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惯性》内容梗概

Crusader_ZYN
2013-08-17 看过

《历史的惯性》一书用260页的篇幅,详略有当的叙述了2013——2023,10年间世界格局将会发生的变化,并且以中国外交战略为出发点,描述了中国外交将会面临的挑战及其应该采取的应对策略。作为一个在国际关系学界专注预测几十年的学者,这次《历史的惯性》一书依然体现了阎老师的一贯风格:严格的预测描述(大部分预测都以10年为界,而且都以精确的百分比描述,不同于传统的国际关系预测的“短期内”,“大幅度”,“谨慎乐观”这些话语);简练清晰的推理逻辑(这一点可以从附录中作者所列出的几种预测方法中可以体现出来)。下文将会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主要概要式的介绍作者本书的主要观点,已给读者有一个大致的框架;第二部分主要是一些个人不成熟的看法。
一. 本书的框架及主要内容
本书作者在前言中提出了其预测的基础:“历史的发展具有一定的惯性,在人没有创造出强于历史惯性的力量之前,历史将沿着既有的轨道发展,这就是为什么当一个帝国或超级大国衰落后,其衰落时间都在百年之上,很少有在半个世纪就重振雄风的现象……依据历史惯性进行预测并不意味着否定人对历史进程的影响,国际格局是随着大国综合实力的变化而变化的,而大国综合实力的基础是国家的政治实力,而政治实力的核心是领导者实施改革的能力。”(前言XIII)
第一章:国力较量:2023年的中国与美国。作者首先认为,中美综合国力将会达到同一等级,世界将形成两个超级大国的格局,而非多极化的格局。这里作者从中国拥有巨大的改革潜力和美国缺乏改革领导人来推出这一结论。其次,中美将会在经济文化领域合作,政治军事领域冲突。
笔者认为本章很有价值的一点是作者说明了相互依赖与经济全球化的区别。经济全球化具有双边经济相互依赖所不具备的功能,即为强国创造了在全球范围内获取海外市场和自然资源的便利条件,而两国之间的相互依附并不能成为它们获取其他国家市场和自然资源的便利条件。(P.34)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一战前法德相互的经济依赖并没有阻止战争的爆发,因为相互依赖并不解决资源获取的问题。这也解释为什么今天中美的竞争为什么不会有大战爆发,不只是因为相互依赖,更重要的是全球化,贸易取代战争成为获取海外利益的最佳方式。同样这也是中国可以和平崛起的根本原因。
第二章:权力转移:2023年的东亚主导权。作者在本章着重论述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世界中心的转移。作者认为成为世界中心需要两个条件,首先该地区必须包括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国家;其次还应是国际矛盾最为集中的地区。(P.49)自工业革命至“二战”,世界中心一直是欧洲,但是随着欧洲的衰落和中国在东亚力量的崛起,力量中心已经开始东移。加上美国战略收缩“重返亚太”,战略矛盾也集中在东亚,因为作者世界中心将会转移至东亚。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国际体系的转型。作者认为国际体系转型取决于三个因素:行为体、国际力量格局(单极、两极、多极)和国际规范。现如今,中国崛起只是改变了力量格局,如果国际体系要转型中国还需要提供新型的领导,改变国际规范。
本章作者还论述了东亚的热点问题比如朝鲜问题以及南海问题,这里不再赘述。只说几个笔者认为比较有意思的观点:(1)中国崛起中评价中国实力地位重要的是GDP而不是人均GDP;(2)2023年,朝鲜与韩国的关系将好于现在,因为韩国为了减少朝鲜对他的安全威胁,必须面对朝鲜拥有核武器的现实并努力改善两国关系;(3)未来十年,国际组织空谈化的现象将会更加严重。
第三章:昔日的大国:2023年的俄、日、欧。作者的观点就是一句话:都是明日黄花!未来十年,这3个行为体都将缺乏强有力的政治领导,难以进行重大改革,因此它们将在衰落的轨道上缓慢下滑。俄、日、欧三大力量的相对衰落将使得多极化乏力。(P.127)
俄罗斯:俄的衰落由于两个大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世界能源格局的变化使俄罗斯能源出口遭受巨大打击,从而经济基础受到影响;另一方面,普京执政能力的下降也意味着俄罗斯国内大规模改革不太可能发生。伴随国力衰落而来的就是军事力量的衰落,而这曾是俄罗斯最重要的战略优势。作者判断中俄综合实力的差距的拉大将促使2023年的双边战略关系更加密切,俄罗斯将接受中国在中亚地区影响力不断上升的事实。(P.88)
日本:将沦为地区大国。作者认为日本如果不改变领导人制度,日本进行全面改革的可能性就很小,这意味日本将在衰落的道路上继续下滑。至于日本的外交政策则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日本由于中国GDP的反超,内心不甘,日本会加强日美同盟,体现为“脱离东亚”;第二阶段,随着中日国力继续扩大,日本将会接受中国的强大,并且对美国的安全保障持更深的怀疑态度。日本意识到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可获得更大的战略空间和更多讨价还价的砝码,体现为“重返东亚”。(P.101)
欧洲:一方面:法德失衡新问题的出现。欧盟能取得世界上所有区域化的最高成就,主要得益于法德提供的共同领导。由于法国的衰落,未来十年法德的共同领导趋于弱化,德国自己又无力提供强有力的改革领导,因此欧盟进行重大改革的可能性非常小。另一方面就是欧盟的老问题:大国与小国的矛盾;穷国与富国的矛盾;南方与北方的矛盾。
第四章:两极分化:2023年的发展中国家。这一章中作者对广大发展中国家进行了论述。依然从权力格局,矛盾纷争、自身改革与发展能力这几个角度进行论述。
金砖国家:作者认为金砖国家这一概念不会持久,因为在“金砖五国”中只有中国的经济增长具有崛起的属性。10年后,中国与其他四国的经济体量差异将会扩大,中国将会迈进超级大国的行列,其他国家则依然是发展中国家。因为共同利益将会大幅度减少,前景比G8还不堪。
印度:作者认为印度是一个民主但不开放的国家,印度的改革面临国内强大的阻力(包括地主分权制、宗教信仰、种姓制度、部落与非部落的区别)。未来十年,印度将会在经济增长和社会福利之间挣扎,难以有大的改革。同时,由于印度走的是靠进口提升装备的路子,因此,10年后中印的军事差距将会加大。印度的战略目标是南亚霸权,而非世界霸权,本质上双方没有太大的战略矛盾。因此,双方只要保持安全上的有效管理就能实现双边关系的稳定。
中东:首先,中东的战略意义下降,因为中东石油的战略意义在下降;其次,中东将出现权力真空。未来十年中美都不会过多的介入中东的政治纷争,欧洲无力在中东展开战略竞争,因此土耳其、埃及、伊朗、沙特将争夺战略空间;最后,战争和冲突将会加剧。
非洲:非洲整体的区域化难有进展,但是因为非洲本身的地域差别比较大,次区域化会有所发展(北非,西非,东非,中非,南部非洲)。
拉丁美洲:大国巴西会把美国视为其主导拉美的最大障碍,因此巴西将推动拉美地区一体化建设,将美国排斥在地区合作之外。这一部分比较有意思的论点是,作者认为台湾问题是中拉关系发展的障碍,如果民进党上台,很可能是中国改善与拉美关系的一个时机。(P.174)
第五章:大国外交:未来十年的中国外交战略。本章是本书的落脚点也是重点,这一章分别从中国需要的外交思想、外交原则、地区战略和双边外交这四个方面进行了论述。
外交思想:作者认为经济实用主义和政治自由主义在未来十年都难以成为中国对外政策的指导思想。中国如果要对世界体系进行改革,必须提出新观念,而以“公平”、“正义”,“文明”为代表的中国古代王道思想高于西方的“平等”、“民主”和“自由”。这里特别要提出的是作者认为公平、正义、文明既可以指导中国的外交也可以指导中国的内政,实现外交内政指导思想的统一,从而使内外政策由经济导向转为政治导向。(P.186)
外交原则:这一部分是阎老师一直秉持的政策观点。作者认为未来十年中国的海外利益将从经济利益拓展到非经济利益,安全利益和政治利益面临的威胁将会越来越大,这将迫使中国外交原则从经济导向转为政治导向。同时,中国成为两极中的一极,那么以往采取的依附、搭车的战略将不再有效,中国要学习怎样成为受拥戴的国际领导。这也就决定了中美之间要进行友好关系国家和战略信誉的竞争,自然而然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就要有所转变,结盟是不可少的选择。
地区战略:作者认为东亚要划分敌友,实行赏罚分明的外交战略;中亚要加强上合组织的一体化;南亚的政策目标应是政治导向,通过不介入南亚的战略竞争换取印度不介入中美在东亚的战略竞争;由于欧盟一体化的停滞和自身的困境,中国对欧战略要侧重国家双边关系;中国对拉美要继续坚持同巴西的友好关系;中东地区要坚持经济导向原则,不深入介入政治问题。
双边外交:在第三章和第四章中已有所论述,这里不再赘述。
二. 个人对本书的评价
首先,阎老师有着非常令人钦佩的国家关系知识,这种知识包含国际关系理论,国际关系史,军事战略学以及国别研究基础。虽说大部分知识板块每个国政研究者都有接受过专门的教育,但是如果读者仔细阅读本书就一定会发现这些知识对于分析问题的重要意义。这一点在作者第三章、第四章分析国际地区形势变化中反映地最为明显,给笔者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关于阿拉伯之春后,中东地区形势变化的分析以及作者对今天欧盟出现的领导力衰落的分析。这给笔者的启示就是国际政治的研究者在初期学习的过程中一定不要过于专注于某个领域,而要广泛涉猎,笔者的老师也经常提醒我本科过程要广泛的读各种类型的书,拓展自己的思维广度。我认为对于一个国际政治的初学者来说,最为关键的几个知识板块就是:国际关系理论、国际关系历史、基本的经济学、宏观军事知识(这一点很少有人会关注,但是笔者在平时的学习中经常会遇到因为没有军事常识而导致对于力量判断的严重失误,笔者这里斗胆推荐《世界军事》)。
其次,《历史的惯性》这本书给出了做出政策判断的很好的标准,就是要有指导价值。大多学术论文的分析逻辑都是一方面怎样,另一方面怎样,具体的结果要根据情况判断,现在不好说。最终拿出的是不可操作的结论或是不可证伪的结论。但是这部书的论证都是通过比较不同因素的作用结果,最终得出一种可能性。我想这种逻辑应该是国际政治应该努力的方向,否则国际政治的科学性就会大打折扣。
最后,笔者提出一个具体的政策问题。阎老师认为未来中美未来竞争的关键领域是友好关系国家,因此中国要向部分国家提供安全保护。本质上这还是今天“韬光养晦”和“不结盟政策”的辩论,我认为随着中国实力的增长,承担国际责任是不能回避的问题(李光耀对于他国对中国实力的认知的描述很贴切),但是提供安全保护却有待商榷。因为需要中国安全保护的国家大部分为陆上邻国,而西部巴基斯坦、阿富汗往往牵涉到中东的宗教、民族问题,中国会间接的牵涉到中东的纷争,对于一个缺乏处理宗教事务经验的地区大国,我相信这不是当前领导者希望的。而南部的缅甸,柬埔寨,不经需要陆上支持,更需要的是中国海上力量在孟加拉湾及其以东水域的持续存在。一方面中国的海军力量能否满足上述要求存疑,另一方面,这势必会引起印度的担忧,从而动摇印度不干涉东亚的政策;东部朝鲜更是一个更大的问号,中国向朝鲜提供保护势必会带来较日本给美国带来的更大的不确定性,中国是否有能力驾驭是个很大的问题。因此,笔者认为“韬光养晦”的政策需要改变,但是现在中国放弃不结盟政策还为时过早,笔者认为可以通过发展更高级别的“伙伴外交”来解决这种矛盾。
6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历史的惯性的更多书评

推荐历史的惯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