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中的英伦记忆

Glen
2013-09-08 看过
作为一名旅行爱好者,我是向来不喜欢读游记的。景色写得再好,也比不上自己眼里看到的,背景知识再多,我自己也会事先做好功课,至于攻略,一本LP足矣,何况随性散漫、不期然的相遇,本就是旅行乐趣中极重要的一部分。
      所以当一位美国朋友郑重其事地向我推荐这本布莱森所写的Notes from a Small Island时,我起初并不以为意。不料,翻开第一页就深感於我心有戚戚焉。布莱森这样写道:“但凡在英国久居,便会有几道希奇古怪的信条,让你默默地、渐渐地领会。有一条是讲,想当年,英国的夏天要比现在更长,阳光也更明媚。还有一条,英格兰足球队若是碰上挪威队,大抵翻不了船。第三条,英国是个大地盘。最后这句,一不留神就会成为最棘手的一条。”哈,这最后一句立刻让我想起英国的一位朋友。他想来中国旅行,问我从昆明到丽江有多远。我脱口而出“不远,做大巴车大概4-6小时吧”。当时还是MSN聊天,那边沉默了半天,回了一句:“看来在中国,我得转换一下距离的scale了。”那是当然!想我一个人背包跑到英国本土最北端的John O’Groat,面朝北大西洋,阴风恻恻,见到好些或骑车或徒步专程前来的背包客,在界碑前留影好不兴奋,我盘算的却是:从伦敦到此处不过八九百英里,还比不上从北京到上海的距离呢。哼!
      扯远了,回来说布莱森。这位仁兄显然很碎嘴,旅行一路的所见所闻,全都要絮絮叨叨地发通议论,一副友邦莫名惊诧的模样。这位老兄也很嘴欠,议论经常刻薄得紧,明明客居英国多年,还是要把主人家的日常生活寻常举动悉数调侃一番(我记得很清楚,有一个段落说英国餐厅里提供的袋状沙拉酱总是装得太满,撕开的时候经常会溅的一身都是。读到这段时,我正在撕开一袋沙拉酱,噗的一声,手指上像落了一堆鸟粪)。曾经的日不落帝国本已荣光不再,经过这么一番折腾戏弄,不是显得更加不堪,反倒是让人重新打量起它的传统之坚韧、文化之多元(在如此 “小”的岛上)、人民之丰富而有趣(可谓绅士与流氓起飞!)
      突然想起来,在苏格兰高地旅行时,我之所以舍弃了哈利波特飞过的Glenfinnan铁路桥,而一路北上跑到John O’Groat,正是因为布莱森在书里的描述:在荒原上散布着零星的房子,海风劲吹,涛声依旧,穿戴整齐的妇女们相约乘坐火车南下,到高地的首府城市Inverness购物……
      还有伦敦东区的码头区。布莱森描述了上个世纪80年代那段著名的报社工人运动时的场景,当年排字工工会等传统势力强力对抗媒体行业的变革,引发持续罢工。但是时代大潮,浩浩荡荡,工会的抗议失败,工会的力量一蹶不振。顺着布莱森的描述,我去了原来抗议的街区游走追昔,当时正赶上默多克旗下的《世界新闻报》丑闻爆发,看看新闻大厦人进人出,都是一副严肃忧愁的模样。相邻的一座教堂里,可巧,正在举办一个纪念当年罢工的展览,观众寥寥,多是一些上了年纪的前工运分子和如今的左派社团成员。看看展览的内容,很有趣,有当年工人如何团结一心抗击强权,也有高头大马的警察如何镇压群众,最后工人们又是如何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地走向妥协。很好奇,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读过布莱森。
      其实我想说的是,我并不排斥所有的游记。事实上,在旅行之前,我总会搜罗一些与目的地的历史、人文、社会风情有关的书籍阅读,它们使旅行有了丰富的肌理和内在的质感,旅行于是便有了更生动而深刻的情境代入感,旅行者也就变成了时空的旅行者。
      布莱森的这本游记——也包括后来我找来的他的其他游记——正有此功效,也让我更细致而有趣味地打量了那些在英国生活的日子。最后要说的是,布莱森的语言很有特色,琐碎但不罗嗦,谑而不虐,感染力很强,以至于影响到了那段时间里我写字时的文风,比如这篇:http://www.dfdaily.com/html/51/2011/7/22/634562.shtml
0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小不列颠”札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小不列颠”札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