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徨 彷徨 9.2分

祥林嫂悲剧成因分析

择栖
2013-10-01 看过
根据不同版本的解读,祥林嫂的悲剧成因有很多种说法:有“儒道释”吃人的观点 ,有冷酷世相逼人自杀的观点 ,还有鲁四老爷一家盘剥致死的观点 ,等等。下面我想从礼教-礼教的崩溃这对社会矛盾,以及男权压迫两方面来谈谈祥林嫂的悲剧成因。
鲁四老爷代表的显然是传统儒学的强势一派(作为一个有独立宅子、能请不少佣人的“讲理学的老监生”)。而宋明理学本就是顺应时代的需求,在儒学之上建立起一套更严格的礼教体系,发展到清末,已沦为空谈,严重脱离实际 。然而,从鲁镇对旧历新年的坚持,和鲁四老爷“大骂新党”来看,传统礼教在鲁镇,至少在形式和生活方式上仍有重要地位。
通读全文,可以发现祥林嫂有以下几个追求:
1. 诚实劳动,安稳生活(初次在鲁四老爷家做工及在贺老六家时的状态);
2. 守妇道(宁肯撞死、流落街头而不再嫁);
 3. 获得人们的同情和认可(反复讲故事、捐门槛);
4. 不受地狱惩罚(捐门槛);
5. 与阿毛在一起(爱阿毛、期待死后团聚)。
这些追求,基本还和传统的小农思想和礼教约束脱不开关系。尤其从祥林嫂逃出卫家村、再嫁时一路大骂乃至寻死来看,祥林嫂显然是坚信“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的。
然而,礼教在鲁镇已行将崩溃,例如文章开头的“新党”冲击,佛教等冲击下上层群体和下层群体在价值体系上的分裂,乃至卫家村婆婆嫁儿媳等等。按《乡土中国》中的观点来看,祥林嫂显然是个安于本分的勤劳农妇。所以,她在这个复杂的时代中既不会公然违逆礼教,也不会放弃追求,变为麻木——所以,便有了小人物在大时代下的悲剧。戴锦华曾敏锐地指出,祥林嫂作为旧历史的牺牲品如同子君作为新历史的牺牲,都是以无辜的女性之躯承担了历史的罪孽 。
祥林嫂的“小”,首先在于在鲁镇的阶级结构中,她是一个外来的底层劳民;其次,便是社会环境下男权。戴锦华总结过中国女性的经典困境,文艺作品中的女性形象似乎总是在“女奴”和“女战士”中做着困难的选择题。惨淡如祥林嫂,就是苦于自己对男性的依附地位 。例如,在祝福中,祭祀的只有男人。就连“祥林嫂”这个名字,也体现着当时女人对男人的依附状况。在祥林嫂的两任婚姻中,对第一任丈夫、婆婆乃至小叔子的顺从;被卖到贺家墺(婚姻和女性的商品化);最后贺老六伤寒发作死去之后,祥林嫂之所以没有被大伯赶走,是因为阿毛这个男眷的存在。而最后来收房的是大伯——不是二伯,也不是什么女眷——也体现了父系氏族的强权。这种强权在当下依然存在,只不过是以更温和的形式表现了——例如我考上大学(老家认为是“金榜题名”)的时候,家里宴请了同县的宗亲,来赴宴的都是各家“大伯”身份的人,而基本没有女性长辈。
所以,在“剩个光身”之后的祥林嫂,只好带着一只荸荠圆篮和一小卷铺盖——她的全部家当——又回到了鲁家。这时她的身份除了“寡妇”之外,还有了“克夫”的不祥意味。所以,祥林嫂才会被认为“不干净”,所以卫老婆子在送走她之后才会“如释重负”地嘘气。在男权的眼光下,她已然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人了。
而祥林嫂被鲁镇的人排斥,还可分为死前和死后两个阶段。死前,人们疏远和玩弄她;死后,鲁四老爷和短工等人轻蔑她。就连“我”对祥林嫂的看法也是“百无聊赖”“被弃在尘芥堆中”“玩物”等,就连其死去也是被“打扫得干干净净”。没有人认同她在遵守妇道、勤劳忠诚或洗清罪孽上作出的努力,正是因为作为一个弱者,她那些维护传统礼教的举动在这个礼教崩坏的时代已经无足轻重。
在夏衍改编的电影版《祝福》里,结尾加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情节:在被四嫂拒绝祝福后,祥林嫂拿着切年糕的刀冲进土地庙怒砍门槛。这个改编历来为人所称道,并被认为体现了反抗精神。作为读者和观众,我自然是很乐意看到多苦多难的祥林嫂能畅快淋漓地发泄一把。但我并不认为鲁迅笔下的祥林嫂会这样做——她从小接受的就是做一个“顺民”的教导(推测有童养媳的身份 ),遵从礼教和男权话语已经成为了她的习惯;即使曾有过出逃的尝试,生活的打击和来自礼教更强大的隐形威胁,都已经把她变成了一个怯懦、呆滞的木偶人。这种对人身心的彻底摧残,更显祥林嫂悲剧之悲。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彷徨的更多书评

推荐彷徨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