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将死》:无法获胜的斗士

已注销人士暗蓝
2013-08-24 看过
《人之将死》记录的是克里斯托弗•希钦斯一生中最后的一段时光。不同于《相约星期二》中老莫里的坦然,也不同于太宰治在《人间失格》中的凄美,希钦斯在这段时光中依旧充满着斗志。只不过这一次,他的对手——死亡——是无法战胜的。

希钦斯一生都是个斗士。号称是当代最狷狂的作家的他,从他为《名利场杂志》撰写专栏开始,“天使”与“魔鬼”的评价便始终伴随着他的创作生涯。而这一切在2007年他出版了“新无神论运动”扛鼎之作《神不伟大:宗教如何毒害一切》达到了顶峰。围绕他的争议很多,但希钦斯始终是个“可敬的对手”。以至于在2010年他被确诊为癌症后,就连他的对手——最虔诚的教徒也乐意为他祈祷,尽管这样的祝福对他而言是多余的。

蒙田说,宗教是对生命的轻蔑。但对于对待宗教都十分轻蔑的希钦斯而言,生命却是件很严肃的事。当癌症来袭时,他并没有做好准备,这使得他觉得自己好像是 “没有准备好的决赛选手”,因为他的不屈和倔强,他的生命有了更深刻的意义。他并不恐惧死亡,只是这个时刻太突然,“忽然来不及”。

这部《人之将死》,原标题是《mortality》。其实总觉得这样的翻译是不妥的,因为在我的印象里“人之将死”是一个条件性的命题,探讨的是某个特定的时刻。而mortality——直译是“必死性”——显然是个确定的结论了。

在加缪的《希绪弗斯神话》里,开篇便将“自杀”定位成“唯一值得思考的哲学问题”。人类对死亡的感知程度是独特的,而“自杀”而是独一无二的人类行为,因为它论证的是生命的“不可能性”,直接将矛头指向了存在的意义。

mortality——命运总是要走向尽头的。那么数十年的旅程又还有怎样的意义呢?

希钦斯是一生的斗士。然而作为一个无神论者,却并不意味着他是个没有信仰的人。他信仰的是生命,他崇拜的是自己。他认为宗教的荒谬在于承认轮回,这无疑是在为碌碌无为,甚至是罪恶开脱——谁又能说,“碌碌无为”不是一种罪恶呢?

生命总有终结,这却并不意味着“希钦斯们”的信仰总会被穷尽。在生命面前没有赢家,但旷日持久的狷狂,却可以成就永恒的崇拜。

毕竟,有信仰的人,才会有面对死亡的从容和坦然,而非徒劳的恐惧。
3 有用
0 没用
人之将死 人之将死 7.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人之将死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之将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