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悲哀的北京《拾年》

抚顺读书人
2013-08-06 看过
北京,悲哀的北京《拾年》

   这是我读王军的第三本书,王军一共就写了这三本书,这三本书都是关于北京的,第一本是《城记》,第二本是《采访本上的城市》,《拾年》是第三本。一本比一本贵了,从58到69.5再到78,显示出物价指数明显的上扬,估计王军的下一本《梁思成传》就应该是88元了。

   王军的书都很厚重,不过每次都一口气读完,每次读完都感觉心变得很沉重,总是有东西堵着你的胸口,这么一座伟大的古城,在今天仍然在拆,在扒,那些从元大都开始留到现在,八百年历史的老胡同成片成片的拆。

   去过苏州,老城虽然小,但是保护得很不错,老城里没有北京城里面那么宽的马路,行人都靠电动车和公交车出行,公交车非常方便,非常适合人的尺度,在老城里我走了好几天,真美啊!

   可是真的无法想象,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北京还在拆,成片成片的拆,拆得让人心疼啊!在北京看到了扩宽的鼓楼东大街,看到了老城里的金融街和金宝街,看到了面目全非的前门,高楼下面保留下来好像鸽笼鸟舍的齐白石故居。总是奢望能够把整个老北京都保留下来该有多好。

   的确北京城里有故宫,有景山,有北海,有中南海什刹海,有雍和宫,有天坛,有南锣鼓巷,有南新仓……可是这还远远不够,北京是一个整体,是一个无与伦比的美丽都市,如果说那些被保护的古建筑是北京最重要的器官,那么城墙和城楼就是北京的皮肤,街道胡同的机理是北京的骨肉。现在的北京已经被剥去了一层皮,失去了城墙,难道还要把骨肉都挖掉吗?

   书中有一句话,让我久久难忘,英国古建筑保护先驱威廉莫里斯说“这些建筑绝不仅仅属于我们自己。它们曾属于我们的祖先,也将属于我们的子孙,……我们不过是替后代托管而已。”可是却有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把我们祖先一代一代留下来的宝贝给毁掉了,真让人痛心!

   有人会说住在老房子里的滋味你尝过吗?我在苏州一个雨夜里去寻找顾颉刚故居的时候,走入了一片老房子,里面没有厨房,没有卫生间,居住条件实在是太简陋了。老北京也是这样,房子老得没办法住人,能搬走的都搬走了,剩下的都是社会上的弱势群体。似乎改变他们命运的只有拆迁。在书里作者反复讲了这个问题,问题的关键不是房子太老,也不是一套四合院住进了几十户人,而最重要的问题是产权不清,里面很多都是经租户,文革后很多城市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唯有北京最严重,四合院中的住户有产权的被赶到小屋子里,剩下的房子住进了很多人,算是租房户,可是你却无权把他们赶走,而且你也无权确定租金,由国家统一收取房租,然后给房主百分之二十到四十,经租户没有产权,不能卖房,房主也同样无法把经租户请走,于是产权不清晰,所以房子就没有人肯去维修,说不定哪天就拆迁了,维修不是白花钱。也没法卖,只能任由房子破败下去,最终大家只能去盼着拆迁。

   其实只要产权明确了,马上很多四合院就会被盘活,很多人想要买四合院,开饭店开旅店,甚至自己去住,可是就是私有的四合院也不敢买,怕买完了整修好了,就遇上拆迁了,自己的投入都打水漂了。

   其实从元大都到民国几百年间,老北京的四合院和全国所有老城一样,都处于微循环中,老房子旧了就维修,破败了就大修,一般都是被火烧或者是富裕了扩建才会重新翻盖。一座一座四合院就这样一点一点的保留到了现在。可是现在产权不明晰,就堵死了这种大修和翻建的路,只能等待拆迁。

   北京的规划已经确定,老城分片保护,可是保护区外还有众多的胡同和四合院,这些就都要拆除吗?老城应该作为一个整体保护,禁止在老城中进行大拆大建了。老城的胡同和街巷是一个整体,现在拆迁建小区已经很少了,可是拆迁修大马路,修仿古街还在保护区内进行。这种四车道六车道的大马路严重损坏老城的机理,修一条马路,就如同在老城中修起一座墙,车飞驰而过,两边的商家却留不住客人了。老城就应该如同曼哈顿一样保留原有马路的宽度,这样更适宜人的尺度,让汽车去城外奔跑,毕竟老城现在只占整个北京规划的百分之五,就这么大的地方,非要用大马路把汽车都引进来干什么?全世界的古城只有北京在这么做。北京城被拆到什么程度,别折磨到什么时候才能够到头呢?
1 有用
1 没用
拾年 拾年 7.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拾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拾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