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嫌弃的茶碗

季蒹葭
2013-09-10 看过
痴人之爱的《千只鹤》,有谷崎润一郎《春琴抄》的一脉自虐,文子爱菊治却又规避,都在无知无觉的爱。全是距离的爱情,将她和他推离,那个所渴望的梦。无疾而终的《波千鸟》,如电影《我是城堡之王》的charles投水无力的忧伤。 文子反转成为卑微版的thomas,卑微中她自得于卑微, 高贵中她陶然于高贵。她所做的,只是想菊治拥有更好的“茶碗”,于是菊治便安然走进入婚姻的坟墓。

文子,如琉璃般纤细,可是心有不洁的斑点。母亲太田夫人,也自负道德的罪孽。如此相似的一对母女,本名物的选择却是同一个茶碗。太田夫人能够天真又卑微的为爱而活,可是文子却亲手打碎自己的爱情。她,亦如左乳有痣的近子,也是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即使茶碗如人,但子曾经说过“君子不器”。也许,爱情都是伪君子。

太田夫人与菊治,他们都珍藏着秘密爱着,好似这份爱情会留有后代,这样他们能够继承着那份爱,而他们未成熟的爱情会在后代中再次成熟。所以太田夫人的爱能从一个父亲转情于他的儿子,菊治的爱可从一个母亲移心在她的女儿。

世上的事,我们总是知道应该如何,却还要如此。也许爱下去,只会让文子痛苦,但是抛弃它也很痛苦。既然怎么做都是痛苦,文子宁可选择想念它而痛苦。看着她在书信中常写给菊治的那一句话——“请你和雪子,结婚。”文子这样的选择,只是想让自己喜欢的人能得到幸福。希望他能和一个比自己好的人结婚生孩子生活下去,仅仅如此而已。于是文子拿放逐的苦行换他一生幸福。可叹,这样的女子,只是在一个人的选择,她已经不会允许再有茶室的对话了。

雪子小姐与文子小姐,对于菊治而言,一个只是装进眼睛的一瞥,一个却是打在胸口的一拳。有的爱,烙在他的视网膜里,却烙在她心之深处。但是菊治已经没打算再细究这一些了。因为对于情,他一直都在默许接受的。即使菊治很清楚,文子是以怎样的心情去旅行的。我们和菊治,也应该知道,有的东西今天可以暂时逃开,但是明天或者后天,总会想起来,逃也逃不掉。文子背负着这份沉重根本解决不了什么。还有,做出这种事谁也不会变得幸福。

文子悄悄将枯萎的爱情,放入封封的书信,我们能在读到她心中的喜悦与伤悲。但这也如那一地的茶碗碎片,还有一堆的焚信灰烬,最后什么都不会剩下。只有曾经存在过。

菊治与雪子的关于茶碗命运的对话。其实每个人都是一只茶碗。只有在懂的人手里,才能作为茶碗的名义继续存在,而不是作为废品或者他者的低用。当你看到它,你也会很庆幸它得到了好的归宿。可是有的人没有能力或者拒绝去面对那个人。所以说啊,归宿这种东西,若是自己都不愿意给,谁都给不了。

孤鹤不得眠,怨怨终年事,未抵熏炉一夕间。文子现在在哪里?我继续看着书闭上眼睛,如今她真的在什么地方?而我们只在心的不知处,不停地在心里呼唤文子的名字。我想,文子是爱过菊治父亲的吧。
 
79 有用
6 没用
千只鹤 千只鹤 8.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千只鹤的更多书评

推荐千只鹤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