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哼,我觉得翻译比故事本身都有料的样子

飞鸟栖枯枝
2013-09-22 看过
首先谈谈故事本身。波洛老爹表示“这个案子的线索如此复杂,所以它本身一定非常简单”,真是蛮不讲理又无懈可击的逻辑啊……我一直在想那个4点13分是什么意思,末了儿发现它的含义其实是……好吧我不剧透,但实际上真的没什么可透的。
看到那个被勒死的姑娘茫然地说“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说”的时候,我大致就已经锁定了凶手,但我没理解她这句话是指什么,最后波洛揭晓谜底,我仍然觉得这个线索有点耍赖,因为并没有明示给读者。
实际上,谢乐曾经对那个“我”说:“我知道你们的探长怀疑我,他以为那个点名让我去的电话是我自己打的,而××(就是那个被勒死的姑娘)听出了是我的声音。”而这里我有点糊涂了,接电话的人是那个打字社的主人“红毛老猫”,这一点毋容置疑,但谢乐的说法好像说接电话的是被勒死的姑娘才对,不然她怎能听出是谁的声音呢?
好吧,鱼唇的小姑娘。
至于这故事里绞缠的其他乱七八糟的案子,我就没太往心里去,什么间谍还是走私的……我看侦探小说只喜欢俗气的家长里短,“凶手就在你们中间”什么什么的,对国家大事不太感兴趣。(一些所谓的福尔摩斯续集在这一点上简直把我的雷点都戳漏了)
接下来我们来谈谈这本书的翻译……
看了其他读者的吐槽,我觉得已经没什么更多的槽点可以吐了,什么“渭波寒弯月胡同”,什么“宓蝶香”(麻痹的罗斯玛丽不是很好听吗?按民国范儿你音译成若思曼蕊我都忍了,这会又开始先意译迷迭香然后再音译个宓蝶香了= =凸),还有什么是可忍孰不可忍的“老北京胡同饭店”……谁来告诉我这个老北京胡同在原文里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啊!(╯‵□′)╯︵┻━┻
之所以我一直说“被勒死的姑娘”、“红毛老猫”,就是因为我实在是记不住这个败家玩意译的那些人名。是的,翡冷翠是很好听很经典,但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特点嘛,那个时候的习惯就是这样小清新啊,还有什么“你底眼睛是这样底纯”,现在你再把“的”写成“底”看看有没有人来抽你脸,现在你再写“院儿里两棵树,一棵枣树,那棵也是枣树哦耶”,牙给你打掉。
歇斯底里发作了一番之后我也冷静下来,不管怎样,这译者虽然有着欠揍的风格,但行文上很通顺,不能说翻译得烂,至于那个风格,姑且算他自成一家罢了……只不过这种风格不入我这俗人的狗眼而已。
据说译者就是微博上赫赫有名的“文冤阁大学士”,也是才富五车之流,像我这种吃了上顿不知下顿在哪的,也没什么资格鄙视人家。不过人民文学这套克里斯蒂的翻译可真是杂货铺子一样,如果都是怪钟这种译风,我也好直接放弃不是吗= =。
4 有用
1 没用
怪钟 怪钟 6.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怪钟的更多书评

推荐怪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