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英格兰诞生的现代世界(郑渝川)

文景
2013-10-25 看过
郑渝川/文

《现代世界的诞生》源于英国历史学家、人类学家、剑桥大学国王学院终身院士、英国皇家历史学会院士艾伦·麦克法兰2011年3-4月到访我国清华大学,在该校国学院“王国维纪念讲座”所发表的系列讲座。全书是讲义的扩展版。艾伦·麦克法兰将这本书评价为他自己“毕生思考现代世界起源问题的集成”,也是专门写给中国读者的一本书。因为在艾伦·麦克法兰看来,中国在当代快速发展中,既要做到充分汲取西方文明所能提供的最佳养分,也必须保持自己的独特文化和个性,具有相当难度,但这又是不得不去尽力实现的目标,否则中国乃至世界的和平稳定便无法获得切实保障。

    《现代世界的诞生》这本书描绘了一个近乎理想化的国度:英格兰,毫无疑问,那就是艾伦·麦克法兰试图为今天的中国人给出的发展参照。

    主流历史学家通常认为,东西方文明发生的“大分流”,一端陷入停滞乃至混乱,成为被控制被劫掠被殖民的对象,另一端则迎来了近代文明的崛起,较早的拥抱了工业革命;“大分流”的时间被认定为公元1500-1800年之间。一种普遍流传的说法是,西方世界的崛起有赖于多重因素,包括中世纪时期阿拉伯人从中国、印度传到欧洲的科技知识和重要发明,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推动实现的思想文化变革,殖民探险累积的物质财富,等等——而这些因素的获得并产生某种叠加的、化学反应式的作用,必然就要等到公元1500年之后或者更晚。

    艾伦·麦克法兰的观点可谓惊世骇俗。他认为,大分流发生在公元1200-1500年,现代世界、现代性诞生于英格兰并在此实现了充分的发育。按照他的说法,即便没有上段所列举的那些外在因素,英国仍将大大领先于欧洲大陆国家及其他大洲成为一个近代国家、工业国家,“英格兰的现代性是一道横亘一千年的‘长长的拱弧’,没有任何间断”。

    史学家、政治学者、经济学家经常争论的一个问题是,英帝国为什么在其获得全球霸权期间,表现出大大有悖于在此之前各大洲其他扩张帝国的特征,甚至与后来取代英帝国霸权的美国的行为方式也大相径庭——美国被认为是又一个“神圣罗马帝国”。英国驾驭其庞大的殖民地,派出的官员和军队人数并不多,却借助殖民地本土精英,并推行英国法律和殖民地本土规则的双重规则模式,实现了较为稳固的统治。艾伦·麦克法兰解释认为,英国的殖民统治远超法国、比利时、西班牙等欧洲大陆国家,绝不仅仅是海军军备优势发挥的震慑作用,而主要来源于英国的“现代性”对殖民地的软性征服——英国的贸易方式、法律、政治模式、游戏、业务爱好社团、语言、文化艺术、政治、法律获得了殖民地精英的认同。

    艾伦·麦克法兰在《现代世界的诞生》书中,就一一具体论证了“现代性”组成要素在英格兰诞生和发展的情况。他首先从能源使用的角度引用历史记载指出,煤炭在英格兰的开采使用早于欧洲大陆国家数个世纪,这为后来的工业革命中大量技术成果的涌现提供了可能。而支撑市场经济、资本主义的重要制度基石“财产权”及相关法律保护体系,在英格兰出现的时间同样远远早于其他国家和地区。艾伦·麦克法兰认为,“财产权”与新教伦理的结合,使得英格兰人很早就形成了贸易逐利的冲动和财富积累的传统。

    关于工业革命之前的英格兰民间生活,艾伦·麦克法兰的论证则很可能会引发争议。他引用了13-16世纪的一些英国文学作品中的记载,以此为依据说明英国民众早就过上了供应充裕的物质生活,也就此告别了饥荒。“仓廪实而知礼节”,他的用意是为英格兰较早出现养花、园艺、足球、游戏等多项业余爱好提供合理性,“英格兰长期以来一直负担得起各种奢侈:充裕的闲暇时间、大片的闲置土地、高度的物质福利——这种福利直到今天才成为许多国家的寻常事物。上述种种,是现代性的主要成果,也是现代性的重要标志”。

    英国与欧洲大陆隔海相望,也成为欧洲封建王权体系、战乱传统难以直接波及的边缘地带。这样的边缘性不仅使得英格兰本土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远离战火,而且也带来了“让英格兰卓异于一切现代国家”的平等性。英格兰的平等性成为了英国法系、法律制度的基本特点,还颇为深入的融合到社会传统之中。艾伦·麦克法兰指出,英国有国王和贵族,但这些人也需服从法律,没有同期欧洲大陆国家王族和贵族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特权;非但如此,英国王室和英国政府征税权也因此受到极其严格的限制,政治体系中出现了“权力的去中央化”(地方分权自治)。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英国宗教团体和民间组织创办的许多高校,才保持了思想自由和学术自治;英国的司法审判程序复杂而繁琐,较早的摆脱了刑讯逼供对司法正义的威胁;英国公民的独立精神、矛盾性格也就此成为了一项独具特色的政治和文化传统。
 
    艾伦·麦克法兰归结指出,“现代世界的本质是,不存在一个定义性基座,所有的事物各自分立……生活的四大领域——政治、宗教、经济、亲属关系——之间永远保持着建设性的张力,因此这里有不息的斗争,却无任何一个领域可以胜出”,唯一的胜出者是英格兰这样一个国家。

   《现代世界的诞生》作为一部讲义作品,观点新颖,叙述上也颇具知识性和趣味性,当然也存在论证上的薄弱点。除此之外,艾伦·麦克法兰在这本书中采用了浪漫主义化的、一概而论式的叙述口吻,很难经得起学术上的质疑。但无论怎么说,这本书仍然带给了中国读者若干个具有深入探讨价值的价值命题。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现代世界的诞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现代世界的诞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