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g不掩瑜

刘笑嘉
2013-07-25 看过
“我”作为一个亡魂,需要自己去殡仪馆被烧——小说的开头确实能够一下子吸引住读者。细读发现,作者实实在在地关心这个时代的热点话题,他把那些新闻焦点、敏感事件都烩进了这本小说里,主食和菜烩成了一盘,吃起来自然过瘾。但细节设置和语言风格方面是明显在勉强自己跟上时代的脚步,例如有“他们说的话,我连标点符号都不信”之类的对白。还有一些明显不该出现的错误,例如iPhone 3S。虽然魔幻色彩浓厚,但读来总觉得没有《活着》那么震撼和值得一读再读了。
所以读完了《第七天》以后,意犹未尽,又把余大师的旧作《活着》、《在细雨中呼喊》、《许三观卖血记》、《兄弟》重读了一遍。上大学时看《活着》的电影,感觉葛大爷简直就是福贵,福贵就是葛大爷,俩人已经合二为一了,电视剧就没看,怕破坏了福贵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好像说“德性”这个词更合适)。看了小说又心痒痒,想看话剧,黄渤的形象倒是很符合福贵,但是好像已经全国轮演一圈了T_T
似乎读余大师的作品时,大家都会说一个字:快。读他的小说就停不下来,会一口气读出半本,甚至一本。明明已经有些憋闷了,却还想看看后面是不是更惨。余大师就是能让读者揪心揪肺的,可又不是彻底灰暗、绝望。他总是能拿捏得恰到好处。他叙事时没有华丽的辞藻,镜头感却极强,读者似乎跟着书中主角的视角一路走、一路看,然后就傻乎乎地一同经历着悲喜。书中的每一个人物都是活的,他们会跳出来吓读者和作者一跳,因为“书中的人物经常自己开口说话”。
读余华的作品时,必备的东西就是纸巾,因为会一边读,一边哭得稀里哗啦的,所以还是找个舒服点、隐蔽点的地方,不然容易憋出内伤。
《活着》开头,福贵嘴里说的名字,随着故事的展开一一死去。最后只剩下一个叫福贵的老头和一头也叫做福贵的老牛,这一切的动荡都浓缩在薄薄的十二万字里。死者得以解脱,生者承纳苦难。
“我似乎能够看到时间的流动。时间呈现为透明的灰暗,所有一切都包孕在这隐藏的灰暗之中。我们并不是生活在土地上,事实上我们生活在时间里。田野、街道、河流、房屋是我们置身时间之中的伙伴。时间将我们推移向前或者向后,并且改变着我们的模样。”《在细雨中呼喊》里,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孙光明被时间推向死亡。
读《许三观卖血记》时,许三观每卖一次血,自己就忍不住算一遍他已经卖过几次了,算到后来,把自己本来就不怎么灵光的十以内加减法都打败了。全读完后,印象最深的反而是闹饥荒的时候,许三多“用嘴说”给全家每个人炒菜吃。然后我就想起了福贵和宋凡平,他们都是苦中作乐的好手,再穷再苦也能给自己的家人制造欢乐。
《兄弟》这本是昨天才读完的。余华用细碎的文字不厌其烦地记叙了这对“兄弟”的童年,可越到结尾,人物命运的变奏越快,最后的结局甚至突然潦草,有人说这么写有点虎头蛇尾。后记里提到,文革是一个精神狂热、本能压抑和命运惨烈的时代,相当于欧洲的中世纪;现在是一个伦理颠覆、浮躁纵欲和众生万象的时代,更甚于今天的欧洲。一个西方人活四百年才能经历这样两个天壤之别的时代,一个中国人只需四十年就经历了。四百年间的动荡万变浓缩在了四十年之中,能不越变越快么?我们的未来只会更快。
文革、大跃进、三年自然灾害、改革开放,是余华喜欢写的几个时期,他用那些大时代里的小人物托起了整个时代的悲欢离合,让历史课本里看到的那些大背景、大时代反而变得单薄。看过余华的小说,会明白自己经历过的一切都不是真正的艰难和困顿,感觉自己正活在天堂里。再回头想想《第七天》,还是更想把自己流放在“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有句话叫:“没有吃不了的苦,只有享不了的福。”
7 有用
0 没用
第七天 第七天 6.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更多回应(9)

第七天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七天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