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是什么?

灰土豆
2013-11-13 看过
  贵国明星圈最近又沸腾了起来,连中央开大会这种重(可)要(怕)的新闻都被彻底打败了。小清新歌手的政治宣誓(不酷哦)、曾经摇滚的主旋律歌手借演唱会向电影天后做八分钟的排比句表白(小时候作文一定常得满分)、两对明星又宣布婚讯(下一波离婚潮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某娱乐节目干脆将明星的小孩也作为一种新收视率噱头(一种经包装的私生活)。而围绕着这些热点,各种故事、谣言、笔战(口水战)、美好与丑恶的道德判断、奇谈怪论全部像帝都的雾霾一样笼罩在国中民众头上。
    到这种大众传播的份上,特别是网络媒体使人人成为自媒体的时代,明星早就不是一个人了,而他们又不单纯是个东西,那么“明星”究竟是什么呢?

    《电影研究导论》第六章“明星制与好莱坞电影”专门阐述了明星这种东西。虽然是学术研究的入门性文章,但还是比较切中肯綮地分析了明星皮相之下的本质。明星之所以被如此关注(“当红”也就是一种有策略地吸引关注),其主要原因当然是为了有他们出现的作品的卖座。这种策略是在50年前大片场制度失败之后诞生的,虽然电影技术与形式、传播的技术与形式早已经前变化万,但明星制这种老古董却还是有效运作着:

   【由于大制片厂制度到了20 世纪50 年代趋于衰落,明星们在影片围绕其展开的打包单元生产方式中,成为毋庸置疑的关键元素。苏珊·海沃德(Susan Hayward)的解释是,“制片人会为有当红明星出演的影片投资”而“明星们又会给待拍的影片带来财政上的支持,不然的话,事情就难有进展”(海沃德,2000:350)。此外,只要对围绕一部影片投放市场展开的宣传推广工作——海报、预告片,报刊、电视、网上访谈,以及一系列的产品促销活动——稍加注意就能发现,在将影讯周知天下并促生出足够收回成本的一大批观众时,明星们起的作用是很关键的。那么,考虑到这一点,或许可把明星看作是一种特殊形式的工业商品,就这点而言,与类型一样,明星们不但也起着“在市场中区分不同影片”(麦克唐纳,2000:104)的作用,而且,他们也作为电影营销的一种商业手段,通过对提供给观众某种愉悦的允诺,往往也成为“售票机制”的关键因素(莫尔特比,
2003:142)。”】——《电影研究导论》p164.

     更深入一层的研究是“集符号学、社会学和意识形态批评于一身的探讨明星制问题的方式”。(《导论》p164)这种研究方式是最常见的。

   【 ……与理查德·戴尔所做的符号学工作(1979)有着最紧密的关系。戴尔在做探讨明星这一功课时提供的批评语汇影响如此之大,以至可以这样说,近25 年来无出其右,起码到目前为止,想要抛开其指导作用来讨论明星制,几乎是不可能的。走这条路径的核心
是这样一个概念,不能简单地把明星看作血肉之躯的演员,而是“比他们现身于其间的那个文本更多的东西所造就的复杂人格”
    ……首先,既然明星有通过生物学意义上的人来具象化的一面,那么在很大程度上,明星这一称谓所包含的一切就固着于那个将这一切体现出来的那个人的名字、音容笑貌和特定的表演技巧上,而另一方面,“我们并不了解他们在生活中是什么人,只知道他们现身于媒介文本中是什么样子”。其次,相关联的重点是,所谓明星并不仅仅在他们出演的影片中存在,而是遍布于其他各种“正式的”和“非正式的”的媒介文本中:宣传和营销材料、报纸、杂志、电视、网站、DVD“花絮”、传记等等,只不过,明星本人未必都亲力亲为地出现在所有这些场合罢了。而且,置身于如此错综复杂的互文性之中的“明星”,本身就适合,也只能以文本的特定形式来加以理解,就像明星这个称谓所代表的一切只有通过文本,也只能作为文本存在,才容易被我们接受一样。但是,这里最要紧的,如保罗·麦克唐纳(Paul McDonald)所言,是不能“将明星作为文本的研究……只限定在对特定影片或明星表演的分析上”,因为“它们恰恰是与电影文本产生互动的批评、宣传和推广等非电影文本的互文性的产物……换言之,明星这个意念离开这变动不居的系列文本是无法被了解的”。】——《电影研究导论》p164-165

    简单来说,就是明星不是个“人”,也不是个“东西”,而是被无数概念、意念、商业考虑等等元素包裹起来的一具肉身。明星是不可能被还原成一个人的,某主旋律摇滚歌手在舞台8分钟的排比句对白不断强调大众应该还给他们一个“人”的地位,让他们做普通人能做的事情(在沙滩上抹防晒油什么的),但这本身就是一个悖论,就像他在一个万人体育馆做这种表白一样荒诞和可笑。

    《电影研究导论》里还讨论了作为“欲念客体”的明星,这是与视觉愉悦、性欲奇观等概念相关的研究。之后,作者基于好莱坞电影,将明星分为三种:作为名流的明星(黄色小报热门人物)、作为专业人士的明星(作为一种类型被讨论的明星,如施瓦辛格与肌肉角色)、作为表演者的明星(作为真正的表演艺术家被讨论的,如梅里尔·斯特里普)。(《电影研究导论》p168-171)

    好莱坞电影业的强大,从其明星制度的专业化实际上也能够看出端倪。而中国的明星市场极其单调,基本上只有《导论》中所谓的“作为名流的明星”。我们所缺乏的是后两者,特别是最后一种。

    【……如果说在超媒体文化中的电影明星(film stars)往往会被拉低到与名流(celebrities)齐平的地位,且还不得不与足球明星、通俗歌星和皇室成员争抢曝光(出镜)率,那么,作为表演者的明星(star-as-performer)的概念或许可被理解为这样一种
重要机制:正是通过把目光重新引向电影文本,使其成为呈现表演艺术时享有特权的凭依,从而给电影明星重新注入一些文化上的声望和魅力。】——《电影研究导论》p171

     只有国中出现诸多这种声望和魅力的演员,才是电影产业(或许是整个娱乐产业)各种机制真正齐备之时。明星离婚、结婚这种新闻当然可以有,但如果除了这种新闻就不再有别的,还真是挺让人感觉生活在一个充满了神经病的世界里。
1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电影研究导论(插图第4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电影研究导论(插图第4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