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原狼》与精神分析

何何
2013-09-13 看过
        小说《荒原狼》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德国文学家赫尔曼·黑塞的代表作。它所讲述的是,作家哈里·哈勒尔自称荒原狼,认为自身同时具有人性和狼性,而人性和狼性互相冲突无法调和,内心陷于痛苦与绝望之中,因为反战言论和孤僻作风,与周围也格格不入,期望以自杀了解自己,却又恐惧着死亡。然而,他遇到了酒吧女郎赫尔米娜,对她深深臣服,赫尔米娜教他跳舞社交,让他获得肉欲快乐,并结识了音乐人帕勃罗。哈里虽然喜爱感官的幸福感,但仍然不愿满足。于是他踏入了魔剧院,一个专为狂人而设的臆想世界,在那里他看到了种种幻想,当看到赫尔米娜与帕勃罗亲近时,把赫尔米娜杀死了。最后,他在莫扎特的引导下对人生有了新的认识。
        
        赫尔曼·黑塞的中期作品(包括《荒原狼》)深受精神分析大师荣格的影响。他本人在少年时期多次意图自杀,在1916年妻子因精神病住院后也患上了神经衰弱症和抑郁症,向荣格的弟子朗昂求医,在1917年与荣格直接联系,两人保持了长久的书信往来。黑塞对荣格的分析心理学有极高的评价,受此影响,黑塞的小说着重剖析人物的精神世界,并且运用大量的象征隐喻,文字极富魔幻色彩,其中《德米安》和《荒原狼》两部自传式作品更是反映了黑塞自己的心理历程。
        
        《荒原狼》中所表现的,正是荣格理论中的核心概念——自性化。个性化是指人在真实生活中努力去认识和发展他∕她心灵与生俱来的潜能;安德鲁·塞缪斯在其《荣格心理分析评论词典》中说:“自性化过程是围绕以自性为人格核心的一种整合过程。换句话说,使一个人能够意识到他或她在哪些方面具有独特性,同时又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女。”《荒原狼》的男主人公哈里一开始正是处于一个极端病态的精神状态。他感到孤独,无法融入市民阶层,并把自己的痛苦归咎于自己不是一个普通的人,而是荒原狼。哈里,或者说黑塞的病态有其外因,一是反战言论受排斥,二是婚姻家庭的破裂。据小说中所说:“哈勒尔心灵上的疾病并不是个别人的怪病,而是时代本身的弊病”“哈勒尔就是那种正处于两种时代交替时期的人,他们失去了安全感,不再感到清白无辜,他们的命运就是怀疑人生,把人生是否还有意义这个问题作为个人的痛苦和劫数加以体验。”哈里的人格面具所扮演的角色是作家,依靠言论来寻求社会认同,然后由于身处在战争期间这个不理智的时代,哈里所认为理智的发言遭到了一致批评,因为无法获得社会认同,哈里的人格面具破裂,导致原本被压抑的“阴影”——也就是狼性成长到与人性相抗衡的地步,对哈里的人际交往和自我调控产生了阻碍,使得哈里产生了分裂感。
        
        小说的第一个转折点,是哈里获得一本《论荒原狼》的小册子,其中从一个比较客观的角度分析了荒原狼的特征和心理,并暗示了获得解脱的办法。书中把这本小册子比作“我的画像”:“画得非常冷静,非常客观,出自一位旁观者之手,居高临下从外部进行观察,画家对我知之更深,然而又远远不如我自己。”这本小册子在于,哈里确实能够加深对自己的了解,但仅仅靠文字并不能达到治疗的效果,真正的治疗还是要靠自性化。第二个转折点在于赫尔米娜的出场。赫尔米娜是哈里的阿尼玛原型,从她的名字赫尔米娜是赫尔曼的女性化就可以看出,赫尔米娜是如同哈里的镜子一般的存在。哈里原本习惯于禁欲清高的生活,然而赫尔米娜则放纵豁达,两者互补互济。赫尔米娜教哈里纵情声色,沉浸于音乐舞蹈与感官中,也就是自我逐渐认识到另一种潜在的可能性,去认同另一种生活方式。最后的高潮在魔剧院,魔剧院中的无数包厢门,对应的就是无数原型。在详细描写的几扇门中,“人物结构指导”提出了人物可以分解为许多或和谐或矛盾的形象,“猎取汽车”的场景对应哈里的战争观,尽管哈里鼓吹反战,在幻境中却肆意杀戮;“荒原狼训练者的奇迹”对应狼性和人性的冲突,即阴影原型;“所有的姑娘都是你的”和“怎样由爱杀人”对应着男女关系,即阿尼玛原型。哈里一方面对于交往过的女性怀有美好真挚的感情,另一方面却对爱情怀有深深的不信任感,因此将阿尼玛杀死,而他其实早就怀有这一愿望。这很有可能是因为黑塞的婚姻失败所导致,阴影的狼性以此为契机爆发。在之前的一个梦境中,哈里曾梦见一只蝎子爬到他腿上,他认为这蝎子与女性有关,而且后来蝎子变成了一条小腿,这可能就是隐喻他认为女性是危险可怕的。在幻境中将阿尼玛杀死并非是抹杀了这一原型,而是让哈里加深对自己的认识,他看到了各种矛盾的自我原型,在引导者即自性的化身——魔剧院主人帕勃罗和不朽者莫扎特——的提点下,开始正视自我,承认心灵的潜能,试图达到自性化。“你肯定得走一条更长更难、荆棘丛生的修身之道,你即便自杀也绝无好处。你不会缩小你的世界,不会简化你的灵魂,相反,你将把越来越多的世界,乃至整个世界装进你痛苦地扩大了的灵魂中,然后也许就此终止,永远安息。”
        
        《荒原狼》中并不是指出了一个真理,而是以精神分析和哲学的角度提出了可能通向真理的道路,那就是向内里深入探索,了解自我的尽可能多的潜力,由此贴近自性。黑塞与荣格的一大共同点在于,两人都对东方哲学颇具研究。自性化这一理论显然是受到了印度哲学与佛教的影响,主张人的超越与回归。它的最大价值,就在于为如今陷入精神困境的人们提供了一个自愈的方法。在如今物质资源丰富而精神追求依旧匮乏的时代,这样的理论还是具有积极的指导意义。

——————————————————————————————

         以上是本人《精神分析与文学》期末论文。

         《荒原狼》我看了三遍,第一遍在高中,完全没有看懂,只觉得不明觉厉。第二遍在大学,似乎有所领会。后来在觉得论文题目时一下子就想到了它,大概是我对魔剧院有什么不解情结。真正要理解黑塞主张的境界,估计还得通读几遍,再加上几年阅历吧。

       初读的时候总是把自己代入主人公,好像也能享有知识分子、少数派、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孤高和优越感,尤其是自杀者那一段简直想把黑塞引为知己。但看到后来倒觉得这书怎么矛盾重重,反复无常。最终无法从主人公身上寻找到认同感,大抵是因为这本书本身就是一个精神病人自救的心路历程。主旨也就四个字:有病,得治。
15 有用
1 没用
荒原狼 荒原狼 9.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荒原狼的更多书评

推荐荒原狼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