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将岁月年华葬在风里

阿甘
2013-11-07 看过
风葬。从哪里来便要回哪里去。
       生命回归最原始的静默,与初始的啼哭相悖。鸟语盈耳,微风拂面,躯体轻如羽翼,肉为飞禽而食,骨为风月而蚀,似化为春泥而更护花。勿忧勿思,我想说的并非无关死亡,但更多的是关于生命以及重生。

       岁月之末,频频回首却也已是昨日黄花。我未感叹时光飞逝的缘由,只是自己早已将十九年翻滚的记忆打包装箱,掩映于红木门之中,只待完全放下,抬头向前之际,便门扉紧掩。若说我铁石心肠、冷漠无情也罢,我不想解释什么,这不重要。我想说的只是,我死之时便也是重生之际。这语气有点恐怖,但我很淡然,没有过多的顾虑残绕心间,这让我活的很轻松。
       我满足于我如今所拥有的,我也羡慕自己无限向往却无法得到的。我知道,时间在考验我,也正是这样,我继续存在才有了意义。这不是借口,是种信念,一种坚持一直在路上的信念。若问我为什么,我也是不清楚的,应该什么都不为,或许答案就在路上,不必强于思考,一切自在我心。
       凡事都从忙里错,谁人知向静




...
显示全文
风葬。从哪里来便要回哪里去。
       生命回归最原始的静默,与初始的啼哭相悖。鸟语盈耳,微风拂面,躯体轻如羽翼,肉为飞禽而食,骨为风月而蚀,似化为春泥而更护花。勿忧勿思,我想说的并非无关死亡,但更多的是关于生命以及重生。

       岁月之末,频频回首却也已是昨日黄花。我未感叹时光飞逝的缘由,只是自己早已将十九年翻滚的记忆打包装箱,掩映于红木门之中,只待完全放下,抬头向前之际,便门扉紧掩。若说我铁石心肠、冷漠无情也罢,我不想解释什么,这不重要。我想说的只是,我死之时便也是重生之际。这语气有点恐怖,但我很淡然,没有过多的顾虑残绕心间,这让我活的很轻松。
       我满足于我如今所拥有的,我也羡慕自己无限向往却无法得到的。我知道,时间在考验我,也正是这样,我继续存在才有了意义。这不是借口,是种信念,一种坚持一直在路上的信念。若问我为什么,我也是不清楚的,应该什么都不为,或许答案就在路上,不必强于思考,一切自在我心。
       凡事都从忙里错,谁人知向静中修。因为这句话,我确定了自己爱上陈坤的心。这种爱是不沾任何风尘的,源于敬佩与瞻仰。因此,我想重新审视《巴尔扎克和小裁缝》、《云水谣》或者《花木兰》,想定格他的每个眼神,看向他那颗向佛的沉静的心。我想,人与人的交流靠悟就行了,靠默契而并非言语。
       我们总是编造无数的借口让自己停滞在如今狗血而无为的日子里,抚摸狂躁不安的心灵,深深的呼吸。明日何其多,这谁都懂,却也只是似懂非懂罢了。我想扇自己几耳刮子,紧握拳头,便也是下不了狠心的。我并未做错什么,却也一直在错。错在放不下、喊不出、做不到,这很悲哀,哀而不伤,实则痛在心里。我无法直接表明自己所想所需所追求的,我是个懦夫,是个弱者。现实给予我很多,我自己给的却更多,当我一直表面上说漠不关心的时候,在意依然存在。我一直试着慢慢去归于生命本质上的静默,任天上云卷云舒,任世间花开花落,而事实上,我的心也在逐渐适应着,这让我很满足。
      我的目标感理应是很强烈的,却也往往和自由相悖,这只能纠结一阵子,因为我知道,最终妥协的始终是自由。但两者并非水火不相容,却也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我不再浪费时间在无用的事情上,一天可以完成的决不会拖至明日,至于结果,我不想赘述。在只看结果的今天,过程似乎并不被世人看重,它理应属于自己,不必炫耀,因为明天始终未知。这样说着说着,好像自己心里住着个归隐的智者,不像是自己,但却也是自己。事实上,也总有人对我是女性中的一份子表示怀疑,我想说的是,并非我不是女人或者不女人、不矜持、不妩媚,而是我女人起来就不是人,所以,我选择好好做人。先做人,而后做事。
       我在尝试改变自己,不是更加紧闭心扉,不是更加冷漠相对,不是更加固执己见,也不是更加理智无畏,就像万千青丝和我的内心一起成长,我欣喜于这种改变。孰不知,若有朝一日我不再是我,便会毫不犹豫剪断岁月的枝丫,行走在荒芜之中。希望这一切永远不会发生吧。
       我承认我写不出迟子建那样纯粹的朴实无华的文字,她是作家,我是个自由言论者。前者高尚而感染世人,后者只是自言自语而无伟大情操,这并没让我觉得羞耻。每个人活着的方式不同,重如泰山固然伟大,但轻如鸿毛也是对生命完整的诠释。一切不求甚解。
       写此文的初衷是早就有的,但感情的基调是《额尔古纳河右岸》赐予我的。我为此思考了整整一天。写文字的时候我喜静,这是个让我享受的过程,最好是在黑夜里,在他人的睡梦中独醒。
       迟子建让我成长,这是毋庸置疑的。她的故事让我爱上夜空,爱上夜空里的星星、弯月、银河以及月光下的鸟鸣、山涧、丛林以及呼啸的风声。她的文字让我顿悟,这无法明了也说不清楚,我有感知。我很庆幸能够遇见她,在即将走过的十九个年华的终点,我相信这是缘分。落日伊始,萨满便开始跳神,直至黑夜降临、黎明再次到来,我知道他为我而跳,为我的重生而吟唱。月光缓缓淌进我的心底,我哭了,一声啼哭便从风葬的方向传来,久久的在林间回荡。

       我所讲的并非与死亡无关,但更多的是关于生命以及重生。
                                             


                                                                                  2011/12/31 夜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额尔古纳河右岸的更多书评

推荐额尔古纳河右岸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