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陈寅恪

Seven-11
2013-07-30 看过
十七年前,《陈寅恪的最后20年》一书引发了一场“陈寅恪热”,一代学人陈寅恪的名字因此而走进了芸芸大众的视野。如今,陆键东的这本书终于修订再版。期间的风云变幻、世事沧桑,也足够写成一本书了。

重读是书,发现太多情节已然忘却,但记忆犹新的是陈公当年对科学院请他担任中古史研究所所长的两个条件:一、允许研究所不宗奉马列主义,并不学习政治;二、请毛公或刘公给一允许证明书,以作挡箭牌。“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这本是学术研究的充要条件,可荒诞的是,我们的高校至今尚不完全具备。在此情境之下,不难看出陈寅恪的特立独行及其对一己信念的坚定与执着。

本书叙写的是陈寅恪最后二十年(1949-1969)生命历程,风雨飘摇中一个个身影扑面而来:既有甘于“为教授服务”的岭南大学校长陈序经,“澹雅疏朗,秀骨亭亭”的知交冼玉清,追随十数年不离不弃的助手黄萱,也有同样无法逃脱悲剧命运的汪篯,不向权势低头、只认真理的刘节,“事师如事父”的受命之徒蒋天枢,才华横溢的“刀笔吏”学人金应熙,当然也少不了郭沫若、周扬、胡乔木这样的名公巨卿,把胡适形容为“美国天字第一号奴才”的中大副校长龙潜(新版隐去名讳),力排众议予以呵护关心、为知识分子“脱帽加冕”的陶铸,以及陈毅、康生这样重量级的党内高官,还有“也同欢乐也同愁”的贤妻唐……这些人都在陈寅恪暮年生活里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们的一笑一颦,一举一动,可能会给多才而敏感的陈寅恪带来超出他们自己想象的影响。而本书正是从陈寅恪的人际关系和生存状态着手,探析陈氏的内心世界的。从这个角度看,这“最后20年”不只属于陈寅恪,同样属于这些历史的缔造者和参与者。

本书新版名为“修订”,其实改动范围很小,值得注意的倒是增补的几幅插图(如13页陈寅恪1956年在中山大学填写的“个人简历”,以及138页陈寅恪的“主要社会关系”图表等)和几个注释。譬如,陆先生在28页的注释中提醒我们:“在探寻陈寅恪1949年至1950年之际对前途的选择时,应注意到姜立夫的抉择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同时也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对照文本。”再如,39页的注释2谈到晚年陈寅恪“欲移居海外”的问题,作者表示:“只是这些材料仅能证明在1950年前后,海外的一些机构仍对招揽在做工作。而对于‘去’或‘留’最能一锤定音的陈寅恪,在适应了岭南大学的环境后,已抱‘不动’之旨。实际上此时陈序经已是陈寅恪身边最大的‘保护人’与最信赖的人。欲移此陈,必先经过彼陈。陈序经改朝换代之际坚不移身海外,其心志是毋庸置疑的。”陈氏在鼎革之际的去留是一大公案,胡文辉先生曾用《陈君葆书信集》《陈君葆日记全集》等新材料证明,陈寅恪确有赴港的意图,并不只是海外一些机构单方面的“招揽”。这一公案理应得到更详尽的处理,而修订版格于“全书的结构一仍其初”,只在注释中略作说明,语焉不详,未免令人遗憾。

这回重温陈寅恪,同时翻阅了胡文辉的《陈寅恪诗笺释》,《陈寅恪最后20年》未曾触及的一些细节,倒是借助陈氏的野老之诗,得以浮出水面,引人遐思。是书阅毕,蓦然重返尘世的喧嚣浮华,也只能“所南心曲井中全,怀古伤今涕泗涟”了。


《安庆晚报》2013.7.29
http://aqdzb.aqnews.com.cn/aqwb/html/2013-07/29/content_288660.htm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陈寅恪的最后20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陈寅恪的最后20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