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应台触动一个爸爸的26个瞬间

张少华
2013-09-21 看过
龙应台《孩子你慢慢来》阅读笔记与体会

(1)
《[序]蝴蝶结》 中龙应台用横向(空间)和纵向(时间)上来对比“苦痛与幸福”,怎么能不让我们更充满爱意和感恩来面对这个世界呢?

(2)
《初识》中“一路上,两个人都很忙碌。是这样的,妈妈必须做导游,给安安介绍这个世界,安安是新来的。而妈妈漏掉的东西,安安得指出来,提醒她。”接下来有大段大段的描写环境与周围景物的变化。

似乎所有感性、细腻的人都充满了对世界万物的爱与好奇。他们似乎在生活必需品之外,也关心“天上的云影”和“石上的青苔”,他们观察入微,热爱一切善与美的事物。他们在纷繁的人世间,刻意放缓脚步,在一草一木的枯荣变迁中体察生命的赤诚。他们凝聚于笔端的文字,内蕴着对于人生独特的守望态度,令人读起来觉得分外超拔丰盈而隽永悠长。

(3)
龙应台对于谐音字的使用也算是其一个特色了吧。例如《初识》中的“啵-(Bird)”,《龙》中的“外物(怪物)”,《葛格和底迪》(哥哥和弟弟),《那是什么》中“丫长狗(腊肠狗)”,《高玩》(睾丸)中的“挤急(鸡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中“夫(孵)”等等。

(4)
龙应台的另一个写作特点是从孩子的视角出发,用第三人称来讲述故事,例如《孩子你慢慢来》中所有的“妈妈”就是指“龙应台自己”。

(5)
“他爬、他笑、他摇头、他站起来又一跤跌倒,他眨动着圆滚滚、亮清清的眼睛。我总是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每一个举动。”

(6)
《终于嫁给了王子》中龙应台阐述了她对儿童读物的反思,那些经典的故事另一种说法就是老掉牙的故事,所蕴含的价值观显然与现在文明相差不小,而且往往也没有考虑儿童的发展水平,有过多的丑恶、残酷与暴力描写。

我想起给金子讲《卖火柴的小姑娘》时,孩子的困惑与伤心。

“孩子在往后的岁月里,他会见到无数的人间丑恶事,没有必要从两岁就开始知道人与人之间的仇恨。人的快乐童年何其匆促,何其珍贵!”。”...童话...告诉小女生、小男生:女孩子最重大的幸福就是嫁给一个王子,所谓王子,就是一个漂亮的男生,有钱,有国王爸爸,大家都要向他行礼。”这不就是所谓的富二代、官二代么。

(7)
《野心》中的描写:“仰天大哭的小脸上只见一张圆圆的大嘴,一滴眼泪滑下嘴角。”做爸妈的不禁都要赞一句,相当的传神。

“...若冰,你看过小猴子静静地坐着看书吗?”,

“..以前只顾自己求生存,现在富足了,就会渐渐的‘放眼世界’...真正的开始放眼世界,扩大关怀的范围,台湾要有自己的世界观,用中国人的观点独立的了解世界--”尤其是受过良好教育的新一代,更应该如此。

(8)
“孩子将我带回人类的原始起点。在漠漠穹苍何茫茫大地之间,我正在亲身参与那石破天惊的‘创世纪’。

”做父母,心智会进行二次发育,会思索有关童真、人性、真爱等主题,从而提醒自己去尽量寻回遗落的初心。

(9)
《欧嬷》中的描写:“婆婆不愿意将本子送给媳妇,媳妇也明白他的念头。现在这个男人当然完全的属于你,做妻子的你;但是他的过去却属于我,做母亲的我。”

“...妈妈会倒过来说:这个男人的过去属于做母亲的我;现在的他却完全的属于你,做妻子的你,去吧!妈妈的眼睛突然充满了泪水,他被自己的悲壮感动了...”

(10)
“我的母亲也曾经坐在草地上远远地看着我爬行吧?现在,母亲的手背上布满了老人斑,那只曾经牵过我、抚过我头发的手。生命的来处和去处,我突然明白了,不透过书本和思考,透过那正在爬的孩子。”

这段文字与李娟的那段豆荚文字给人的感觉类似。在《羊道·深山夏牧场》中李娟写到:“但孩子们总会长大,成熟的豆荚总会爆裂,四处散播种子。...沙拉的生命也会像豆荚那样,在山野中散开,渐渐泯灭了青春。孩子们悄悄长大,一一离开...”

(11)
《写给怀孕的女人》中:“他赤裸溜滑的身体跟我的手心接触的一刹那,我就开始爱他了。华安爸爸说,很骄傲的... 能够这样见证宇宙的蕴吐,能够这样拥抱鲜活的生命,是多厚的恩泽啊!”

“媳妇要这样,婆婆说那样;在大部分的中国家庭里,可能最后总是要听婆婆的,因为婆婆地位尊贵,因为中国男人以作“儿子”为主,做“丈夫”为次。”

“我相信母亲有天赋的权利,任何剥夺母亲生、养权利的制度都是不合生物原则的。”

(12)
《他的名字叫做‘人’》中:“婚姻,和民主制度一样,只是人类在诸多制度中权衡利弊不得已的抉择;婚姻幸福的另一面无可避免的是个人自由意志的消减。”

“清晨,一股冷冽的清香流入窗隙,流入她的眼眉鼻息,她顺着香气醒过来,寻找清香来处,原来是窗外弥漫无边的稻田,半睡半醒的笼在白雾里。”

“脚踏车经过一片花开满地的平野,将车往草地上一倒,就坐下来。蒲公英年年都有,孩子那样幼小却只有一次。”

(13)
《啊!洋娃娃》中:“爸爸看着母子俩手牵手的走过关卡,眼睛像条透明的绳索,紧紧系着两人纤弱的背影。”

这样的描写是如何的传神。将看到的、感受到的,用"形、声、色、味、触"的多元描写来传达。更容易让读者代入体会。

《神话·迷信·信仰》中:“这是一个充满了声、光、色彩、味觉的世界。”七情是指:喜怒忧思悲恐惊。五感是形声色味触。

“人们屏息噤声的穿过长廊,通往祭坛,那唯一有光的地方。阳光,穿过色彩斑斓的玻璃,在阴冷的板凳下投下那么温暖的光泽。”

(14)
“他用他特别温暖厚实的手抚摸病人的脸,用他坚定诚恳的声音告诉手握石头的人们,爱比审判重要;用他身上的血和伤痕告诉软弱的人,牺牲有时候比生命还要高贵。”

“幼小的手像含笑的花苞。我把她的小手端放在我的掌心,然后亲吻那肥肥短短的手指。”

(15)
《男子汉大丈夫》中妇产科石医生说:“人对这个世界已经掠取无度,您不觉得保留一点天机、一点对自然的惊讶,比较美好吗?”

“我爱生,我只负责把生命迎接到这个世界上来,我不切断任何生命。”

(16)
《渐行渐远》中:“开学典礼一完,新学童背着花花绿绿的书包,在教室楼前歪歪斜斜闹哄哄的排成两行。从幼稚园消失的熟悉的脸孔又出现了。安安和小伙伴克里斯丁紧紧牵着手,兴奋的不安的等待着。“

“妈妈的眼睛锁在安安身上,看着他移动,新书包上各形各色的恐龙也跟着移动。这孩子,还这么瘦,这么小。那脸上的表情,还留着那吃奶婴儿的稚气......安安和恐龙往前走,走着走着,就没进了暗色的门里。安安没有回头。妈妈的眼睛,还兀自盯着那扇看不出有多么深邃、说不出有多么遥远的门,看着看着,看的眼睛都模糊了。”

她替我说出了一位孩子刚上一年级的父亲想说的话。

(17)
“她着迷似的想吻他,帮他穿小衣服时、喂他吃麦片时、为他洗澡时、牵着他手学走路时,无时无刻她不在吻着娃娃的头发、脸颊、脖子、肩膀、肚子、屁股、腿、脚趾头......"

(18)
《葛格和底迪》中:“妈妈就知道了,现在需要的不是语言,她把安安抱起来,搂在怀里,像搂一个婴儿一样。安安的头靠在妈妈肩上,胸贴着妈妈的胸,安静着。”

“妈妈发现,人类分两种,那做过父母的,而且养过两个孩子以上的,...,来看婴儿时,不会忘记多带一份给老大的礼物。那不曾做过父母或只有独生儿女的,只带来一份礼。他们一进门就问:“Baby在哪里?”为他们开门的,只比他们膝盖高一点点的老大,站在门边阴影里。”

(19)
“飞飞出世,我开始了解什么叫命运。从同一个子宫出来,出来的一刻就是两个不同个性的人。安安吸吮时穷凶极'饿',飞飞却慢条斯理。因为是第一个孩子,曾经独占父母的爱和整个世界而后又被迫学习分享,安安的人生态度是紧张的、易怒的、敏感的;也因为是老大,他是个成熟而又主见的人,他带领着小的。而飞飞,既然从不曾尝过独占的滋味,既然一生下来就得和别人分享一切,他遂有个'随你给我什么'的好脾气;他轻松、快乐、四肢发达而头脑简单,他没有老大的包袱。他因此更轻易得到别人的爱,别人大量的爱又使他更轻松、快乐、随意、简单。这就是命运。”

(20)
“那香香软软的娃娃开始长成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卷毛。一头卷发下面是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睁开眼来看见世界就笑。妈妈看着他,觉得自己像被一块大磁铁吸住了,怎么也离不开那巨大的魔力。她着迷似地想吻他,帮他穿小衣服时、喂他吃麦片时、为他洗澡时、牵着他手学走路时,无时无刻她不在吻着娃娃的头发、脸颊、脖子、肩膀、肚子、屁股、腿、脚趾头......她就这么不看时间、不看地点、忘了自己是谁地吻着那肥嘟嘟的小卷毛。
     同时,老大变得麻烦起来。”
“有些事是六岁的人可以做的,有些是两岁的人可以做的。对不对?”

(21)
《高玩》中:““妈妈,”他迈着肥肥的腿踱过来,好看仔细些,“妈妈,你也用尿布哇?”“哈哈哈哈——”一旁正穿着衣服的安安大声笑着,“底笛,那不是尿布,那是月经啦!你看上面有血——”“有血啊——”飞飞的声音充满敬畏,轻轻地,“妈妈你流血啦?””

(22)
《放学》中关于妈妈情绪变化的一段描写尤为精彩。“又过了一个十五分钟,妈妈开始不安...",“...妈妈紧接着打下一个电话”,“...距离放学时间近乎一个小时,妈妈虎着脸拨电话”,“一个小时零十分之后,妈妈拎起汽车钥匙...”,“看见母亲生气的脸孔...”,“...妈妈简直气急,‘怎么啦?...’”,“妈妈有些气短...”。此外还有在《葛格和底迪》中的第一节,“妈妈扯着喉咙呼叫了一阵子之后,开始寻找...”,“...这孩子也到哪里去了?妈妈渐渐生起气来”。这些妈妈情绪的变化,非常贴合当时的情境,也让父母有强烈的共鸣,从而更容易认同相关的描述。非常有趣。

(23)
《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中:“因为他们是鸟,我们是人,人说的好坏不一定是鸟的好坏,还是让鸟自己管自己吧!”

(24)
“雨,松动了泥土,震动了泥土中的蚯蚓。...泥土中的蚯蚓全钻了出来,散步的人们发现,小路上全是迷失了方向的蚯蚓;它们离开了泥,辗转爬上了小路的柏油路面,大概由于不熟悉路面的坚硬,就忘了自己究竟来自哪里,要往哪里去;它们搁浅在小路上,被不知情的自行车轮和脚步轧过。”

我和孩子也会经常去帮助雨后迷路的蜗牛回家。

“它们通常是晚上出来的,这是我第一次在大白天这么清楚的看一只刺猬。”

我和小女儿来来也曾经在清晨的花园里邂逅一只刺猬,好幸运。

(25)
《触电的小牛》里面谈到了“妈妈第一次做小偷”。这里推荐参照阅读三毛的《胆小鬼》。

(26)
华安(安德烈)在跋《放手》中:“我的父母亲太不一样了:父亲扮演了一个放任自流的角色,但对我的成长细节没什么理解。相对之下,母亲就变成集责任于一身的严格的教育者,但有时充满温暖。”

“是她教了我如何做深刻的批判、理性的思考,尤其是对于现象如何敏锐静观。”

“她对我一方面极其严格,督促我努力学习、认真做事,一方面又却极其讲究自由尊重和理性思考。这两点有点矛盾的态度来自她自己身上两个成长印记:一个是她本身在台湾所受的教养--保守的、传统的,另一个却是,她是一个生长在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的知识分子--崇尚自由和理性。”

“你可以说‘孩子你慢慢来’,可是有时候,快快地‘放手’或许也是必要的。我知道,这很难,难极了。但是如果你记得我们儿时的甜蜜时光,如果你知道你在我们心中永远的位置,或许,它就会容易一点点。”
8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孩子你慢慢来的更多书评

推荐孩子你慢慢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