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一切的美好都与我们同在

安忆
2013-11-16 看过
各种的人生。各种的体悟。
一个一个的世界。自己的世界。大的世界。

1.时空与我,在生命的历程上起着无限的变化,使我感到惘然。
2.由于流逝的岁月,似我非我;未来的日子,也似我非我,只有善待每一个今朝,尽其在我的珍惜每一个因缘,并且深化、转化、净化自己的生命。
**************************************************************************************
愿一切的美好都与我们同在(自序)
辑一河的感觉
佛鼓
我似昔人,不是昔人
猫头鹰人
养着水母的秋天
分别心与平等智
河的感觉
一滴水到海洋
金刚经二帖
拈花四品
辑二发芽的心情
迷路的云
发芽的心情
飞入芒花
法圆师妹
刺花
光之四书
季节十二帖
有情十二帖
.辑三温一壶月光下酒
卷帘
清欢
正向时刻
温一壶 月光下酒
味之素
食家笔记
一味
**************************************************************************
“这世间有很多无可奈何的事、无可奈何的时候,所以不要太理直气壮,要理直气和,做大事的人有时不免要求人,但更要自己的尊严。”
“未来的是妄想,过去的是杂念,要保护此时此刻的爱心,谨守自己的本分,不要小看自己,因为人有无限的可能。”
************************************************************************************
我苦,故我在

人人都知道笛卡爾(Rene Descartes)的名句:

「我思,故我在。」(I think, therefore I am.)

卻很少人知道,笛卡爾曾說過一句感受更深刻的話:

「我苦,故我在。」(I suffer, therefore I am.)

講出「我思,故我在。」的笛卡爾,當時不過是個三十歲的青年,尚未經歷深刻的人生考驗,而是在夢中得句,夢裡忽然得到石破天驚的一句,他回憶起那感人的片刻時說:

「一種突如其來的光華透體而過,照徹我的身心。那一天,我在夢中聽到一聲青天霹靂,彷彿真理之神從天而降,對我發出了震聾啟瞶的吼聲。」

他突然想通了一直困擾他的問題:

覺醒時浮現於腦海的思想,為什麼會在夢裡重現?

假如夢境是虛妄的,作夢的人,是不是真的存在呢?

不思不想的人,算不算存在呢?

不會懷疑「誰是我?什麼是我?」的人,又算不算存在呢?

懷疑的本身,就證實了懷疑者的存在,否則,懷疑又從何而來呢?

清醒之後,他把這些困惑想了一遍,做了一個結論:「我思,故我在!」

他確立了在「存在」的意義裡,思想比肉體更能彰顯存在的價值。「我思」,是「我懷疑」,「故我在」是「所以我得到真理。」

「我就是懷疑的主體。

我就是能夠思想的事物或心智。

我可以懷疑我的軀體和賴以生存的物質世界是不是真實的存在著,但是我不能否定懷疑的主體或思想本身的存在性。

由此可知,我是一種能思能慮的事物。

這種事物不一定要有物質和方位才能生存。

這個事物就是我,我就是靈魂。

靈魂和軀體不同,沒有靈魂,我就不能成為我,更談不上懷疑和思慮了。

我的軀體不存在了,靈魂卻依然故我,長駐久存。」

笛卡爾描繪出人類共同的形象││在一個機械式呆板的軀殼裡,住著一個活生生的靈魂。

片刻憂傷,淹沒永恆的思想

笛卡爾終生未婚,卻和情人生了一個女兒佛蘭辛妮。

他非常鍾愛女兒,認為世界上沒有任何事物比女兒更值得珍視,他正計劃把女兒帶到文明的巴黎教養之際,愛女卻突然得了不治之症夭折了。

笛卡爾痛不欲生,感覺到「片刻的憂傷,幾乎淹沒了永恆的思想」,在極端的痛苦中,他回到了思想的堡壘,他再度證實了存在,使自己對生命的「懷疑論」更為確立。

他說:「我苦,故我在。」

在深沈的痛苦裡,平凡人選擇逃避與遺忘,哲學家卻更深刻的體會了存在。

靈魂該起床的時候

笛卡爾應邀到瑞典擔任皇家的哲學教師,主要的學生是瑞典女王克瑞絲迪納。

女王堅持每天在天剛破曉時上哲學課,所以,笛卡爾必須半夜摸黑起床,冒著風雪進宮,這對一向晚起的笛卡爾是可怕的折磨,一直到最後病倒在床,他說:「我是一個活靈魂,無時無刻不在追求真理。」

一六五○年二月十一日,笛卡爾在黑暗中睜開眼睛,問侍者說:「現在是什麼時候?」

「現在是清晨四點。」

「我該起床了,女王已經在宮裡等我講課了。」

他坐起來,因為體力不支又倒下。

他說:「這該是靈魂起床的時候了!」

笛卡爾閉上眼睛,進入永恆的夢鄉。

悟者,吾心歸處

「我思,故我在!」

沒有思想,就沒有我的存在。沒有懷疑,就沒有真理。

我想起丹霞天然禪師,在天寒地凍的雪夜,把廟裡的佛像拿來燒火取暖。

廟裡的和尚非常氣憤,質問他:「你怎麼可以燒佛像呢?」

「我燒看看,佛像裡有沒有舍利子!」

「佛像裡怎麼可能會有舍利子?」

「既然沒有舍利子,再拿幾個來燒吧!」

佛像最真實的意義,不在他的外表,而在他是一個思想的象徵,是佛法的表現,如果只知道禮拜佛像,卻不去探索佛的思想,不去了解佛法的實意,那還不如燒了吧!

丹霞天然不是在燒佛像,而是希望大破大立,讓寺裡的和尚了悟「我思,故我在!」

「悟」,乃「吾心歸處」,正是「我思,故我在!」

苦行如握土成金

「我苦,故我在!」

苦,是人生裡最真切的感受。

佛教就是根源於苦的宗教,是希望能「離苦得樂」、「拔苦與樂」的宗教。

苦比樂優於見道,因為苦比樂敏銳、鋒利、綿密、悠長、廣大、無法選擇、不可迴避。

在苦諦的世間,痛苦兵臨城下,就會感受到真真實實的存在。

因此,苦的時候,不要白白受苦,總要苦出一點存在的意義,苦出一些生命的超越。

「若契本心,發隨意真光之用,則苦行如握土成金。

若唯務苦行而不明本心,為憎愛所縛,則苦行如黑月夜履於險道。」

僧那禪師如是說。

如果能契入存在的本心,啟發隨意光明的妙用,苦行就像握著泥土變成黃金。如果只知道苦行,卻不明白體會本心,被怨憎和貪愛所束縛,苦行就像黑暗的夜晚在險峻的路上行走。

苦行是這樣,生命中的苦難也是這樣,苦難是人生路上的泥土,只有深切體會苦諦苦境的人,能把泥土握成黃金。

我們每天都在走出東門、西門、南門、北門呀!就只有釋迦牟尼每次都看到了「我苦,故我在!」也證明了「我已解脫,苦也寂滅!」

知苦、斷集、慕滅、修道,哪一個不在當下呢?

「熱即取涼,寒即向火。」每次在生命的苦衝擊時,我就想起長沙景岑禪師的話語:「熱了就去乘涼,冷了就去烤火。」生命就是如此,快樂時不要失去敏銳的覺察,痛苦時不要失去最後的希望!

一片樹葉也會搖動春風

笛卡爾被譽為近代哲學之父,因為他是中世紀以來最早突破經院哲學的思想桎梏,敢於懷疑、敢於理性、敢於獨立思想的哲學家。

禪宗的祖師也是如此,「佛來佛斬,魔來魔斬」,「丈夫自有沖天志,不向如來行處行」,「隨緣而行,隨處自在」,因為大破,所以大立,因為大疑,所以大悟!

「思」與「在」、「疑」與「悟」,都不是過去與未來的,而是當時當刻,刻刻如金。

尋求生命終極的人,要把全身心傾注於迎面而來的每一刻,終有一天會發現,不只春風會吹撫樹葉,一片樹葉也會搖動春風,帶來全部的春天,春風與樹葉,是同時存在的。

蘆葦與甘蔗同飲溪水

人生是苦,苦是泥濘,我們是不是要永遠在泥地行走?或者抬頭仰望天上的明星?

我既無法斷除苦的現實,只好鍛鍊心靈飛離現實的困局,所以要在心上長出一雙翅膀。

一邊翅膀是神秘的渴望,一邊翅膀是美好的夢想。

一邊翅膀是彼岸的追尋,一邊翅膀是此岸的探索。

一邊翅膀是理想的情境,一邊翅膀是感情的真摯。

一邊翅膀是悲願的光芒,一邊翅膀是道心的鑽石。

每個人需要的翅膀不同,但是人人都需要翅膀,人人也都需要飛行、提昇、與超越。

我思,故我在!我苦,故我在!我飛,故我在!

詩人魯米(Rumi)有一首兩行的短詩:

「兩種蘆葦共飲一條溪水,

其一中空,其二為甘蔗。」

為什麼站在溪水邊的兩種蘆葦,有一種可以生出甜蜜的汁液呢?這使我想起愛因斯坦說過類似的話:

「生活方式只有兩種,

一種是認為世上沒有奇蹟,

一種是認為無事不是奇蹟。」

認為世上沒有奇蹟的人,內心是空的;認為無事不是奇蹟的人,內心就有甜蜜,還能把甜蜜分給別人。

我們都是站在大化的水邊,同飲一條溪水的人呀!我願自己是相信奇蹟無處不在的人,我也願自己是內心有甜美汁液,並能分享的人。

文學是我的淨土

我想,因為內心美好,深信無事不是奇蹟,使我成為一個文學家吧!

尋索我創作的源頭,若用最簡單的話說,正是悲願與道心的實現。寫作,於我是一種悲願,希望人能更確立情感的價值,追尋美好的境界,體會文明的生活;永遠堅持寫作,於我是一種道心,苦樂如是,成敗如是,得失如是,每天每天,書桌是我的供桌,是我的壇城,是我的朝聖,也是我的淨土,我願以筆焚香,來供養世界、供養眾生、供養一切的有情。

重讀這些從少年時代、青年時代、一直到如今的作品,彷彿循著歲月的台階,一步一步向上攀登,每一步都那麼真實,偶然回頭一望,山上風景甚美,山風非常涼爽,連那登山時的汗水也變得甜美了。

以一個文學家的觀點來看,我在從前,不論是二十歲,或是三十歲;不論是四十歲,或是五十歲;就已經寫出許多美好的作品了。在重讀整理這些作品時,自己也常感動得盈滿淚水。現在思想已開,境界已立,書寫自在,回觀昔日寫作,都深信它經得起時間與空間的考驗,確實有重新出版的價值。

將近四百年前,笛卡爾三十歲的時候說:

「我思,故我在。」

四十歲,他說:

「我苦,故我在。」

五十四歲,留下最後的話語:

「這該是靈魂起床的時候了。」

思想家不能免於沈思與受苦,文學家,亦如是。

願一切美好與我們同在

「沈思」與「受苦」,並不是一般的胡思亂想,受苦受難,而是感覺、思想、精神、靈魂與凡俗生活的拔河。

文學寫作,乃至一切文明、藝術、思想的創發,都是與世俗的拔河,希望能登上更高的階梯,希望能觸及更美的境界,他拉的長繩比一般人更巨大、更沈重,面對的庸俗人生有著難以超拔的拉力,所以「我思」、「我苦」、「我在」!

幸好,創作者的感覺與靈魂可以互相安慰、互相支持,才能在寂寞漫長的創作中,還保有飽滿與真切的心。

王爾德說:

「除了感覺,

沒有什麼可以治療靈魂;

正如除了靈魂之外,

沒有什麼可以治療感覺。」

感覺與靈魂牽手前行,再加上創造的意志,使我們在挫折、考驗、顛躓中,也不失去創作的心。

我與九歌結緣近三十年,出版了三十幾部書,留下了從青年到如今,文學創作的重要歷程,感謝讀者的厚愛,這些書銷售了數百萬冊,陪伴數百萬人成長,度過了美好的歲月。回觀這些年的寫作,也正是感覺與靈魂互相安慰,思想與感性扶持成長的旅程,我熱愛這種成長,也確立這種價值,因此,趁著新年,將這些書做了一個總整理,給予全新的面貌,首先推出兩冊散文選《思想的天鵝》、《感性的蝴蝶》。

感性與思想是我的文學雙翼,正如天鵝帶著理想的壯懷飛越萬里,蝴蝶不停採擷生活的花蜜,我願有悲智雙翼,能飛翔天際,繼續探知春天的消息。

「除了思想,沒有什麼可以支持感性。

正如除了感性之外,

沒有什麼可以支持思想。」

日日是好日,在每天黎明的時刻,不論陰晴、不論苦樂,我都會堅持寫作。

步步開蓮花,正如從前,我會以悲願、以道心,把作品獻給有緣的朋友,讓大家分享我的感覺、我的靈魂、我的悲喜、我的成長。

我慶幸自己是深信無事不是奇蹟的人,窗外飄過的白雲,門前流過的溪水,天際盤桓的蒼鷹,細語呢喃的燕子,孩子天真的話語,人間深情的呼喚,大化無聲的天籟……,這一切,從前是那麼美好,今天依然動人,未來,不論多長的時空,都將是美好而動人。

願一切的美好都與我們同在!

林清玄 二○○四年新春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感性的蝴蝶的更多书评

推荐感性的蝴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