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总是同盟关系中的不确定因素

蘑菇夏麥
2013-08-05 看过
想到哪说哪的不负责书评剧透。


我是无法理解开放式婚姻的,从《不分手的理由》开始我就无法认同。除非是婚前协议各玩各的。

这部小说里,雏子从一开始就奠定了一个打破常规的碧池形象,自由又开放 ,对性还有非比寻常的迷恋。

而当她突然遇到了胜也,即使没有情事也希望待在一起的回归平凡人角色,很像 婊子从良,而姘头却不是自己的丈夫。

让人恶心的不是她从良,而是她心灵 对婚姻和丈夫的背叛。

另外,小布这种双性恋也真的好可怜。或许她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双向,但是作为片濑夫妇生活方式的信仰者,她是虔诚的,不惜以杀死破坏她的信仰的人来捍卫神的尊严。

信仰从来都包含着强烈的爱,不是企图占有而是宁愿赴汤蹈火的爱。

信太郎在旅馆对她说,我恨不得杀了他,的时候或许只是一句绝望的话,但是信徒虔诚如布美子,怎么可能不去做?但是他又叫她保守秘密,看似正人君子实则是高深的教唆犯。他自卑从来没有减少过。


虽说两人是兄妹关系但也没有让我觉得有特别的排斥感,只是觉得也许真的在父权社会生活太久,对女性没有如同男性那么宽容。

即使最后夫妇二人还是在一起,但代价也很大——需要用共同的罪与罚加深彼此的羁绊,成为道德的囚徒。不过,不管是看什么小说或戏剧,共同犯罪中,女性永远都是薄弱的一环,容易放弃,容易累,容易犯原罪,并且不顾一切。
 
一起翻译的小说里都没有被提及,看到觉得十分难受,但看到院子里的淳花,还是释然了,毕竟,他们的关系那么好,一定会有自己的方式来纪念。
1 有用
0 没用
异恋 异恋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异恋的更多书评

推荐异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