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ign is everything

设计内外
2013-10-17 看过
2013年8月的一天午后,我坐在位于芝加哥的一个现代主义风格的大楼里面,坐在我对面的是伊利诺理工学院设计学院的院长Patrick Whitney教授,该学院是美国最早培养设计学博士的高校。Whitney教授担任过白宫设计委员会委员,在1995年获得过美国总统设计奖,1978年他提出的“User-Center Design”的设计思想对设计界产生深远影响。我问了他一个困扰我很久的问题:交互设计是不是设计的未来?Whitney摇了摇头,他说:Design is everything。

 设计即万物。

 从2005年开始,我给研究生开设一门名为《设计思维》的课程,我经常会讲到:从心理学层面上,英国学者Graham Wallas在1926年出版的《Art of Thought》一书中提出:创造性思维需要经过四个阶段,即“准备——酝酿——豁朗——验证”,为设计思维提供了理论基础;1938年,美国BBDO广告公司的Alex F. Osborn发明了“头脑风暴法(Brain Storming)”,意味着设计师在应用技术层面上拥有了思考工具;20世纪70年代, Roger Sperry的研究发现了左右脑的分工,是人类思维机制研究的的突破性成果,也让设计思维有机会得到生物学验证;此后,又有两个英国人让创意工作变得更加平易近人:Tony Buzan发明的“思维导图(Mind Map)”这一简单易学的思维工具被全世界数亿人使用,促进了大脑潜能开发和学习法的研究,而John Howkins则让创意产业发展为独立的经济形态。

 但是,还没有人来回答我们这样几个问题:为什么人与人之间存在着设计能力的差异?什么样的人能够成为设计师?普通人应该怎么做设计?直到又一本英国人的著作摆在我面前,帮助我寻求答案。

 这本书就是《设计师式认知》。

 Nigel Cross在前言里面提到:“设计教育需从技术性的传统职业教育转变为面向大众的通识教育,这才是设计教育的真正价值”。当我读到这句话时,突然感受到情感上的喜悦和阅读带来的满足。过去几年里面我一直致力于面对不同学院、不同专业的本科生开设一门名为《设计创意生活》的课程,还从未受到过这样的鼓舞和肯定。“要高度重视工业设计”离不开政府主导、企业参与,但只有“设计”的概念被更多人承认、理解并乐于接受,中国设计才会迸发出潜在的能量。

 作者还说:“Design ability is possessed by everyone(人人都会设计)”,同样可以引发我巨大的共鸣。我相信每个人都是天生的设计师。远古时代,原始人都懂得制造石器来提高工作效率;在今天,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都知道要打扮得漂漂亮亮。上班族每天早上起来考虑哪条领带能够更好的搭配西服,主妇们考虑什么颜色的窗帘才适合自己的卧室,男生喜欢更换游戏、汽车或者美女等不同主题的电脑桌面,而女生用各式各样的小配件把自己的手机装饰得美轮美奂......这难道不是正在做一件设计师更应该做的事情吗?

 1979年,一位名为Betty Edwards的美国女教授出版了一本名为《Drawing on the Right Side of the Brain》的书,后来被不断再版(最新一次再版是2012年)并翻译成几十种语言,其中中文书名被译成《像艺术家一样思考》。而《Designerly Ways of Knowing》似乎更应该被译成《像设计师一样懂》。书中引用英国皇家艺术学院的研究,把科学、人文、设计鼎足而立,比较三者的认知对象、认知方式、研究价值的不同,从而体现出设计作为“第三类教育”的重要性。当国内的设计教育工作者还在为设计学正式成为教育部学科目录中的一级学科而欢欣鼓舞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们还可以看得更远?

 由于这本书主要是由作者20年间的论文等科研成果组成,可能会有个别章节会感觉生涩,我建议可以选择个人喜欢的部分看,即使分章节阅读也会有不同的收获。例如:

 如果你是一名设计爱好者,这本书是一本不算太枯燥的科普读物,让你了解设计师是怎样发现问题并解决问题,并有可能激发你自己的设计天赋。参看本书第1-2章。

 如果你是一名设计专业的学生或者设计师,这本书可以帮助你更好的进行思考,学习到国外的设计案例,提高自己的设计能力。参看本书第4-5章。

 如果你是一名设计研究工作者(包括研究生),我觉得这本书最大的帮助还是告诉我们什么是设计的科学,什么是科学的设计。同时丰富的研究实例和系统的研究方法会给你以启发。参看本书所有章节。

 感谢两位年轻译者的辛勤劳动,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到设计通识教育中来,因为:

 Design is everything。


注释:

前文《Design is everything》是应译者邀请所写的一篇书评,在过去24小时内浏览量超过1000次,也受到一些同行的批评指正。特别是有两位老师的评论让我诚惶诚恐:

@Design-王敏:看了下,觉得这位老师有热情,但是说的错误百出,也前后缺乏逻辑性
@设计胡说:需要说明2点:1ucd不是patrick提出的;2 if design is everything , design is nothing。欢迎关于广义设计和设计的本体论辨析和探讨

我一向认为必要的学术争论十分重要,因此对前文不完善的部分做出补充和注释如下:

1、关于UCD

在我的团队里面,有一位老师的博士论文就是关于UCD的研究。但对于ucd是不是Patrick提出的,我很愿意接受@设计胡说 老师的指正。之所以在我脑子里面产生这个印象是因为在和Whitney教授会面前有事先做准备,不小心在百度百科惠特尼词条下看到以下描述:

(惠特尼)主持在美国成功举办的ICOGRADA 会议,在该次会议上首次正式提出了设计应当以用户为中心的先进理念(1978年)。

当然,我不可能只拿百度百科作为证据,为了找到这句话的出处费尽周折,最后在2006年芝加哥IIT战略研讨会的演讲嘉宾介绍中找到这么一句:“He was chairman of the program of the 1978 U.S. Conference of the 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Graphic Design Associations (ICOGRADA), which was the first major meeting addressing the issues of evaluating design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users.”

也就是说Whitney教授是1978年ICOGRADA的会议主席,而这次会议第一次把“从用户角度来评价设计”作为会议主题。

我猜大约是国内某次活动邀请Whitney教授时把上面这句话演绎为UCD是他提出的,进而被百度百科采用。我会在前文中把这句话删除。

2、Wallas (1926) formalized a four-stage model of the creative process, involving preparation, incubation, illumination, and verification.这个应该没有异议。而按照维基上所说:In 1942, How To Think Up was published, in which Osborn presented the technique of Brainstorming, which had been used at BBDO. 尽管1942年奥斯本的著作才被印刷,头脑风暴已在BBDO公司应用也是事实。

3、按照《设计师式认知》第45页所说,裂脑实验让“Blakslee等神经心理学家对大脑右半脑的功能和作用有了更深入的理解”。而我更强调了Roger Sperry的贡献。Sperry first became interested in “split-brain” research when he was working on the topic of interocular transfer.并因其研究获得了1981年的诺贝尔奖。《设计师式认知》第44页提到的Gazzaniga只是Sperry的一名研究生。

4、The term "mind map" was first popularized by British popular psychology author and television personality Tony Buzan when BBC TV ran a series hosted by Buzan called Use Your Head. 在维基上,Tony Buzan被描述为一个流行心理学作家和电视名人而非学者,但我坚持认为思维导图对于设计思维或者叫创新思维的普及推广做出了贡献。至于霍金斯,他的创意产业理论对中国产生了重要影响,比如我们熟悉的“创意经济”这个词就是由他提出来的(Howkins, John 2001, The Creative Economy: How People Make Money From Ideas, Penguin)。

5、关于逻辑性。不做太多解释,因为书评不同于学术论文的写作。王敏老师的批评我表示接受,作为一名工科背景的教育工作者,语言逻辑性方面的确还需加强。比如“还没有人来回答我们这样几个问题:为什么人与人之间存在着设计能力的差异?什么样的人能够成为设计师?普通人应该怎么做设计?”这几个问题,我也还在书里面寻找答案。

前文题目引用了Whitney教授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并无意对设计的本体或者外延进行辩论。Whitney教授还说了一句话是Its utility is everywhere。我的逻辑就在于“everything——everywhere——everybody”,从而证明设计通识教育的合理性。因此在行使推荐时,也希望不同的读者群、包括非设计专业的读者也能从中受到启发。

“错误百出”这四字,让我如芒在背,望得到进一步指教。
1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设计师式认知的更多书评

推荐设计师式认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