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博物学

斯弥
2013-09-04 看过
我从海淀图书馆借了一本《发现之旅》回来,没花多少时间就看完了。顺手把一些植物名记下,从网上搜了图片后,存在自己的植物图片库里。
多年以来,我都是用这种笨拙的方式在认识植物。把听说的、看到的每一种植物图片都存在一个巨大的文件夹中。渐渐地,那个文件夹里有了几千张图片。而我对科属也有了一个模糊的概念。于是又建了一个文件夹,把它们按科分。
在我只认识几百种植物的时候,我很愿意帮别人鉴定,遇到植物能斩钉截铁地说出它的名字,尽管现在回头看看谬误颇多。而现在,我会去翻《中国植物志》,越看越搞不清,于是,“我只知道自己一无所知”。
更早的时候,我每一次知道一种童年常见植物的名字都欣喜万分。紫云英、紫花地丁、半边莲、空心莲子草、乌蔹莓、萱草、泽漆、蓬虆、紫堇……每一个名字都那么好听,更重要的是,它们通向一个更广阔的世界。在知道植物正式的中文名之前,我只知道它的宜兴土话名字。知道方言中的名字,并非没有意义,它对了解某地风俗是个很有意思的切入点。只是,它往往局限在某一块极小的地方,你能跟当地人交流,谈论某种植物,却无法与更多人讨论,因为他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巴别塔就建不成了。
在那些欧洲的探险家发现澳洲大陆之前,它就存在着,那些袋鼠、树袋熊,也都在没有正式名字的状态下生活得活蹦乱跳。只是,无法把它们介绍给全世界的人认识。
所以,我无比膜拜林奈大人。他朝着混乱的世界吹了一口仙气,万事万物瞬间归位,一切变得井井有条。而在他的二名法出现之前,植物学上用冗长的描述性拉丁文句子来作为植物的学名,大家各自为政,真是“贵圈真乱”。
到如今,没有被命名的植物少之又少,一个博物爱好者可能穷尽一生都无法命名一个新的种,如果以此来衡量,那么博物就没什么搞头了。但是,博物的乐趣不在于你为世界提供了什么,而在于你从博物那个大池子里舀了多少水到自己的小罐子里。以我个人浅见,我们对自然的认识愈是深入细致,自然展现给我们看的愈是丰富多彩。自然宏大而精微的美,不含功利,没有目的,只是出于本来。
植物学很适合不需要太多人际关系的人。喜欢植物的人独自深入密林的时候,并不会感到孤独,因为一草一木都是朋友,了解它们的习性,观察一朵花的形状,这些事情并不枯燥,而是充满乐趣。也只有在沉默的时候,才是能听到更多的声音。
除了走遍山川,博物爱好者还可以独自踏上另一条发现之旅——从书页开始,在文字中一点点追上十七世纪的博物学家,以一个隐形人的样子登上航船,越过海洋,去牙买加尝一尝可可,在世界认识它之前。
177 有用
4 没用
发现之旅 发现之旅 9.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2条

查看更多回应(32)

发现之旅的更多书评

推荐发现之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