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这个多出来的第14人呢?

lingyuncelia
2013-09-19 看过
河,清澈,只是没有鱼。明媚的阳光撒下碎金般的斑驳亲吻,荡漾在河面上。周围没有鸟鸣,也没有人语,如死一般静寂。突然,河水变成红色,越来越浓烈,仿佛河里原来的不是水,而是血。颜料厂泄漏也没有这么夸张吧,更夸张的是血红之中飘来一个人头,最夸张的是这个人头还是我认识的。
一切画面分崩离析,仿似大坝缺堤,又似雪山将倾。我醒了,是摔下床时摔醒的,脑子还是昏沉沉的。眼前出现一个放大的人头,正是梦中的死人头。幸好梦中是死人头,现实中是生人头。
“你醒啦,睡得都掉床啦。睡那么沉,有做梦吗?
”“死人头”揶揄道。
“有啊,就梦见你这个死人头”,我回击道。
这个“死人头”乃我一室友——郝得意。此人身高155cm,蜡烛腿,老鼠眼,其他并无特色。只觉得这人的口水似长江泛滥,滔滔不绝,就是废话连篇的意思。如果硬要从好的角度描述此人人的话,她,不失为娇小玲珑。彼此关系蜻蜓点水,点到即止,不好不坏。因为是同居一室,还算是比较熟。
她脖子上戴一蓝得通透的琥珀石,偶尔折射的阳光刺激了我的眼球。虽不是什么稀世奇珍,但对于一个在读大学生,且一个家庭背景有多少复杂的大学生来说,未免太奢侈了。话说这位室友在很小的时候,父亲挂了,母亲改嫁,有了继父,后来母亲挂了,继父续弦,有了继母。再后来,继父挂了,继母改嫁,有了第二任继父。再再后来,继母挂了,第二任继父让她有了第二任的继母。试问,家庭背景如此复杂,身为人家非血缘的第二代委实没有什么经济上的福利。幸而她的第二任继父继母在生活学习上都给予了必需的经济援助,让她不至于一入学就申请助学金。但想日子过得不那么捉襟见肘,勤工俭学还是必要的。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现在的大学生跟大白菜一样没甚稀奇,老板不会珍惜你,反而会加倍剥削你。不过,穷学生也没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干牛马活,收草料费。看着她脖子上晃得璀璨的蓝琥珀,这已经是她近来第三条项链了。要么是她那便宜父母大发善心给她涨生活费了,要么是她的老板精神分裂居心叵测,要么就是她吃了狗屎运了。我比较倾向她是吃了狗屎运。中六合彩,不像,交了个有钱的男朋友,不合逻辑。一般有钱的男人会有N多女人竞争,我实在对她的实力不心存幻想。

0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多出来的第14个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多出来的第14个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