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烟云                          ---读《燕京乡土记》

一一叔
2013-08-11 看过

   
   作为外地赴京求学的学子,北京于我的最大吸引之处便是它深厚的历史沉淀:雍和宫外那厚重的墙砖仿佛每一块都有它们自己的故事,鼓楼大街旁的四合院中不知道传承着多少文化的点滴,天坛、长城、国子监经历了几朝风雨依旧在那静静的站着关注着一个民族的兴衰。
   令笔者深感遗憾的是:伴随着现代化的脚步,老北京的民间回忆也在慢慢地消失,这些与建筑实物同样重要的、属于老北京的文化标志在一点点的被噬去。如今生活在北京的人们再也感受不到过去京城的那种喧哗热闹与文化传承,好在邓云乡先生也有此感受,以自己深厚的文学功底加之以自己的亲身见闻将过去的北京如实的记录了下来作为弥补,著成了《燕京乡土记》,让我们后辈能够在其文字中重新认识这座古老的北京城。
   于文学而言,阳春白雪是文学,下里巴人也是文学;于文化而言,建筑古物是文化,民俗传统又何尝不是?所谓“民以食为天”,那我便从书中提到的老北京的食物写起。
   作为吃货,笔者对书中所描写的“咬春盘”中食的春盘、春饼,路边混沌担卖的馄饨、烫面饺,以及冬季里鲜有的韭黄等食物可谓垂涎三尺,可惜此类民间美食早已消失,只能借凭文字意淫而出。对于书中提到的并且如今尚存的食物无不是读完书后便“寻香而去”。
   一地饮食作为一地文化的组成部分之一必然会被赋予当地的地理、民风等因素,并通过味道具体的表达出来。川蜀之地的麻,荆楚之地的辣,岭南地区的淡与齐鲁大地的咸都有其自身形成的原因,而看罢文字体会出的“京菜”的特点便是“兼容百味”,或许正是因为四朝古都北京自古便是云集天下人的地方,京菜在北方菜的基础之上兼收各地风味之后形成自己的味道,京城包容四方“兼容”的特点也如此体现在其菜系之中。
   食物可有“兼容”之心但在民俗上却肯定不能如此,不然便失去了地域的特色,也就无法突显地域差异。
  “岁时风物略”中记载的节庆民俗便是地域差异的体现,无不透着浓浓的北京味啊!从“数九坚冰至”到“春汛报芳情”、从“万象又更新”的春节到“长安一片月”的中秋,作者记录下了旧时老北京们喜迎佳节、欢度喜日的习俗,孩童们唱的歌、赏的灯,老人们在老树下摇摆的扇子与街边小贩兜售的时令物件无不代表着那段泛黄的历史中的北京啊。
   笔者生长于广东,有着春节逛花市的习惯,这与北京春节逛厂甸、琉璃厂的习俗大抵相同。作者笔下的“厂甸”是一眼望不到头的画棚,数不清的书摊,一十一十相接的古玩谈,光怪陆离的珠宝玉器摊,这些在广东花市上的景象是十分相近的。作者写到:“绚丽的厂甸啊,它就永远会成为相思的代名词了”。的确如此,这些带有回忆的地点就是我们心中“相思“的代名词,“花市”便是许多广东人心中童年与故乡的一部分。或许那些白发老人们读到这些民俗风情时会想起他们的过去、那些曾经,然后默默的留下一两滴眼泪吧。
   最后要谈到的是那些“胜迹风景”。所谓“夏逛颐和冬北海,秋赏红叶春看花”,京城四时之景大抵是北京唯一无法被历史带去的宝物,也是如今的读者们少有的可以看完文字后可以有所依据去体验的。其实如同诗云:“今人不见旧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自然之景基本年年相同,但是给不同的人的感受却是十分不同的,只有那些带着“心眼”的人才能看到真正的“美景”,并发现其中趣味。如今我们觉得邓先生笔下的风景是如此的吸引、令人向往,殊不知如今我们所看到的四季风景记之以文字也会成为后世所向往的景色。
   题目借用了林语堂先生的著作《京华烟云》(Moment In Peking)。往事如烟在时间的长河中都会化为虚无,在京的点滴见闻若不记录便一无所有,到时便真的是“京华烟云”消失无形了,借以提醒自己能像邓云乡先生一般有所记录:去探索一座城市、去记载一个城市,然后留到白发之后再去回味当年的种种风情。
  
  
  
   2012.12.28 于北京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燕京乡土记(上、下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燕京乡土记(上、下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