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斯微:献给那个曾经为爱痴狂的自己

惘然
2013-09-03 看过
项斯微的新书《浪掷少女》是她曾经作品的集合,“写于16岁到26岁”,关于爱情,关于校园,是对她曾经少女岁月的一个总结。她说之后就将告别校园小说了。
所以在那个午后,她在家一本一本翻看曾经发表过自己文章的杂志,为这本新书找内容。外面的阳光射进来,仿佛都镀了一层金边,仿佛,连她的眼睛都变得明亮璀璨,但又渐渐迷醉起来……

“你得罪我没有关系,我晚上就把你写到书里去”

《浪掷少女》这个名字来自项斯微一篇很受欢迎的小说《被我浪掷的你》。“本想直接用这个小说名,但又想和上本书《男友告急》一样用四个字”,便改成《浪掷少女》。改完就后悔了,“因为有点限制了读者群。”
这些小说曾发表在《中外少年》《岛》《最小说》上,原稿保存在项斯微的笔记本电脑里,“但打开电脑发现坏了,找不到了”。她只能用一个下午的时间把杂志重新翻看一遍,“看得很开心,仿佛又回到那个曾经为爱痴狂的自己。”当然也会发现很多幼稚的作品,“虽然也很受欢迎的,但太幼稚就没有收进。”
《浪掷少女》共分为三个部分:被我浪掷的你/那个傻瓜爱过你/八个。她自己最喜欢第二部分,“因为有很多都是真实的故事”。来自她的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所有涉及的情侣只有一对还在一起,但最近也出现了一点问题……第一部分都是我编的,所以都有好结局。”
书出来后,她给有些朋友寄了一本,在扉页上写:“感谢你为我的人生提供了很好的素材。”“我想朋友收到了也并不是很开心。 我还写:‘希望给我提供更多的素材。’朋友们就更不开心了。”当然也有很白目的朋友,自费购买了20本送给了老公公司的同事……此举令项斯微很是担忧。
“我一直都不会起名字,最讨厌起名字和起标题了。标题都是自己最后很勉强起出来的。”至于小说中人物的名字,看第三部分的就知道,很多真的就是现实生活中项斯微朋友的名字。她有一个好朋友叫梅雪赞,因为名字太赞了,所以一度被项斯微直接拿来用,“结果有次在报纸上被她东北的表妹看到了,她斥责了我。于是,后来她就只能叫瓜瓜了”。
项斯微开玩笑说:“这样是为了警告朋友不要得罪我,要对我好……你默默得罪我没有关系,我晚上就把你写到书里去,不会给你好结局的。”虽然,好像也并没起到任何威慑作用。

“因为贫富差距而走上写作之路,就像菲茨杰拉德”

说起第一次发表文章,要追溯到项斯微初一。那时她14岁,“我们学校是外语学校,家里有钱的,就可以暑假去美国,我很多朋友都去了。但我家没有钱。那时候我做梦都想去美国。”梦里面,她踏出中国的国土就是美国了……醒来,她愤愤不平有感而发,写了一篇关于去美国的文章,投给《成都晚报》。
隔了一段时间,在她都把这件事忘掉时,某天并不喜欢她的班主任突然问她是不是在报纸上发表了一篇作文。天真的她说,大概是同名同姓吧。“错过了跟班主任示好的唯一的机会”。
好在爸爸买了那期报纸。项斯微看着自己的文章变成铅字默默想:原来发表文章这么容易啊!那一定要坚持写下去。“所以,我是因为贫富差距而走上写作之路的,就像……菲茨杰拉德一样!”
只是,她到现在依然没有去过美国。“我觉得我有天看到自由女神像一定会落泪的。当年真的好想去美国哦,不亚于《中国合伙人》里的黄晓明!”以及,“至今这篇处女作的稿费我都没有收到”。
再后来,她和很多少男少女一样,开始写自己的爱情,从中学到大学。比如“我有段时间很喜欢一个男生。当时我们大学住校,宿舍在校外,骑自行车要20分钟。”有次那个男生在快下课的时候发短信问她:“可以骑车载你去寝室,要不要来接你?”“当时我其实已经逃课在宿舍了,赶紧起床,那时候那么穷,但我还是立即打了个车到教室门口,然后发短信对他说:‘你来接我吧’。”
“我的人生中从没有向人表白,只表白过一次,还是在梅雪赞的推波助澜下。”那个男生是从中文系转去别系的。项斯微表白后,他对她说:“你对我来说,就像中文系对我来说一样。你说我喜欢中文系吗?喜欢的。那为什么我转系了呢?”“他以反问回答了我。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所以项斯微得出结论:“人生是不需要表白的,如果人家喜欢你,一定会来接近你。”
《有一种烦恼是莫名奇妙的》是项斯微第一篇很多年后还能被人记得的小说。写的也是她曾经喜欢了六年的男生——“听说他现在在成都的一个商场里和女朋友一起卖衣服”。一直是暗恋,直到对方转学了,她没有他的地址,还逼着他好朋友跟自己去邮局填单子,给他寄了生日礼物。当时的项斯微就决定“多年后要出一本书,扉页上写‘献给J’,很高兴我现在做到了。”
爸爸还特地问了她:“J是谁。”,她回答,J是现男友。“很高兴现在的男友首字母也是J……更高兴的是,我男友并不阅读。”

“我每天写了稿后,就再也不想提笔写小说了”

《浪掷少女》除了收入项斯微的小说,还收入了一些她的玉照。“因为我觉得文章都是旧的文章,总要给读者来点新东西吧。但我又特别懒,写完后记后都不想动笔了。就决定放些照片让读者高兴高兴。”
照片都是特意让妈妈从成都找来寄到上海的,“爸爸很激动,找了很多,说每张都很乖。结果我拿到手,傻眼了……有些我自己看了都不好意思。”有些照片,大概只能用来参加豆瓣最近非常红的活动“一张不堪回首的童年照片”。比如收在书中学生时代牙套照,“我自己看了都觉得中学时代那些男生不喜欢我真的是耳聪目明眼神敞亮啊。”后来妈妈告诉她是故意这样打扮自己的女儿,为了不让她早恋,“她成功了!她女儿一直在单相思……她这计谋太毒了。”
但放照片也有收获。因为放了一张和爸爸的照片,爸爸非常开心,“我这才知道我爸也很在意放照片这件事,还表示这张照片中的自己太小了。”并决定为此动用私房钱给项斯微买个LV包。
“但我目前不想要LV了,想要一台电脑。”项斯微把自己最近几年不勤奋写作归结为电脑不好。“我一直想省钱,不想买一个电脑专门写稿。”于是先给自己的EPC在淘宝上花两百元换了个电池,“换完发现不是电池的问题”。之后又买了iPad和键盘,“但发现自己并不喜欢在iPad上写稿,只想在上面看片。”所以希望拿到《浪掷少女》的稿费给自己买个苹果电脑,“但又听说苹果系统不好用……很烦恼。”
在项斯微的理想中,她的写作状态并不是现在这样白天做娱乐记者写稿,晚上回家当作家写作。“这有很大的冲突,我写了稿后,就再也不想提笔写小说了。所以我要给天下年轻的写作者一个忠告:真热爱一个东西就不要把它变成你的日常生活。”
“我理想的写作状态就是富二代的写作状态。冬天就飞到澳洲,在大海边写作。夏天的时候……因为没有怎么出国过,算不出来了……就飞到欧洲吧,在巴黎写作。樱花和红叶的季节,就飞到日本写作……”
她还特别想写玄幻故事,但总是只写了一个开头,“唉,需要大量的时间,大量的金钱……为什么需要金钱?因为要不上班啊,所以就要大量的金钱!”


关于《浪掷少女》的快问快答——

Q:书中自己最喜欢哪一篇?
A:《慢慢陪你变老已是不可能的事》。这是一篇命题作文,那年根据《最小说》的要求写关于女巫的小说。灵感来自荒木经惟和他太太的故事,很感人,就想写一个长久的爱情。而且这篇故事里还有猫。

Q:有什么情节是总会在小说中反复出现?
A:最喜欢让我的女主角洗刘海,因为洗刘海是一件非常方便的事情,就想分享给大家。特别是那些留长发,又不想洗头的女人。有次在成都坐公车听到一个女的跟另一个女人说洗刘海,我很激动,觉得找到了知己,差点走上前去跟她们搭讪……

Q:这本书有什么你觉得遗憾的地方吗?
A:我不知道为什么把我简介的头像换成了妙丽(项斯微家的猫之一)。而且这张图还是经过我的同意的,还是我截给他们的。我忘了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事了,可能他们催的很急,我就随便发了一张照片过去……

Q:写作上有什么目标么?
A:我的目标是JK·罗琳,因为可以把写作代表作的时间拖延到40多岁。而我现在还是没有写出一本、我遇到喜欢的男神——比如黄磊老师——可以毫不羞愧送给他们的书。

Q:目前的写作计划是?
A:在写一个长篇,写了一万多字。因为我没有买到一个好电脑,这个写作就被搁置了……
2 有用
0 没用
浪掷少女 浪掷少女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浪掷少女的更多书评

推荐浪掷少女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