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小枫《现代性社会理论绪论》读后

苦茶
2013-09-12 看过
在从浪漫主义哲学走向神学后,刘小枫选择到巴塞尔去攻读神学博士学位,九三年学成归国,到香港中文大学任教。在基督教研究中心组织编译西方基督教论著,人们本以为他会沿着神学研究的路径,继续纵深研究。但是,三年后刘小枫抛出了一部社会理论研究《现代性理论绪论》,这让很多人吃惊不已,以为他又转行了。但是,仔细阅读过此书的人,就会发现他的问题意识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改变。一如十年前写作《诗化哲学》,他的眼睛还在紧盯着西方现代思想与中国的关系问题。

本书分为六章,除了首章问题意识意外,次章现代性意识的积累,其实也属于本书的绪论部分。这两部分梳理了西方现代性的代表著作,并将其与中国语境加以对比。对此,我想刘小枫虽然在关注西方现代性的讨论,但是他的落脚点却在如何反思中国现代性问题。因此,他用两章的篇幅梳理西方现代性问题的由来和论述,希望从中能够获得某种启示。但是,在我看来这不过是对于西方现代性社会理论的综述,虽然讲得足够全面,也点到了他所关注的特洛尔奇,但是现代性问题并非仅仅是某些研究,而是切实的现实存在。

在《诗化哲学》和《拯救与逍遥》中,刘小枫其实已经开始了对于现代性问题的反思,但是我们知道他是借助于浪漫主义哲学与神学对于现代性的批判,而他并没有真正触及现代性问题的核心所在。这次他在神学研究之后,转向现代性社会理论的探讨,与其说是学术转向,不如说是补课——如果不了解现代性社会理论,只是关注现代性的批判,其力度总是值得怀疑的。

对于社会理论,刘小枫其实早就有关注,比如他很早就关注了舍勒、曼海姆等人的研究,但是他并没有将其作为现代性的社会理论加以关照,而是将其作为研究的方法论来使用。因此,在这部书中也有体现,他选择了知识社会学的分析方法,将现代性社会理论分为左中右和用时代进行划分。这种划分的方法,就得益于他对于知识社会学的研读。当然,他这种划分并非没有问题,比如将贝克的风险社会独立于左右理论之外,就不免划分过当。当然,我们还是应该关注于他对革命论理、自由伦理的分析,在那里我们可以看得出他是如何将神学批判融入到对于现代性社会世俗化倾向的分析中。

在刘小枫看来现代性社会其实就是传统社会的世俗化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了一系列的心理和社会的转变。现代性社会理论其实就是对于这些社会现象的理性分析,这不同于传统的道德知识,而是现代性的社会知识。换句话说,他在试图用社会知识理论对于中西方发生的现代性转向进行客观地分析。在随后的四章中,他分别就个人与主义、审美主义、现代性与怨恨和宗教世俗化四个问题对于现代性展开分析。

这四个论题都非常庞大,最引起我关注的是审美主义和现代性与怨恨两个问题,因为前者与刘小枫的美学研究有关,后者则是涉及到对于文革的社会学分析,都别具特色,我们不妨分别加以讨论。

审美主义换个更加熟悉的词,其实就是指浪漫主义哲学,如果熟悉他的《诗化哲学》和《拯救与逍遥》的朋友,都会知道虽然刘小枫对于德国浪漫主义哲学和中国古典浪漫主义进行过论述,但是他并没有对中国现代的浪漫主义哲学进行过论述,在这里他补上了这一课。他从五四运动,抛弃旧文化,试图用审美代替宗教。宗教作为超越性批判资源,是社会精英指引社会的合法性来源。新文化运动造成了传统知识合法性的衰退,则必然需要提出现代性社会的替代方案,这就是蔡元培提出用美育代替德育的命题。

这一点,其实是蔡元培看到审美主义拥有超越性的知识功能,能够成为传统儒家指引的替代品。但是,我们有必然知道现代性是一个不断世俗化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并没有给超越性的知识留下太多的空间。刘小枫对于中国现代审美主义的分析,其实主要是在暗示审美主义并不能给现代性社会带来新的指引。这个结论其实早已在《拯救与逍遥》中透露出来了,在否定了中国传统浪漫主义哲学的时候,其实已经暗示了中国缺乏神学的超越维度,无法给现代性社会带来新的指引。这里无非老调重弹而已。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话题是关于现代性与怨恨,在这一章中刘小枫首先引出现代性中关于自由民主的假设,而这造成了现代性中对于超越价值的否定和嫉恨。他用舍勒关于现代性社会中,人们对于资产阶级混入贵族阶层,遭到后者的嘲讽,从而引发怨恨与革命情绪。这种分析对于大陆学人来说,真是闻所未闻。不过,他在引出上述观点后,就立刻转向文革中群众与领导之间的关系问题。在建国后,新中国一直以现代性的观念来作为教育内容,但是在现实中却因为管理需要,不断形成官僚体制,这造成了群众在观念与认知上的冲突。人们必须要学习平等的民主观念,但是却看到领导在官僚机构中的特权,这必然形成怨恨的积累。在文革中,造反派对于政治权力的反叛,很大程度上是来源于这种现代性平等民主的教育。换句话说,正是因为现代性的理念与政治社会的现实,必然会出现相互冲突的可能。

刘小枫对于文革问题的分析,很大程度上冲破了文革是传统政治文化的复兴的观念。直至今日人们看待文革仍将其作为传统黑暗政治的证明,却没有思考过建国十七年的现代性教育对于文革的爆发起了怎样的作用。也许,我们可以继续追随刘小枫对于文革的突破,再进一步反思现代性观念对于政治社会的影响。

这本书非常重要,但是我却一直很不愿意重新翻起。其中大量的社会学术语和学者名字,都对于一个初学者产生了毁灭性的打击。一个人怎么能够写出这样一部现代性社会理论梳理的著作呢?他怎么能够读懂我们今天读起来依旧费劲的著作呢?这种恐慌的心理,让我很难翻开这部作品。

今年五月份由于刘小枫在凤凰读书会一篇讲辞,引发了网络广泛的热议。讨论中涉及到了关于文革方面的讨论,为此我又重新翻阅了这部书的相关章节,发现自己可以读懂,并能够从中获得更多的启示。另外,前日有友人劝我将此书重读,并撰写自己的看法,我想不能让朋友失望,所以才有了本文。希望他不会失望!
11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现代性社会理论绪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现代性社会理论绪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