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高的萨德

[已注销]
2013-08-05 看过


        搞到一本台译的《卧房里的哲学》电子书,一边翻阅一边感慨,萨德爵爷真是心地崇高的人物。
        毫无疑问,他在描绘性倒错方面兴味十足地将想象力发挥到极致,并且在整合这些花样百出的场景时,采用了一种仿生学的方式,耐心地模仿欲望实现所需的试探、渐进、延迟和宣泄的全过程。我们也可以把这一切看成是他对写作冲动的释放,不过其中所体现的克制与疏导的机巧,都充分体现出这位作者的智性水平,从而使作品获得了足够升华的意味,而远不止是一种变相自渎。
        经由这种途径表达出的想象力本身并不邪恶,事实上它如此地自知自觉,自我斟酌和自我解析,以致到了“思无邪”的纯粹程度。恰恰靠着它,萨德获得了对包括一本正经的道学家和没有反省能力的纵欲者在内的一切俗人的道德优越性。进一步说,萨德的动机也比一切名为“忏悔录”的自白书的写作者更纯粹,因为他的写作没有自我辩解的成分。他不屑于用那些象征暗示的花哨手法把“唐璜”们的人生涂抹成一首罗曼蒂克的诗篇,之后还说上一句“看吧,你们谁能比这个人更高贵”。对于那些人们一向佯装看不见、听不着、理解不上去、描摹不出来的情景,他始终是一个警醒的观察者,一个热心的倾听者,一个宽和的谅解者,一个百无禁忌的书写者。于是,一方面他坦率地呈现骇人听闻的变态和暴虐,另一方面他也坦率地呈现自己对这些变态和暴虐的欣赏和玩味。在这里,他自己的坦率不是一种造作的姿态,而是再自然不过的行为,其下没有需要粉饰的悸动、压抑、羞愧、恼恨或者恐惧,所有的,不过是泰然自若的平常心。
        萨德的真相是,他对人性所能及的广度抱有太多好奇心,急于通过观察、倾听,也许也通过亲身实践去开掘那些鲜有前人涉足或者一向被列为禁区的疆域。就此而言,大概没有哪个同时代的人比他更加心胸宽阔,更富有博爱精神了。萨德是个激进派反权威分子吗?我看不尽然,如果他对道德、宗教、社会体制有所触及,那也是因为它们恰好挡在他向外扩展的路上了。他挥一挥手,像驱赶蚊虻一般把障碍拨到一边,态度那么不经,于是引得一干人等大呼小叫,哭天抢地。
         从这个角度说,自诩为萨德嫡传的帕索里尼确实是萨德可怕的误解者。他用他的影片将萨德的世界诠释成一个充满末世意味的修罗场,把萨德眼光中趣味盎然四处探求的神采解读为已然生厌又自我强迫的蔑怠,从而抽离了萨德原作中那种略带狡黠的活力,打造出像《萨罗》这样叫人看了恨不得自宫戒欲的说教文章来。
        对人性的绝望什么的,那是后现代的题材,活在大革命时代的萨德未曾染上这种时髦病症。跟政治觉悟没有半毛钱关系,只是感受世界的心境不同而已。
        萨德是那个已逝的岁月的产物,他身上有着令今人自惭的纯真气质。今天我们更“开放”,更“前卫”,我们出卖绯闻、癖好和无限的下限,购买童贞、欲望,还有男女通用的自慰器,这一切消费都浸泡在自轻自贱的氛围中。比起今天的亵渎和污秽,萨德和他的时代真不知要崇高多少倍。 So say we all.
1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臥房裡的哲學的更多书评

推荐臥房裡的哲學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