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的门前 法的门前 8.1分

《法的门前》简评

葉鵬 葉鵬
2013-08-05 看过
近来对法学颇有兴趣,寻思着找一本能介绍法律方方面面的入门书籍,用的方法不太可取,把亚马逊的法律书籍按销量排行,然后在这些畅销书(其实大多是公务员考试用书)里挑一本看上去很靠谱的普及读物。我当初挑中的就是这本《法的门前》,它是美国著名的法律入门书籍《法的门前——法律过程的导论》(Before the Law: A Introduction to the Legal Process)的中文精编本,由彼得•德恩里科(Peter d’Errico)和邓子滨编著。原书也有华夏出版社陈希米主持推出的中译本《法律之门》,不过该书卷帙浩繁,超过90万字,我当时也并不知道这本书,也是通过《法的门前》的序言才了解到的。说实话,当初对书的质量并没有太大信心,因为是“精华本”,还是“编著”,以前上过不少当。幸运的是,这本书的质量还是很高的,不仅让我对法学有了一些了解,而且还促进了我对法律问题、包括很多社会问题的思考,并且带来一种法学的思维方式,读罢此书,受益匪浅。
两位教授所做的工作诚然是“编著”,这里没有贬低的意思,只是对书的形式做一个客观的描述。书中的每一章内容,由两位先撰写导语,然后引述其他学者的著作和一些案例的判决书,在这些材料之后附上一些评语,引导读者思考。说实话,编著的书很难做好,寻找材料、理解材料然后将材料置于一个严密的体系之中,这些都是很要花一番功夫的。这本书编写的高质量,可能一部分得益于原著已有的结构,不过另一方面也体现了两位学者对法律的深刻理解以及在法学专业内的学术水平。而且,作为入门书籍,这本书很好地做到了深入浅出,在讨论某一个理论的时候会附上经典的案例,让读者能有思考问题的具体情景,在案例之后作者的评语不是下结论,而是提出问题,促进读者进一步思考。实际上,根据我自己的经验,每一专题真正收获的东西,常常是由自己主动思考得来的,作者所论述的东西倒可能已经面目模糊了。
这本书因为来自美国原著的原因,带有很强的欧美色彩,书中涉及很多对欧美法制的评述,所用的案例也几乎全部来自美国,这和中国现实的情况当然有很大的差距,邓子滨教授的参与也没有使这一情况有所改观。不过,所谓的入门读物,本是着眼于法律最一般、最具代表性的情况,欧美的法律历经几百年的发展,在当今世界之中是比较成熟的,作为分析的对象是比较合适的。况且,中国的情况实在比较复杂,法律之外还有很多问题,这样一本400页出头的书也难以尽述。
本书分十八个章节,分别是遵循先例、法官、价值、利益、身份、公意、女权、法的实施、法的面目、警察、律师、对抗制、信奉陪审团、选择陪审团、陪审团的式微、一致裁决、冲突的解决、网络空间的冲突解决。我粗略的做了一下划分,前面九章大抵是在形而上的层面思考法律,回答了包括法律从何而来、法律体现了怎么样的权力意志、法律和社会价值之间的紧张关系等等问题,后面八章则从法律体系中的各个角色入手,介绍了法律体系运转的状况以及种种制度设计背后深刻的社会思想。最后一章把视角拉回现在,互联网的出现界定了一个不同于传统主权世界的一个新世界,这个新的世界也需要全新的规则和法律。我在下文之中挑一些比较有趣的章节进行具体的评述。
第三章,讲法律与价值。实际上,通过作者的论述,我们知道法律与价值之间的关系是复杂的,两者或许一致,或许存在分歧。两者可能存在分歧的原因在于,法律有它自己的逻辑体系,这个体系是独立于外界的价值而存在的,它的一些特征是平等保护、正当程序、理性话语。因此,法律的内在体系和价值观念之间是很可能存在龃牾的,问题在于法官和陪审团如何处理这种冲突。作者接下来就诉诸案例,在第一个案例“库克诉俄勒冈州”案之中,法院认为俄勒冈州一条让弱智者绝育的法令是符合正当程序的。这条法令是这样的:委员会的调查、裁决和命令,应以避免此类生育为目的:孩子将受到忽视,无依无靠,因为他们的父母有精神病或者弱智,没有能力提供足够的照顾。我们先不管这条法令现在看起来多么骇人听闻,这条法律的语言首先是很模糊的,像“受到忽视”、“无依无靠”,缺乏法律应有的严谨,并且这条法令很有可能违反了宪法第十四修正案关于平等保护的条款。在法律世界的逻辑体系下,这条法令是难以自洽的,那为什么法院为它辩护呢?因为让精神病患者绝育对于国家和社会是有利的,它减轻了社会的负担。在某一个时刻,社会整体的价值认为,为了社会的安康,有必要践踏一些弱智者的权益,国家主义的价值诉求最终战胜了法律的理性。
在接下来的死刑问题上,法律和价值的对抗体现地更为明显。在法律体系的内部,死刑的作用微乎其微这个结论已经得到广泛接受,死刑被认为有六个目的:报应、威慑、防止再犯、鼓励认罪、优生和节约,然而经过理性的考察其中大多是站不住脚的,况且死刑的实际执行过程中体现了对黑人等少数人群的歧视,这些人总是更有可能受到死刑的判罚。这些在1972年的弗曼案中已经阐释地相当明白,死刑已经没有了法理的基础。但是,死刑随后并没有废除,对于死刑的使用一直处在摇摆之中,时而克制、时而扩张。这又是为什么?因为社会还需要死刑,所谓“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实际上,社会整体的思维方式和法律的思维方式在此是脱节的,法律早已诉诸理性,致力于罪行发生之后的恢复,它是指向未来的,而社会却会诉诸感性,主张对犯罪人施加严厉的报复,而这一点是指向过去的,这也是一种前现代的价值观念。我们所看到的在死刑问题上的摇摆正是这两种思想斗争的结果。(未完成)
15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法的门前的更多书评

推荐法的门前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