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扎拉图斯特拉如是说(Thus spoke Zarathustra,1883-5)》小摘要

江绪林
2013-09-13 看过
【按语:《扎拉图斯特拉如是说(1883-5)》具有一种哲学小说风格的写作方式,或许是尼采最知名的著作。在其中尼采借扎拉图斯特拉之口首先提出和诠释了超人(overman)和永恒复归(eternal recurrence)的主题。上帝已死,超人就是大地的意义,人是应该被超越的东西,而其结果就是overman。这也是权力意志的表现,表现为馈赠的道德和重估价值,而道德都源自意志和激情。攻击了彼岸信仰者、同情的道德、渺小的群众或最末的人的道德等等。至于其中的永恒复归的学说固然可以宽泛地理解为此世流变中的永恒,却仍带形而上学色彩,因为扎拉图斯特拉说:“我复返,与这个太阳、这大地,与这只鹰和这条蛇一道回来。但不是进入一种新的生命或更美好的生命,或相似的生命:我永远回到这同样的和同一个生活。”[363-4]这里回归似乎具有一种同一性。

大致内容:卷1,扎拉图斯特拉30岁隐修,40岁出山教导超人即大地的意义的教义。提出了从骆驼(负重者)到狮子(反抗的自由者)到小孩(价值的创造者)的精神变化。攻击了彼岸信仰,推崇了肉体。在彩牛城与信徒们话别回到山中;卷2中,扎拉图斯特拉预感到自己的教导被扭曲,再度下山在幸福岛上重申了自己的教导,攻击了教士和道德毒蜘蛛等扭曲者,但发现现代人与自己形同陌路,世界已经失守,最优秀者倦怠了,自己仅仅是守夜人,感到无力的扎拉图斯特拉决定重返山上;卷3,在返程中歌颂苍天、孤独,歌颂性欲、权力欲和自私,驳斥了同情的道德;在沉迷中领悟了永恒复归的真理,获得信心,要等候那“伟大的正午”。卷4,扎拉图斯特拉在山上接待了那些向他求救的寻觅者,最终他获得狮子的力量和小孩的柔韧,决定下山。

阅读中使用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年黄明嘉译本,英文对参剑桥大学出版社2006年Adrian Caro译本】

 

卷1

扎拉图斯特拉前言

Zarathustra在30岁时到山里隐修,10年后复出,“犹如采蜜过多的蜜蜂,我需要人们伸开的手。我要馈赠和分送,直到人群中的智慧者对其愚昧、贫者对其富有再次感到快乐。”【尼采:《扎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黄明嘉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页30,下同】下山路上碰到一个圣者,圣者说Zarathustra变成了孩子,是一个觉醒的人,但圣者在林中赞美上帝,“现在我爱上帝:人类.我是不爱了。我以为,人类是一个太不完美的东西。”【32】不过Zarathustra惊讶于圣者没听说过“上帝已死(God is dead)”。【33】

来到索上舞者表演的市场,Zarathustra对人们宣告超人:“我给你们教投超人。人类是一种应该被超越的东西(“I teach you the overman. Human being is something that must be overcome)。”【34】“超人是大地(Erde) 的意义(Sinn) 。让你们的意志说吧:超人必定是大地的意义!我向你们发誓,我的弟兄们,你们要忠于大地,别相信那些向你们侈谈超越大地的希望的人。”【35】“人类是一根绳索,连接在动物和超人之间绳索悬于深渊上方。…人类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是一座桥梁,而非目的:人类之所以可爱,是因为他是一种过渡,一种坠落。”【38】“我爱那些人.他们首先不在星辰( Stern) 的彼岸寻找一个坠落和牺牲的理由:而是为大地而牺牲,使大地终为超人的大地。”【39】

Zarathustra自认是闪电即超人的宣告者,而“最可蔑视的东西:就是最后的人( der letzte Mensch)。”【42】最后的人(the last man)使得一切都变小,视以前的世代为疯狂,自己则发明了幸福,“"我们已发明了幸福" 最后的人说,并眨巴着眼。”【44】但是听众都希望做最后的人。

这时索上舞者受小丑干扰而坠落,死前Zarathustra告知其没有魔鬼与地狱,并准备去葬埋索上舞者。Zarathustra说,“人的生存(Dasein) 是可怕的,且总无意义:一个小丑可能成为它的厄运。我要向人们教授生存的意义:这意义就是超人,是乌云里的闪电(Uncanny is human existence and still without meaning: a jester can spell its doom. I want to teach humans the meaning of their being, which is the overman, the lightning from the dark cloud ‘human being’)。”【46-7】小丑现身说Zarathustra受到民众的仇恨,“"此地恨你的人太多。善良和正直的人们恨你,他们称你为仇敌和蔑视者;正统的宗教信徒们恨你,说你危及大众。”【47】葬埋了舞者之后,Zarathustra意识到自己需要的不是尸体,而是伴侣,“我突然明白了:我需要伴侣、活的伴侣——而不是死去的同伴,不是我可随意背走的尸体。我需要活的伴侣,他们跟随我,只因他们愿意跟随自己——到我要去的地方。我明白了:扎拉图斯特拉不愿对民众说话,而愿对伴侣说话。”【49】于是“扎拉图斯特拉开始了他的坠落。”【52】

查拉图斯特拉的演说

首先的主题是精神三变,“精神的三种变形:精神怎样变为骆驼、骆驼怎样变为狮子、狮子怎样变为孩子。”【55】骆驼能驮载最沉重之物;而狮子“要为自己夺得自由,做自己荒漠的主人,”【56】与最后的主人上帝或巨龙搏斗,“这巨龙,精神再也不愿管它叫主人和上帝,它究竟是什么呢?这巨龙叫‘你应该’。可狮子精神却说‘我要’。”【56】“为自己创造自由,对义务说出神圣的"不"(Nein) 字:我的弟兄们,做这件事就需要狮子呀。”【57】狮子的力量能够创造自由,却尚无能力创造新价值;为了创造新价值猛狮需要变成小孩,“孩子无辜、健忘,是一个新的开始、一种游戏、一个自转的轮子、一种初始运动、一种神圣的肯定(]a-sagen) 。”【57】

接下来Zarathustra攻击了那些宣传睡眠与“道德的教师”,“人们在寻找道德教师之时首先寻找的是什么。他们寻找良好的睡眠和瞿粟花的道德!” 【62】

“反对信仰彼岸世界”,“唉,你们这些弟兄们,我创造的这个上帝,实则为人造物和愚妄的观念,一切神明莫不如此!他是人.只是一个可怜的人和自我罢了。”【64】对大地绝望的肉体才“创造了一切神明和彼岸世界。”【64】“但‘彼岸世界’对人类深藏不露,那无人的非人世界,是一片苍天的虚无(But “the other world” is well hidden from humans, that dehumaned, inhuman world that is a heavenly nothing)。”【65】而我才是万物的尺度,“是的,这个‘我’(Ich) 以及‘我’的矛盾和混乱,最诚实地叙说它的存在,这个富于创意、有意志、作评价的‘我’,乃是事物的标尺和价值(Yes, this ego and the ego’s contradiction and confusion still speak most honestly about its being; this creating, willing, valuing ego which is the measure and value of things)。”【65】病人和濒死者才蔑视肉体和大地。“那些空想和渴望上帝的人中,总有许多病者:他们仇恨认知者,仇恨那最年轻的道德:诚实(There were always many sickly people among those who poetize and are addicted to God; with rage they hate the knowing ones and that youngest of virtues which is called honesty. 诚实的道德,尼采这个主张很重要,应该是首创的,得到Bernard Williams的继承)。”【66】尼采呼吁听从健康的肉体的声音。

“论蔑视肉体者”。“但醒者和知者说:我完全是肉体,而再非其他;灵魂只是肉体上某个东西的代名词罢了。肉体是一种伟大的理性,…我的兄弟,被你称为‘精神’的小理性也是肉体的工具,是你的伟大理性的小工具和小玩具。”【68】“我的兄弟呀,在你的思想和感觉后面,站着一个强有力的统治者,一个不知名的智慧者他名叫自己。他住在你的体内,他就是你的肉体(behind your thoughts and feelings, my brother, stands a powerful commander, an unknown wise man – he is called self. He lives in your body, he is your body)。”【69】

Zarathustra说道德源自激情,“现在你只拥有你的道德:它们产生于你的激情。…你的一切激情终将变成道德,你的一切魔鬼终将变成天使。”【72】“你们该说‘仇敌’,而不说‘恶汉’;该说‘病夫’而不说‘无赖’;你们该说‘呆子’,而不说‘罪人’。”【75,这与《超越善恶》的主题相同】

Zarathustra在“彩色的奶牛城”说树和人,“它愈想升向高处和明亮处,它的根愈要猛烈地向下,向泥士,向黑暗处,向深渊——向恶。”【82】“高贵者决意创造新事物和新道德。善良人意欲旧的事物,并希望旧事物永存。”【85】攻击了那些宣称“肉欲是罪过”的死之说教者。然后在“论战争和战士”中说,“你们的最高思想应当由我下令——这命令是:人是一种应当被超越的东西(But you shall have your highest thought commanded by me – and it says: human being is something that shall be overcome)。”【91】

国家是新偶像,“国家是所有冷酷怪物中的最冷酷者。”【92】有民族处就没有国家,国家没有自己的善恶,“我把那地方称为国家:所有的人不论善恶全都迷失自我;我把那地方称为国家:人人慢性自战这便被称为‘生活’。”【93】市场中充满鼓噪的小丑,新价值的发现者是无声的。民族都有其善,这就是其权力意志,“每个民族头顶都高悬着一块善的标牌。瞧,这是这个民族的胜利标牌;瞧,这是它的权力意志的声音(A tablet of the good hangs over every people. Observe, it is the tablet of their overcomings; observe, it is the voice of their will to power)。”【108】“真的,人为自己创造了一切善与恶。真的,这[一切善与恶]不是他们取来的,或是发现的,也不是白天而降的声音。人为了自我保存,首先赋万物以价值, 他首先创造这些事物的意义,一种人为的意义!所以他自称为‘人’,即:评价价值的人。评价即创造:听着啊,你们这些创造者!评价本身就是一切被评价事物的珍宝和珠玉。”【110】在诸多目标中还差一个,即超人的到来。【111】

老女人告诉Zarathustra说:“你到女人那儿去吗?别忘记带上鞭子!”【124】在提到犹太人耶稣的时候,说如果耶稣在荒漠滞留更久,“学会热爱大地——学会笑”【135】,或许就会收回自己的理论。

“论馈赠的道德(on bestowing virtue)”Zarathustra告别彩色的奶牛城和信徒,说及馈赠的道德,“这新的道德就是权力;就是起统御作用的思想和聪慧的灵魂:是一轮金色的太阳,身边环绕着智慧的蛇。”【140】“我的弟兄们,用你们道德的权力忠实于大地吧!用你们馈赠的爱和知识为大地的意义服务吧!我如是恳请你们,央求你们。别让你们的道德飞离人间,别让它用翅膀撞击永恒之墙!”【140】“我的弟兄们,用你们的精神和道德为大地的意义服务吧:一切事物的价值将由你们重新估定!”【141】之后Zarathustra独自离去,并预言在伟大的正午(the great noon)重返,“有朝一日,你们还应成为我的朋友,成为一种希望之子:那时我会第三次来到你们这里,同你们共庆那个伟大的正午。”【143】“所有的神明皆死:现在,我们希望超人活着——这就是在未来伟大的正午时刻,我们最终的意志(‘Dead are all gods: now we want the overman to live.’ – Let this be our last will at the great noon!”)!”【144】

 

卷2

重回山中的Zarathustra在梦中预感到自己的教诲被扭曲,“寻找失落之友的时刻来到了!”【148】重新下山,去幸福岛(the blessed isles)寻找朋辈。又开始述说超人:“从前,人眺望远方的海,就要说起上帝;可现在我教你们说:超人。”【152】否认诸神存在,“假如存在诸神,我怎能熬得住不做神呢!所以,诸神并不存在!”【153】意志充任解救者,“在求知中,我只感觉到我意志的创造欲和衍变欲;如果我的知识中存有无辜,那是因为其中存在创造的意志(even in knowing I feel only my will’s lust to beget and to become; and if there is innocence in my knowledge, then this happens because the will to beget is in it)。”【155】“我的知识:只是对价值的渴求,贪婪,评价和为之奋斗罢了。”【155,注释,来自誊清稿】来的就是超人。

攻击了同情(pity)。“真的,我为受苦者做这做那:但我一直以为,更好的作为是学会让自己更加快乐(Indeed, I probably did this and that for sufferers, but I always seemed to do myself better when I learned to enjoy myself better)。”【158】同情者很愚昧,而“上帝死了;其死因就是他对人类的同情。”【160】牧师自己受苦,于是就让别人受苦。道德家索要报酬,“你们想要报酬,你们这些道德家!你们想替道德要报酬,替人间要天国,替你们的现在要永恒。”【167】乌合之众(rabble)毒化生活的水泉,“贪婪吞食我的生命的,不是我的仇恨、而是我的厌恶!唉,当我发觉乌合之众竟也有机智的精神,我便常常厌倦于精神了(Not my hatred but my nausea fed hungrily on my life! Oh, I often grew weary of the spirit when I found even the rabble had wit)!”【173】Zarathustra攻击平等的说教者为毒蜘蛛,“有些人在宣讲我的生活教诲:但同时也是平等的说教者,是毒蜘蛛。”【178;在《朝霞》前言中就说卢梭是道德毒蜘蛛,见华师大版P.34】。攻击智慧者只为民众及其迷信服务。“民众仇恨谁呢,就像众狗仇恨野狼那样:是自由的精神、是桎梏的敌人、是不敬拜者,是栖居森林的人。”【181】之后Zarathustra吟唱了几首歌“夜歌”“舞蹈之歌”“坟墓之歌”。

Zarathustra讲述与超人相关的权力意志,“你们,最智慧的人啊,你们的危险以及善恶结局,不是这河流:而是那意志本身,即权力意志——永不枯竭的创造的生命意志。”【199】“在哪里发现有生命者,就在哪里发现权力意志,而且,即使在仆从的意志里,我也发现了要当主人的意志。”【200】“生命亲自对我诉说的秘密:‘你瞧,’它说,‘我就是必须永远超越的自我。’”【200】“哪里有生命,哪里便有意志,但不是存在意志,而是——正如我教导你们的——权力意志!”【201】“是的,我要告诉你们:永恒的善与恶一这并不存在!善与恶必然会自动地一再超越自己。”【201】

Zarathustra说精神忏悔者应该嗅闻大地的气味而不是蔑视大地。【205】现代的教化色彩斑斓,是各种碎片,并非真实之人,“你们是不断驳斥信仰、破坏一切思想的人。不可信之人:我这样称呼你们,你们这些真实的人啊!”【209】“我的心最近催我走向现代人,但我觉得现代人与我形同阳路,是一种讽刺;我被逐出了父母之邦(foreign to me and a mockery are these people of the present to whom my heart recently drove me; and I am driven out of father- and motherlands)。”【210】那些纯洁的求知者是贪欲者而已,【212,与《道德的谱系学》对真理的意志解释的主题类似】“你们这些‘纯洁者’呀,你们给自己戴上一个上帝的面具。”【214】攻击学者只做旁观者,“但他们清冷地坐在清冷的阴影里:凡事只想做旁观者,生怕坐在被太阳晒烫的台阶上。”【217】Zarathustra似乎认为诗人只躺在草地上凝听天地,是虚荣之海。

Zarathustra与火狗(fire hound)进行了一场对话。“我要劝告国王、教会和一切年老衰迈、道德式傲的人:尽管颠覆你们自己吧!这样你们将会新生,重新走向你们的还有道德!”【229】

扎拉图斯特拉又听见卜卦者说,“我看见一种巨大的悲哀向人类袭来。最优秀的人厌倦了他们的工作。”【232】扎拉图斯特拉因此很悲伤徘徊,“我梦见自己拒绝-切生活。在死亡的孤寂山堡上,我成了守夜人和守墓人。”【234】门徒则鼓励Zarathustra,“你将用嘲笑惊吓、掀翻他们;你的权力将使他们晕厥并惊醒。即使漫长的黄昏来临,人们极度厌倦,你也不会在我们的天空毁灭,你,生命的代言人啊!”【236】

扎拉图斯特拉发现人都是残疾的。“我的眼睛从现今观望过去:所见的总是同一个东西:残肢断体和可怕的偶然唯独没有看见人!”【240】甚至发现自己也是。为了拯救,依赖于意志,“我要对你们教授:‘意志是一个创造者。’所有的‘过去如此’都是碎片、谜、可怕的偶然——直到创造意志补充说:‘我要它如此!’”【243】

人类的聪明者把自己装饰成善良和正义的人,会把超人唤作魔鬼。【248】Zarathustra决意回到自己的孤寂中。在最寂静的时刻的梦中,无声者(the without voice)鼓励Zarathustra向人类言说,“成就大业艰难:但更难的是发布干大事的命令。在你身上,最不可原谅的地方是:你有权力却不愿统治。”【251】但Zarathustra胆怯而觉得羞愧,无声者说Zarathustra需要变成不知羞愧的小孩子。“扎拉图斯特拉,你的果实业已成熟,然而,要收获你的果实,你却还不成熟啊!这样,你必须再次走进孤寂:你还要变软才行。”【252】于是Zarathustra痛哭中告别朋友,独自远去。

 

卷3

Zarathustra在归山途中。“唉,我必须走上最艰难的路了!唉,我开始了我最孤独的漫游!”【258】离开了幸福岛。

Zarathustra歌颂苍天而拒绝永恒理性。“哦,我头顶的苍天呀,你这纯洁者!深沉者!你这光的深渊啊!我凝视你,因神圣的渴望而战栗。把我抛进你的高处一一这便是我的深渊!把我隐入你的纯洁-这便是我的无辜!”【275】只要苍天环绕,我就是一个祝福者,一个说‘是’的人。【277】“因为一切事物的受洗之地,都是永恒之泉,在善恶的彼岸;善与恶,本身不过是中间的阴影,是潮温的忧郁和浮云罢了。”【277】“它们宁愿以‘偶然’之足舞蹈。哦,我头顶的苍天,你,纯洁者啊!高远者啊!我觉得,你的纯洁便在于,不存在永恒的理性的蜘蛛和理性的蛛网。”【278】攻击了变小的道德(Virtue that Makes Small),变得女人化。“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心底只有一个愿望:没有人伤害他们。所以,他们抢先对每个人行善。这实为怯懦:尽管它已被称为‘道德’。”【284】小人们说Zarathustra是不信上帝的人。但小人的时刻和Zarathustra的时刻同时到来。“你们将枯草和干旱的荒原…伟大的正午来了,临近了。”【287】

Zarathustra欢迎严寒。在漫游路上,被称作“扎拉图斯特拉之猴”的傻子拦住,傻子说,“在这里,一切伟大的感受都要腐烂:只有瘦骨嶙峋的小情感嘀嗒作响!”【294】但Zarathustra谴责傻子在诅咒中堕落,“你呀,傻子,我要给你这一教诲,当作临别赠言:人在哪里不能再爱,他就应当一离开!”【297】攻击那些宗教回归者是多余的人,是懦弱的人。【300,韦伯的《学术作为志业》最后一段中则对宗教回归更为宽容】

告别了彩牛城返乡。“孤寂呀!孤寂,你是我的故乡!你对我说话的声音多么快乐,多么温柔啊!”【308】最大危险在姑息和同情中。“我认为,那些尤爱以‘好人’自诩的人是剧毒的苍蝇:他们叮咬一切无辜者,欺骗一切元辜者。”【310】迄今为止的所谓三种恶行,“性欲、统治欲、自私”【314】,尼采都为之作出了辩护。“性欲,对于自由之心而言,它是无辜而自由的,是大地上的乐园之幸,是一切未来对现今的盛情感谢!”【315】统治欲是正当的,是闪电,而“从有力的灵魂中涌出的健康自私——来自有力的灵魂,高高的身体就属于这灵魂,美好、胜利、悦目的身体。”【316】

Zarathustra驳斥沉重的精神(the spirit of gravity),即那种令万物垂落的深沉,如博爱,善和恶,“几乎还在摇篮里,我们就已被附带塞给沉重的言语和价值:‘善’与‘恶’。”【322】而Zarathustra则要“重新给大地命名:‘轻盈者’。”【322】

在等候自己沉降的时刻(再去人类走一遭),zarathustra自己与自己对话,谈论自己。狂妄的人类自诩知晓善恶,而Zarathustra则去惊醒他们的睡意。“关于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尚无人知晓——除了创造者。”【328】“我认为,一切发生演变都是诸神的舞蹈,是诸神的恶作剧,世界解脱了羁绊,被放开,飞回到自身。”【330】人是通向overman的桥梁;好人从来不说真理,而“一切知识都长在坏良心的旁边。”【334】;一切皆流;需要新的贵族,“需要许多高贵的人,有许多高贵的人,这样就有了贵族!或如我曾经在这一比喻中所言:‘有诸神。但没有上帝,这才是神道(as I once spoke in parables: “Precisely that is godliness, that there are gods but no God!”)!’”【338】贵族即“未来的创造者,育种者和播种者。”【338】而 “厌世者!你们甚至从未离弃大地啊!我发觉你们一直贪恋大地,爱恋着自己在大地上的疲倦!”【342】而现在是小贩们统治的时代。【347】

动物们守护着陷入昏迷的Zarathustra,醒来后,动物呼唤着永恒复归:“万物离去,万物复归;存在之轮永恒运转。万物亡逝,万物复生,存在之年永远奔走。万物破碎,万物新合;存在的同一屋宇永远自我构建。万物分离,万物复聚,存在之环永远保持自我(Everything goes, everything comes back; the wheel of being rolls eternally. Everything dies, everything blossoms again, the year of being runs eternally. Everything breaks, everything is joined anew; the same house of being builds itself eternally. Everything parts, everything greets itself again; the ring of being remains loyal to itself eternally. In every Instant being begins; around every Here rolls the ball There. The middle is everywhere. Crooked is the path of eternity)。”【359】但这里Zarathustra也奇怪地表现了厌恶人类症。“最伟大的也太渺小!——这是我对人类的厌恶!最渺小的也要永恒轮回! 这是我对一切存在的厌恶!”【362】动物们说Zarathustra是永恒轮回的教师(the teacher of the eternal recurrence)。“我复返,与这个太阳、这大地,与这只鹰和这条蛇一道回来。但不是进入一种新的生命或更美好的生命,或相似的生命:我永远回到这同样的和同一个生活,无论是最伟大之处还是最渺小之处,我将重新教授万物永远轮回的教诲——我将重说人间和人类那伟大正午的话语,将再次给人类宣讲超人。我说着我的言语,我也因这言语而粉碎:我永恒的宿命如是希望,我作为宣告者而沉落(I will return, with this sun, with this earth, with this eagle, with this snake – not to a new life or a better life or a similar life: – I will return to this same and selfsame life, in what is greatest as well as in what is smallest, to once again teach the eternal recurrence of all things)!”【364】

 

卷4

扎拉图斯特拉已经满头白发。在山上制造蜂蜜祭品,其实是希求钓饵。“尤其这人类的世界,人类的海——我向它甩出金色的钓竿,并说:请张开吧,你,人类的深渊!”【389】Zarathustra听到困境中呼救的声音,而影子则启示最大的恶即同情。而呼喊的人则是“更高的人(the higher man)”。【394】Zarathustra出去寻找和帮助。

先碰到的是两个国王,国王们“宁可与隐士和牧羊人为伴,也不愿生活在我们那些金玉其外、虚伪娇饰、过度化装的群氓之中尽管他们自称为‘良好的社会’。”【399】又碰到精神的良知者;魔法师或精神的忏悔者,自认自己的一切谎言已经破碎;因为上帝已死而逊位的教皇,“我现在逊位了,没有主人了,但并不自由,→刻也不快活,除了在回忆之中。”【421】他说上帝死于同情;最丑陋的人,即“杀死上帝的凶手。”【428】自愿的乞丐,他宣称了群氓的时代,“今天,一切卑贱者都在反叛,并且羞怯,带有他们那类人才有的傲慢:群氓一类的人。你也知道,一个邪恶、漫长而悠缓的时代,即群氓和奴隶大反叛的时代已经到来:它在强化,强化!”【437】Zarathustra将他们都迎入自己的洞穴。

Zarathustra跑开去一个人孤独,回到洞穴中欢迎这些客人。客人说,“他们将重新学会希望——要么,他们向你学习大希望,哦,扎拉图斯特拉!”【456】但Zarathustra说自己并非等候他们,而是等候更高的人。在上帝面前人都一样,可是“现在上帝已死!你们,更高的人们啊,上帝乃是你们最大的危险。自从他躺进坟墓,你们才得以复活。现在,伟大的正午到来了,更高的人们成了主宰!”【463】“上帝死了:我们现在希望——超人活着(God died: now we want —the overman to live)。”【464】

科学由古老的恐惧变来的宗教。…Zarathustra发现那些人又虔诚了,他们在崇拜Zarathustra的驴子。“真的!所有这些更高的人啊,两个国王,逊位的罗马教皇,邪恶的魔法师、自愿的乞丐、漫游者和影子、年老的卜卦者、精神的良知者和最丑陋的人:他们全像孩子和虔诚的老妪一样跪下,正在对驴子膜拜哩。”【499】老教皇承认“这是廉价的替代。”【503】精神的良知者说这是表演但让良知感到舒服。…Zarathustra意识到他们的变化和康复。清晨,Zarathustra说,“好啊!这些更高的人还在睡眠,我已醒来:他们不是我真正的伙伴!我在此山等待的不是他们。”【519】狮子出现在他身边,Zarathustra说,“我的孩子们临近了, 我的孩子们。”【520】“那好吧!狮子来了,我的孩子们临近了,扎拉图斯特拉变成熟了,我的时刻来了:这是我的早晨,我的白昼开始了:升起吧,升起吧,你,伟大的正午!”【521-2】似乎又下山去了。

江绪林 2013年9月13日星期五
54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扎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更多书评

推荐扎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