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勇于追求的女子

啾子
2013-09-09 17:31:21 看过
  读矛盾的《幻灭》,不谈什么阶级以及革命,我单纯被里面的静女士吸引住了,因为这个敏感的人儿,很能引起我心底的共鸣。
  静女士很单纯,一直生活于静美之中,自小娇生惯养,不像慧女士一样,只身在外漂泊,见惯人间丑恶。静对于革命,对于爱,对于性,有着十分美好的幻想,那种幻想没有任何瑕疵,没有一点后退的余地,这也就使他在发现抱素的欺骗,革命的虚伪后,理想一下子就幻灭了,她选择离开而不是找抱素对峙理论,她没有一直坚定地走下去,或者试图去改变身边的人和事,她开始怀疑和否定自己,这也就是他软弱的地方。但静又是极其容易受身边的美好表象所感染,比如说,在生病时,黄医生那慷慨激昂的爱国言论,能够渐渐让静由一个受伤的悲观主义者,变成一个爱国主义者,包括她参加妇女运动,也是她的那群革命朋友的建议以及鼓吹怂恿的。静是软弱的,但我觉得,她也是在不断感受生活,不断调整着生活步伐的,她还是一个积极向上的人。即使是悲观,也是一时的。如果不是这样,她也不会在决定要不要参加妇女运动时,让新的希望掩盖住她旧的失望的叫嚣。
  “静女士怯弱、温婉、多愁而且没有注意。”,果敢的慧女士以及圆润大方的王女士都把她当做是妹妹看,静女士向她们坦言,自己很希望变成她们,这也可以看出,静女士对自己的弱点,还是有清楚的认知的,她自卑,但不自大,她在追求,也在反思。她飘忽不定,由刚开始想读书,到参加妇女运动,再到成为护士,我认为,这都是因为她即使没有坚定的步伐,却是很清楚自己的方向的,当发现自己所走的路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的,她就会停下脚步,换一个方向,这自然可看出她对于所谓的革命的不坚定性,沉湎于自己的幻想的小生活中,但我却是很欣赏静女士的做法的。人的一生都在探索与追求,被伤害,然后复原,由刚开始的害怕到再度尝试,懂得适时改变步伐,坚守自己的追求,而不是做出妥协去迎合,死死地去坚持,害怕前功尽弃,这不也是当今社会中,需要的品质吗?如果静女士是错的,就错在她只懂得逃避,却不知道逃避的实际方向,总要别人给自己拿主意,说她高傲也是没错的,但这种高傲,我比较喜欢。但,我们不能是因为新鲜感褪去了,才换方向的,要像静,有自己的思考。这么做固然会失望,但要相信,总有适合自己的路。静不就最后遇见了强连长了吗?
  强连长对于静是真正的爱的,他曾说“你是个神经质的人,寂寞烦闷的时候,会自杀的。”,为了静,他可以放弃自己所追求的,强烈的刺激。静爱的,也许就是这个小伙子的那种英雄气,也怜悯他与自己“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悲观下所追求的极致的刺激,而强对于静,也是这股子怜爱。可惜,在那么一个乱世之中,人终究不能完全按照自己的主张以及想法活着。静一直想为社会献身,即使他很需要强的爱,但不会让强无所事事地留在自己的身边,也许强在她身边久了,他会觉得强懦弱,不似从前,所谓”美好总不在风光中静止。“,她不愿强被人羞辱,她是爱强的。而我始终认为,恋爱,如果没有怜爱,很快就会破灭。
  静的尝试,静的希望与失望,静的多疑悲观,像极了我。在我失望的时候,我也是很喜欢自然地黑化别人,黑化世界(强连长),来达到内心的平衡的。而当然,很多时候,尽管时间错位了,我还是很容易被别人感动,改变想法,我始终宁愿自己的心向着美好,不断尝试,不断改变,只要心里有目标,坚定不移,就好。何必在意,自己走错了多少的路呢?
  小说的题注为《离骚》的“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我觉得,矛盾要在这篇小说中要表达的,无关革命的话,就是这个意思。
  
  
  
小说摘要:
确不是寂寞,而是空虚的悲哀,正像小孩子在既得到所要的物件以后,便发现了“原来不过如此”,转又觉得无聊了。人类本是奇怪的动物。“希望”时时刺激他向前,但当“希望”转成了“事实”而且过去以后,也就觉得平淡无奇;特别是那些快乐的希望,总不叫人满意,承认是恰如预期的。
人们都是命运的玩具,谁能逃避命运的拨弄?谁敢说今天依你自己安排定的计划,不会在明天命运的毒手轻轻地一下子就全部推翻了呢?
每一次希望,结果只是失望;每一次美丽的憧憬,本身就是丑恶;可怜的人儿啊,你多用一番努力,多做一番你所谓的奋斗,结果只加多你的痛苦失败的记录。但没有了希望,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呢?人之所以异于禽兽,就因为人知道希望。既有希望,就免不了有失望。失望不算痛苦,无目的无希望而生活着,才是痛苦呀!

  
  
8 有用
0 没用
虹・幻灭 虹・幻灭 7.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虹・幻灭的更多书评

推荐虹・幻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