及的。蛇欺骗了原始祖先,人所掌握的知识和拥有的理性永远不可企及天主(上帝)的全知全能。

于是,人堕落了。知识是堕落的。

原本以为,理性和自由一样,是天主(上帝)仁慈的恩赐。当我在思考自由与理性二者的关系时,又觉得不可思议。在受到蛇的诱惑之前,人有没有理性?如果有,理性是拿来干嘛的?如果理性是用来认知的,那么在受到诱惑之前,理性是一无是处的。因为(天主)上帝是没有认知的,尤其是对善恶的认知,即堕落的人被虚无叛徒魔力迷惑的人,至今仍被视为自己最高品质的那种认知。

所以,吃下果子的原始祖先,受了诱惑者的诅咒中隐藏着虚无不可战胜的力量的阻挠,这个力量宰割了人十分自由的意志。人受了诱惑是出于自由,自由也带来了罪。

所有的理性的论据都反对福音中耶稣的真理,而支持它的一条论据也没有,如果是实证的话。拿撒勒城的耶稣失去了法律的保护,犹太人质疑耶稣有什么权柄来原谅罪?理性不需要征求任何人便宣布了自己的权力。

人尝到了知识的果实,空翻的虚无变成了必然性。人因此渴求思维的自明性。只要我们信赖理性和由它带来的知识,虚无和必然性的权力就由自明性保障。天主(上帝)戒律的第一条:我们的天主上帝是唯一的天主——被弃绝。黑格尔“概念的自我运动”、笛卡尔“我思故我在”都是对存在哲学的重大冲击。思辨哲学是在第二维平面,存在哲学则知道第三维。这里对理性来说是不存在的。

亚巴郎(亚伯拉罕)敢于举刀弑子是因为相信天主(上帝)能还其子,也会还其子。这就是克尔凯郭尔在惧怕虚无而追求荒谬的信仰,这就是为何他抛弃了哲学家的天主(上帝),去追认亚巴郎的天主(上帝)、约伯的天主(上帝)。因为被视为违反伦理的亚巴郎(亚伯拉罕)是善所不能容许的。可伦理不能也不会归还以撒于亚巴郎,它只是幻影和想象,没有权力。伦理只会镇压敢于反对自己的人。善以坚决的要求吃下禁果的人们把认知和真理等同。人类失去自由,世界也被迫由存在的“法则”支撑,人类也把这些“法则”和真理等同,而其总和则构成了他的道德。他认为自己的使命是认识存在“法则”和在生活中实现道德。

克尔郭凯尔的痛苦令我印象深刻,他不是一个无助软弱的人,他是一个勇于面对自己的战士。如果我们每个人不经历这番痛苦和斗争,是否还能找寻得到天主(上帝)?我由此不得不很严肃地对待起来。信仰不是念经,不是追寻所谓心灵的平和,不是成为一个道德善人。信仰,是叫我们看清楚虚无的本质,是叫我们从恐惧中出离,找到真正的生命之源。

以上的思考都是通过理性、对哲学的浅薄的理解以及对神的敬爱所致。
12 有用
2 没用
旷野呼告 旷野呼告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4条

推荐旷野呼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