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中的槲寄生

沉默着欢喜
2013-10-26 看过

《金枝》一书出自人类学鼻祖的弗雷泽之手,全书基于一个古老的传说习俗:一座神庙的祭祀被称为“森林之王”,却只能由逃亡的奴隶担任,然而其他任何一个逃奴只要能够折取祭祀日夜守护的一棵树上的一节树枝,就有资格与他决斗,如能杀死他则可取而代之。如此交替重复下去。
这个古老的传说可谓疑点重重,《金枝》提炼出其中的三大疑点,一一加以阐述,目光穿越千年历史,视线遍及世界各地。
在前十六章中,弗雷泽着重解释了为什么内米湖畔狄安娜神庙的祭司不只是一个祭司,更是一个“森林之王”。首先,他对“王”的由来进行了阐述,在古意大利和古希腊,把王位称号和祭司职务合在一起是相当普遍的,而在早期社会,国王通常既是祭司又是巫师,由此作者展开了对交感巫术的讨论,分为“顺势巫术”和“接触巫术”两个部分,他引用大量实例,做出生动详尽的解释。巫师们常常发展成酋长或国王。然后,他对“森林”的这一称呼进行了推论。从野蛮社会到文明社会各历史阶段的共同特征之一便是神职与君王称号相结合的现象,世界上许多地方确实存在过神权和政权合一的事实。由此更进一步,作者查证了在历史上对树神崇拜的起源,弗雷泽对比后发现狄安娜女神和她的同伴维尔比厄斯都是橡树神,内米的“森林之王”不仅是祭司,还是橡树神的化身,从而推证了“森林之王”这一名称的由来。
从第十七章开始,弗雷泽援引全世界各地许多民族的材料,试图解释为什么一个想担任“森林之王”的逃奴,必须首先要杀死原有的“森林之王”。地位越高的人责任也越重,他的兴衰关系到整个天下的兴衰,而原始人不仅相信灵魂,还相信灵魂可以移居到另一个躯体内,包括动物、植物甚至无生命的物体身上,并且这个灵魂还受到巫术的影响。因此必须制定一整套“禁忌”来抱枕他体内的灵魂平安无恙,作者总结了四类禁忌:行为禁忌,人的禁忌,物的禁忌,语言禁忌。由于王的兴衰至关重要,因此出现了奇异的禁忌:王如果显露出虚弱的迹象,必须被迫受死。由此发展为,在处死帝王的过程中的决斗环节,通过杀戮,实现灵魂的平安过度,保证了世界的无恙。
最后一个问题,在六十章后得到了解答,即逃奴在进行承袭王位的决斗前为什么必须折取一节金枝呢?弗雷泽从北欧神话入手,阐述了欧洲的篝火节涵义及槲寄生的涵义,又引申出原始人关于灵魂寄存于体外的观念,他们相信树的灵魂寄存在槲寄生上,因此掌握了槲寄生就掌握了这棵树的灵魂。文中弗雷泽将“金枝”与槲寄生完全等同起来,折到一节“金枝”相当于获得了神圣的灵魂,象征着他已经掌握了自己的命运,在心理上便占据了强大的优势。
作者对于这三个问题阐述详尽生动,对于前两个问题我觉得作者深思熟虑,基本认同其观点,但是对于第三个问题的解释,我仍旧稍有疑虑。
首先是金枝就是槲寄生的说法我觉得仍需深入揣度,虽说金枝就是槲寄生的看法并不新鲜,但多出自于比拟的诗句,至于是否就能直接将二者完全等同,仍有疑问。
如果槲寄生就是金枝,那么它“金”在哪里?弗雷泽在文中阐述,槲寄生颜色微白带黄,而金枝连枝带叶都是金黄色的,对此弗雷泽解释道,可能是由于槲寄生的树枝折下来存放几个月后会变得十足的金黄色,其鲜艳的金黄光泽,不仅在叶上,还遍布全身,为此他还引证了布列塔尼的农民挂在自家茅屋前的大捆槲寄生树枝,每年六月都会“满城尽带黄金甲”,在莫尔比昂一带,农民还把槲寄生的树枝挂在牛栏马厩的门上,防御魔邪、保护牛群和马匹。那么我不禁要问,传说中逃亡的奴隶在折下槲寄生后是否要等到其变成金枝后再同祭司决斗?如果回答否,那么槲寄生金色的特性难以表现,起码不足以说服我们一个神圣的事物会以其枯萎后几个月的颜色来命名。如果回答是,那么这等待的几个月必定是折取金枝后的关键步骤,不可能在流传过程中被隐去不说。再者,弗雷泽论述说槲寄生是代表橡树的祭祀灵魂的载体,而在之前对于灵魂的寄存体外的描述过程中又说过人的灵魂可以短暂寄存在植物体内,那么这个短暂寄存到底有多久?会不会等到槲寄生变成金色之后灵魂早已不复存在?
为什么弗雷泽要将金枝与槲寄生完全等同起来呢,因为这是完成解释为何要折取金枝的关键一步,传说中大“有金枝在手,天下我有”的感觉,要想杀死前任,变成森林之王,关键一步就是折取金枝。而槲寄生在历史传说中的具有与金枝紧密联系的种种优势,如果槲寄生与金枝毫无关联,那么作者的种种论述便毫无意义了。为此弗雷泽用了三个章节介绍了欧洲的篝火节,并将其与巴尔德尔和槲寄生联系起来,来证明槲寄生在欧洲一直是迷信崇拜的对象,但是将槲寄生等同于金枝只用了较小的篇幅,理由略感牵强。为了使金枝和槲寄生二者完全相同,弗雷泽还假定过去也是将森林之王在一年一度的阿里奇亚丛林中庆祝仲夏节的篝火中焚化。
对于槲寄生就是金枝这一命题我尚有以上的疑虑,退一步说,就算槲寄生就是金枝,它寄存“森林之王”灵魂的说法也值得推敲。传说如果一个人的生命被认为是寄托于某一特殊物体上并与之不可分割地紧密相连时,该物体如果毁灭,则其人的生命也随之毁灭,一个人的死亡系于某物体之内,那么用该物击某人,某人就必然死亡。书中作者举了童话里柯谢依、群妖、术士和鞑靼人的例子加以说明。
弗雷泽认定祭司守护的树是橡树,而橡树的生命有时寄托在槲寄生之中,但是祭司的灵魂又和橡树的生命有什么关系呢?弗雷泽相信,传说中的那棵树就是橡树,森林之王就是金枝所生长的那棵橡树的化身。但是这一点与第一章中的观点自相矛盾,森林之王拼死捍卫的那棵圣树就是狄安娜的特殊化生,她的祭司不仅将她当做女神来尊崇,而且还把她当做妻子来拥抱,这一点可以追溯到印度及东方其他地区至今仍然流行着的男人或女人跟树木结婚的习俗。
那么到底这棵树是女神狄安娜的化身还是森林之王自己的化身?如果它是女神狄安娜的化身,那么折取金枝来攻击祭司森林之王这一说法就不可信了。
再退一步说,就算槲寄生确实寄托着森林之王的灵魂,那么按照之前的说法,一定要用槲寄生当做武器,攻击森林之王才有效果,然而传说中只说明是决斗,而非一定要用金枝来攻击森林之王,那么折取金枝的意义究竟何在?仅仅是在心理上占据必胜的优势吗?这未必是令人信服的理由。
8 有用
0 没用
金枝 金枝 9.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金枝的更多书评

推荐金枝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