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有事·爱恋有声

Saltimbanques
2013-10-03 看过
        千古文人侠客梦,又岂止是文人。惨绿少年时代哪一个不是心中都佩剑任侠的梦,即便是豆蔻梢头的女孩子估计心中也希望白衣飘飘的侠客御马而来,英雄救美。时过境迁,任侠变成了江湖,a man with a sword变成了a man with a gun,再后来江湖又从现实转向了屏幕。
   
        很幸运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正好见证了江湖电影的兴盛,港片中英雄片、警匪片、黑社会片、刀剑片几乎充斥着我们的惨绿少年时代。不是么,《 古惑仔》系列、杜琪峰的《黑社会》、吴宇森的《英雄本色》,更不用说发哥塑造的小马哥形象,现在仍然风靡,不都说每个人身边都有一个叫胖子的人,叫包子的人,其实还应该都有一个叫小马哥的人,我大学同学即有一位绰号小马哥的,国外的片子90年科波拉《教父3》的到来又让这部经典之作风靡于我们的成长历程。
    
        但事实是,我们的江湖是永远没事的,那只是青年荷尔蒙塑造的一个乌托邦罢了,在慢慢长大后,这样的梦想终会渐行渐远的,这也是江湖,在这一个江湖中,我们可能更身不由己。
    
        家辉博士虽一介书生,可心中江湖梦不灭,在纸上书写黑社会同样也是刀光剑影,血雨腥风。他定是也想做一回黑社会的大佬,要不然不会对“杜月笙”颇有几分惺惺相惜之情,尤其是杜月笙晚年困居香港,郁郁而终。杜月笙死后遗愿之一是“把我带回上海,落葬在高桥,我出生的地方。”枭雄出丧,魂兮归来,可惜不会再有身穿黑衣的兄弟门生夹道哀送了。
    
        港片黑社会类型让我们这些对香港一无所知的青年觉得那里就是黑社会的巢穴,对这座城的印象色也是黑色,仿佛在夜色中欲望与暴力在这个城市肆意,人头挤挤,欲望滚滚,互相冲撞,头破血流。一群人在奔跑,后面是一群人拿着枪或砍刀,就在这俗世的大街之上释放这最原始的野蛮与暴力。香港给我印象既是如此,急速变迁,人人似乎都在奔跑,是在追赶着什么么,我不得而知。在《神经侠侣》里面,陈奕迅有一段为作者所称赞的精彩的奔跑演出,抿紧嘴唇,闭目蹙眉,挥动双臂一直往前走走走,像一只负伤逃命的野狼,一辈子的生命力爆发于这样一段城市路上,而“几乎所有的港产片导演都拍过类似镜头,特地安排男主角在城市窄巷内拔足狂奔,或在白天活在黑夜,毫无保留地,跑尽生命里的每滴力气。刘青云跑过,郑伊健跑过,吴镇宇跑过,任何一位稍占戏份的阳刚演员无不跑过,而奔跑过程总是戏内关键,这是焦虑的所在,更是危机的纾解,当一个人开始奔跑,电影便有了戏,假如奔跑不止一人,戏便掀起了高潮。”

        在城市中奔跑是一种生活态度,用脚下的速度占有这个城市,用双脚告诉周遭的人,他拥有谁都无法禁止的欲望,别来惹我,小心后果!

        江湖有事, 江湖之事总少不了女人,少不了恩爱情仇,你看那一部《东邪西毒》也终究是围绕着一个叫桃花的女人而发生的故事,《卧虎藏龙》中李慕白、玉娇龙、俞秀莲又怎不是在江湖的爱欲中身不由己。江湖中的爱情不是无声的,它不是夕阳下浪漫的温柔软语,它需要的不是浪漫,而是勇气与魄力。作者此处引用《断背山》中的台词更为人所体味到江湖中的爱与情。

        “我看你听懂听不懂,而且只说这么一次。告诉你,我们本来可以一起过不错的生活,美好的不得了的生活。你却不愿意,恩尼斯,结果我们现在只有断背山。所有的东西都建立在断背山之上,断背山就是我们所能拥有的一切,他妈的一切,如果你不知道别的部分,我希望你至少能懂这一点。这有多难受,你根本一点概念都没有。我不是你,我没办法靠在高山上一年胡搞一两次过活。你对我太重要了,恩尼斯,你这个坏杂种,要是我知道怎么戒掉你就好了。”

        江湖中的爱情就如同断背山,是容不得懦弱的善男信女的。

        其实生活本身也是江湖,生活中的爱情又何尝不是如此。在江湖从记忆中逐渐模糊的过程中,我们趔趔趄趄地闯进大人的仓皇世界,江湖还在,只是我们已经太明白了……
4 有用
0 没用
江湖有事 江湖有事 7.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江湖有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江湖有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