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恩成功的狼与雪耻失败的人

MK@1Q84
2013-07-26 看过
读了开头一段就把书买回家脱下裤子打算开撸的抠脚大汉们要失望了。没错,不仅AV界有封面杀手,小说界也有!出版商印了很黄很暴力的封面,西村寿行老师写了很色很下流的开头,整本书讲的却是个和封面与开头不相干的追捕故事——是的,和他的处女作《君啊,渡愤怒的河》(后被拍成国人家喻户晓的的《追捕》)一样,只不过这次的被追捕者不仅有人,还有狼。确切地说,源藏追捕戈罗(狼),而志乃夫追捕德造,当德造开始找狼的时候,源藏和志乃夫的追捕方向就汇合了。

梳理一下整个故事:三十年前德造(当时名为竹绪)在警视厅供职,妹妹被丈夫杀害,妹夫皈依佛门,德造也辞职走上犯罪道路,三十年后,受不了同伙安和秋的变态行为到蓬莱寺隐居,救下幼狼戈罗,并与妹夫(法号龙海)送的纪州犬希罗一同饲养。作为最后一匹日本狼的戈罗出走寻宗,害死源藏的妹妹,源藏开始追捕戈罗。另一方面,德造思念戈罗,出发寻找,巧遇前来执行任务的志乃夫,靠希罗打败对手,并将志乃夫绑在柱子上,志乃夫视之为奇耻大辱,于是辞职追捕德造。在雪山之巅,源藏病倒被德造救起,在之后的追捕过程中,源藏的立场微妙地从憎恨变成了嫉妒,并因此协助戈罗和德造逃脱。最后安和秋找到并且杀害了德造,戈罗和希罗赶来为主人报了仇。

西村寿行老师被归为社会派的作家,但本书倒更接近所谓“欧美硬汉派”的故事。男性视角、对恶劣自然环境的描写、动作戏,都是硬汉派侦探小说必备的元素。但是区别于大获成功的《君啊,渡愤怒的河》,把本书归类为侦探小说的话,其立意就十分模糊。警察固然是一如既往的饭桶,因此志乃夫的地位就很尴尬,作为曾经“饭桶”中的一员,他很难成为十足的正面角色,而从传统的日本视角来看,他的复仇行为又足以被称颂。德造作恶多年,仅凭他对狼的思念之情反转角色说服力不足。至于源藏,固然表现出了坚毅、机智、忍耐等优秀的精神,可以他为主人公的话,本书的主题是——保护动物?

主题不明,内容也混乱,一头一尾两段“凌虐”除了搏眼球之外没有实质性地丰富这个故事,如果改成杀人抢劫故事也能成立。整个故事编得太牵强,为了把这个不具有必然性的故事勉强讲下去,在那个手机还不普及的年代,书里的人物总能像收到了同一份call sheet一样,“恰巧”出现在城市中的同一个旅店,深山中的同一片雪原。

当然作者可能不在乎这些,因为本书也许根本就不是被当作侦探小说来写的,西村老师想讲的就是一个传统的日本式的“报恩&雪耻”的故事,创作冲动来自对“最后一匹日本狼”的物哀感的表达欲望,于是这本书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将整个故事放在传统的日本文化语境中,比放在侦探小说语境中好理解得多了。源藏和志乃夫虽然披着猎人和警察的外衣,实质上都是传统的日本武士,受了侮辱,就要报仇雪耻,这是正义;戈罗被德造所救,便不管他是良民还是强盗,最后都要回来报恩,这也是正义,只是所有的人兽故事终究是要表达“野兽比人更有人性”这一主题,于是本书这样写也不显得出众,当然作者对于日本狼的考据精神还是很值得敬佩。
3 有用
0 没用
凌虐 凌虐 6.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凌虐的更多书评

推荐凌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