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空见惯的事情背后的另一套逻辑体系

云际007
2013-09-25 看过
读加里•贝克尔《家庭论》

有人讽刺经济学家说,所谓经济学家就是用高深莫测的理论推演出一个你已经知道的常识。如果不考虑论证过程的逻辑体系,这本家庭论告诉我们的确实是常识,比如性别分工、离婚率升高、追求孩子的质量逐渐取代数量、家族观念的演变等。

我们在考虑这些现象的时候,总会提到婚恋观念的更新、生育观念的更新以及家族观念的更新,总之我们认为导致这些现象的背后原因是心理学的,而不是经济学的。加里贝克尔却认为所有这些变化的背后,经济学是原因,心理学恰恰是结果。加里贝克尔并没有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新鲜的事,而是告诉我们所有我们司空见惯的事情其实隐藏着另一套我们没有思考过的逻辑。

在经济学中,有一个重要的概念叫做边际。边际其实就是一个函数各点对应的斜率,通俗一点说,就是对于一个函数,X轴每变化一个单位,对应的Y轴的变化量。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表现为边际收益递减或者边际成本递增。我们举个例子,如果设成绩是努力的函数,通俗一点说,成绩是Y轴,努力是X轴,那么我们由0分提高到60分(Y轴从0到60),需要付出一定程度的努力(X轴假设对应50单位的努力),如果我们想把成绩从60提高到80,那么我们就需要付出更多比例的努力(可能需要50单位的努力),如果我们要把成绩从80提高到100,那么我们需要付出更艰巨的努力(可能需要100单位的努力)。我们看到相对成绩的增加,努力程度增加更快。用经济学的术语讲,我们每付出一个单位的努力,其边际收益(成绩的提升)是递减的,反过来说,我们每获得一定的成绩,其边际成本(付出的努力)是递增的。不仅仅是这个例子如此,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如此,这也许是造成这个世界很多“无奈”的主因。

考虑到我们的时间和精力是有限的,所以我们能够付出的努力也必定是有约束的。我们就是在这样的约束条件下,努力追求更高的收益(成绩),最终将达到一种均衡状态,那就是:我们也不会多付出也不会少付出,如果多付出,将得不偿失,如果少付出,可能心有不甘。用经济学的术语讲,我们就在给定约束条件下,达到了均衡。如果有人分担我们的其他工作,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来努力学习,那么我们又会在新的约束条件下达到新的均衡状态。

而这本书都是利用成本收益的边际分析法来对于家庭以及动物界的择偶现象进行了阐述,试图用一种统一的理论来解释形形色色的婚姻和家庭现象以及动物界的择偶现象。

对于性别分工,加里贝克尔首先阐述了一些重要的现象,比如,妇女花费在家庭的时间较男人多,而且妇女的工资相对低,随着社会的发展,妇女投入市场中的工作时间越来越延长。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是在性别分工中,妇女需要负责怀孕、哺乳和照料孩子,而男人在此工作中投入时间较少。所以,对于女人来说,把时间投入市场中的工作意味着边际成本较高(牺牲孩子的健康成长),所以除非边际收益足够高,否则女人不会在工作上花费太多时间。而妇女工资低的主要原因也与妇女投入工作的时间较少有关。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追求孩子的质量重于数量,妇女花费在养育孩子的时间减少,她们投入工作的时间的边际成本降低,所以,妇女的工作时间越来越延长。

对于另一个有意思的话题:一夫多妻还是一夫一妻的选择。人们普遍认为一夫一妻的普及归因于基督教道德的传播。但是贝克尔认为一夫一妻制的普及并不是观念的传播导致的结果,而是一个经济学问题,只有在一夫多妻制需求疲软的时候,一夫一妻制的观念才有吸引力。这又一次呼应了一句话,思想传播无关正确与否,而关键是看社会是否需要。一夫多妻还是一夫一妻?如果把孩子看做是结婚的收益的话,那么在讲究孩子数量的条件下,一夫多妻制是有优势的,因为对于一个效率高的男人来说,增加一个妻子,其边际收益是增加了孩子的生产者,边际成本却很小,因为养育一个孩子的成本较低,所要做的无非是使他存活。女人嫁给一个多妻者的边际收益也很高,因为可以获得精子,同时能保证孩子存活。但是在讲究孩子“质量”的社会里,对于妇女来讲,一个多妻者能够为孩子“质量”方面的提供的边际贡献小于对于“数量”的边际贡献,所以,对于妇女来说,一夫一妻制是有利的。

如果我们假定婚配市场总体是有效率的,所谓有效率,又是一个经济学术语,通俗一点说,就是这个市场是符合成本收益核算的。那么,必然会得出,男女之间的婚配至少不会使另一个人的生活变得更糟,最好的情况是两个人的生活都变得更好,这样才能是整个婚配市场“有效率”。说的直白一点,那就是婚配必须要讲究门当户对,否则将导致整个婚配市场充满不幸福的人。用效用的分配矩阵来求解的话,我们可以得出,尽管婚配市场不能保证每一桩婚姻是最有效率的,但是通过市场的“竞争”,可以保证整个婚配市场是最有效率的组合。男女之间的差异不会偏离一个中心点(最优搭配)太远,我们可以设想,一个富翁不可能去娶一个弱智的女人,除非已没有其他女性的竞争,但一个富翁很可能娶一个不太富有的女人,因为他们之间的差距可能没有偏离最优搭配太远,不至于使富翁的生活质量下降。

以上的讨论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现象被多次提及,那就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对于孩子质量的追求超过了对于数量的追求。传统上认为,每对夫妻孩子数量的下降得益于避孕技术的发展,但是贝克尔同样给出了否定的答复,根据研究,在没有避孕技术的时候,人们也可以通过自然的避孕法控制孩子的数量。而导致孩子数量下降的原因是人们开始追求孩子的质量,这使得每个孩子的边际成本较高,不足以弥补其给父母带来的边际收益(幸福感)。为什么人们开始追求孩子质量呢?这主要归功于技术的进步,技术的进步使每个人要想生存在社会上,必须花费大量的时间接受教育,这大大增加了养育孩子的成本,同时医疗技术的升级使得孩子夭折的风险降低,这鼓励人们控制孩子数量,提高孩子的质量。孩子数量的减少还直接导致了一个现象,那就是离婚率的上升,离婚遇到的最大障碍是孩子,孩子数量的减少为离婚减少了很多障碍。

最后我们再考虑一个现象。那就是在不同的文明中,家庭和祖辈对于一个人的影响趋向于越来越减弱,在开放社会中,这种影响的减弱更明显。加里贝克尔对这种现象也给出了解释。在传统社会中,由于社会评价体系的缺失,评价一个人比较依赖于看他们的家庭背景,但是在现代社会,随着社会评价体系的健全(比如学历认证、资格认证或者其他评价体系),这种靠家庭出身评价一个人的观念已不适用,家庭对于一个人的影响越来越小。同时,由于社会保障体系的建立,个人意外风险的防范不再依赖于亲属的资助,而是靠社会的救济,家庭对于一个人的后盾作用减弱。正是因为如此,家庭中旁系亲属对于旁系子代的投入也逐渐减少,所以古代的大家庭逐渐趋于瓦解。而一个小家庭中,核心成员联系更紧密,因为他们的联系不再牵扯利益,纯粹是亲情。有关这方面的论述其实陈志武说得更精彩。

加里贝克尔还把这种边际分析引入动物界,研究动物界的择偶现象,因为动物界没有思想文化的掩饰,纯粹是追求效率,以更快的适应环境,并最大程度的繁衍后代,所以,这种现象更接近成本收益核算的分析体系。加里贝克尔认为,这种分析方法可以将人类和动物界的择偶和婚配现象以一种统一的体系进行分析,这增加了这种理论在美学上的意义。
34 有用
0 没用
家庭论 家庭论 8.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家庭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家庭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