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态的卖血记

L
2013-08-01 看过
昨晚的路上遇见了大雨 不偏不倚 就在刚刚下了公交的时候 它如约未至了 没有半点的商量和预兆 然后地面由路变成了河 耳边的车声消失了 只能听到雨点打别处的声音 风有点大 以至于雨伞有些拿不住 于是所幸就在路旁的商店门口避起雨来 周围是有那么几个一样是来避雨的路人 都在不同的埋怨这样的天气 然后忽然想起书包里放着的那本《许三观》 那书已经读到了末尾但又有些觉得才刚刚开始 书包已经被雨水打湿了 但里面应该还算干燥 想着回去的路上也许里面的书会湿掉 于是就翻出来在路边读完了最后的几页 当然 现在想起来 这样的举动多少是有些好笑 但这样的感觉也多少有些有趣
也许很多人会有这样的感觉 《许》这本书好像是《活着》的延续 但不能否认的是 《活着》的第一人称与《许》做对比 给人的感觉是不大一样的 故事的曲折也好 背后的心酸也好 终究可以从人的每一句话中找到蛛丝马迹 但从不同的嘴里说出的感觉又是不大相同的 所以说 这完全没有必要去过分的和之前和之后去比较 只是单独的孤立一点去看这样的一本书 也许读出的东西是会更加丰富的 固化的思维只会固化掉自己
这个卖血的故事从开头到结尾 以卖血开头 又以卖血结束 但在这样的一次次的卖血的过程中 每一次的卖血都是不同的 在现实的一次次压迫下 卖血也许成为了活下去的唯一出路 为了活而卖血 直到最后似乎变成了有那么一丝病态的为了卖血而活 这样的一种转变 是可怕而又无奈的 人民公社 文革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 一次次的历史脚步无时不刻的冲击着这样的一个许三观 也一次次的吸取着他的血液 喝再多的水终究是水 哪怕每次卖血之后会吃上一盘猪肝 喝上二两黄酒 直到最后当他可以不再去卖血来过活的时候 反而开始想去为了那一盘猪肝二两黄酒而去卖血 这让卖血成为了一种习惯一种病态
雨依旧下个不停 但所幸书是看完了 风刮的越来越大 一把雨伞已经没有了任何遮雨的功能 于是便收起了雨伞 背好背包 继续走回去的路 但这一次仿佛比之前好了很多 虽然路上的雨水积的依旧很多 鞋早已经湿透了 裤子和t恤已经贴在了身上 但所幸雨是在慢慢变小了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许三观卖血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许三观卖血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