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ew

江南逢
2013-11-14 看过
    一本善本書的流通程度如何,即,有多少複本(抄本、印本),輾轉行銷多少地方,多少人曾閱讀、擁有過,這些人又是如何認知書中的內容及藏書、購書行為本身,乃至書籍的流通對於社會文化的影響,這是許多歷史學者所共同關注的問題,但是這一問題往往由於時間久遠累積的人為、非人為因素而缺乏證明材料。
    本書作者嘗試利用有限的材料去解讀書籍的歷史,他聚焦於宋至清代,江南地區以“士人”為主要對象進行研究,選擇這一群體的主要原因是受經濟和文化環境限制,這一群體所留下的研究資料最為豐富。各圖書館現存善本書目之外,他還結合大量的序、跋、個人筆記中的記載來考察上文所提出的問題。
   作者的以下幾個結論可能對後來的書籍史研究者有很好的啟示。

   首先,印本是在16世紀中期即明朝中末期才開始變得普遍,這得益於一種新的刊刻手法帶來的成本降低,需要注意的是,即使印本變得更加普遍,也不影響抄本的繼續通行;
   其次,從現存的序、跋、個人文集、筆記資料看來,在本書作者研究的大部分時段內,適合用於進行學術研究的書籍,無論是印本還是抄本,都普遍的難以獲得,除了此類書籍本身數量限制以外,藏書者拒絕共享的行為也使情況更加惡化,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清代《四庫全書》的纂修完畢;
    再次,對善本書的收藏,不僅為收藏者提供了獲得功名的機會,也是藏主藉以獲取經濟利益、人際關係利益的重要資源,也正是書籍的缺乏和難以接近『鼓勵了通過講學進行學習的方式,促進了對利用對話來展開分析這種形式的喜好,以及導致對記憶的嚴重依賴。』
    最終,隨著書籍市場擴大,更多書籍的流通,以及識字人群的擴大,不同層次的『識字能力』之間的界限仍然沒有被打破,在金字塔最頂端的士人階層由於擁有手握通往帝國權利的通行證(儒家典籍的解讀能力),仍然定義並控制著具有不同讀寫能力的人的社會地位和道德價值。並沒有理想中的『知識共同體』和『想像共同體』。

    這些觀點對於任何研究中國書籍史的學者來說都是非常有啟發性的。由於篇幅和主題限制,本書作者並沒有對除儒家典籍和適合進行學術研究的書以外的書及其讀者群進行詳細的研究介紹(有一章提到了中醫書籍)如日用類書、童蒙書、科場應舉、小說、話本,而這其中的每一類,都應得一本專著來闡說。而除江南地區以外,其他的刊刻、交易中心,也應當予以充分的關注。

    而這些研究就更加艱難了。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书籍的社会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书籍的社会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