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男孩

竹寒风清
2013-11-23 看过
这是逃离也是成长
矛盾和冲突是一个好故事必须拥有的因素。
《革命之路》的矛盾很多,书中,很容易注意到的一句话,加夫列尔在问英国人福托斯为什么会来到尼加拉瓜参加革命的时候,他说,独裁相对于民主的优势在于,独裁时我们知道要向谁开炮。这是一种隐喻。革命虽然是正确,但是并不能改变社会的结构和人民的信仰。这是这个世界的矛盾。没有绝对的错与对。
另外的冲突必定是,主人公加夫列尔的成长。他拥有贵族(?算是贵族吧)少爷的身份,作为年轻的神父,神学院优秀的年轻画师,但是他内心深处同性恋的身份却与这些光鲜的外衣相背离。他被邀请到一个小村庄为当地的教堂做墙画。在神父鲁文的引导下,他逐渐了解了尼加拉瓜的底层百姓的生活,感觉到他们对当政政府的恨意,而这其中当然包括他的父亲。当然,这只是他内心的挣扎,真正的外部矛盾激化发生在政府军到村里搜查革命党,第一次,他帮助他们藏匿了武器,第二次他被当做共犯被抓住,被威胁供认出鲁文。伴着悔过和愤恨他抛弃了过去的身份走入了森林。这是他的逃离也是成长。虽然最后他还是妥协于暴力但是经历过这一切的他已经蜕变成长。这是以尼加拉瓜解放革命为背景的加夫列尔的革命。他能挣脱家庭和社会对自己的束缚,回应对自由的渴望,有勇气承担自己的过错,并且想要尽力挽回它。这是他值得人称赞的地方。当然,他懦弱,不像我们经常听说的那些英雄一样,在敌人的皮鞭下不动摇。由于他的招认,鲁文被抓走,康赛普西翁被杀。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是一个真实的,一个和我们一样拥有缺点的人,而不是只是塑造出来的纸人。正是这些矛盾才给加夫列尔注入的血和肉。让他带领我们走进那个时代,体会尼加拉瓜的成长,他的成长。

你好,男孩
福托斯说这话的时候,身上扛着一把步枪,棱角分明的脸上满是未刮干净胡茬,,微微一笑,递过去一个果子。
这两个人在是作者在书中着墨最多的,有很多细节的分镜很值得人称赞。例如,他一直对福托斯的眼睛给出强特写,加夫列尔发现福托斯去教堂拿武器时,加夫列尔的画作添上了他的眼睛,他被游击队发现后福托斯救了他时,还有就是他结果福托斯的果子时。因为这双眼睛让他着迷,随之让加夫列尔喜欢上了这双眼睛的主人。
加夫列尔清醒后,知道福托斯看过了他的画册,而上面画了迭戈——另一个男人的裸替,这里作者让两个人对视的脸分别出现在一张分镜中,其实这是他们相隔了很远,这样给人一种时间停顿的感觉,然后镜头又拉回他们的实际距离,表示这场凝视被打断。
晚上的时候,大家都入睡了,加夫列尔一人做在火堆旁,他看了看手中画着迭戈的纸和谁在一旁的福托斯,果断的将手里的东西扔进了火堆。这时,很有意思的一幕出现了,作者采用了三个分镜,第一个,仿佛睡着的福托斯嘴角上咧一下,这一瞬间被加夫列尔看到,下一个分镜就是加夫列尔惊异的眼神,在之后,仿佛福托斯要掩盖什么似得,转过了身去,一切尽在不言中。
最后离别之时,作者给他们安排的在山洞的单独会面。真是风雨前宁静美妙的夜晚。
就算是鱼水之欢也是美得不可方物。
也是这样的欲抑先扬才能显得故事的无奈和悲凉。
除此外,作者对背景的细致刻画也是值得人称赞的,他有很多类似视角的运用,为表示背景的明亮而使前景灰暗,并且必定安插一个无太大关联的人物在一旁作为对比,显示背景的深远,或者突出背景。可参照第八页、第九页、第十三页、第十四页、第九十四页等等。无论是风土人情还是热带丛林,作者都刻画的细致入微。
还有很多很多的小细节,有待读者发现。
7 有用
0 没用
革命之路 革命之路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革命之路的更多书评

推荐革命之路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