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要一读再读才能有所得

小意达的花儿
2013-07-24 看过
钱穆的《中国历代政治得失》之前绝对看过一遍,可是如今重读,却像重新发现一样,感触还多了些。书分汉唐宋元明清,分别论述各朝的政治、经济、军事、考试、兵役等制度,并指出其得失。且不说观点是否有误,单从可读性和整体架构上还是比一般的读物要好读得多。

先说政治制度,整体的脉络是,中国的政治制度从秦汉以来逐步从皇帝家臣转为真正的官僚行政机构。
围绕这变化的最直观的是官职的名称(如以往的九卿多为皇帝的私属),其次是政务范围的改变(秦汉时期郡县二千石的职权范围之大,出将入相都是易事,自辟僚属,以致门阀形成。到唐代职权范围明显缩小,自辟僚属权力收归中央,九品以上官吏都要由中央吏部任命)。秦汉应是官僚制发展的初期阶段,这一阶段还有一些明显的特征如:官僚的爵级和禄秩同在(分别满足的的残余贵族和新兴官僚的利益。而且有职方有禄,禄高职重,按劳取酬,禄称其任。爵禄退缩,吏禄扩张成为大势所趋)。另外任子(官僚子弟世系官职,吏二千石做官满三年可以让子弟任郎官一名)内侍(皇帝的侍从,多为士人宠臣和权贵子弟)和察举征辟同在(尤其是阳嘉新制,察举的环节分为两部分,一是州郡举荐,一是朝廷考试)。

汉唐行政机构的细化,科层制、官僚制的不断完善(从三公九卿到三省六部二十四司九寺五监,分化越细越体现出官僚制度的不断完善)。官僚制度的发展有其内在的要求和形式。最集中的体现是行政机构和决策机构的逐渐分离,外化为相权和皇权的融合和斗争。秦汉初期的相权包揽权力之大,管监察的御史大夫仅视为副宰相。汉武帝为揽权任命低级官员或宦官加侍中、或中书等职务,成为内朝,逐步成为真正的决策机关。汉武帝死后,又任命霍光以大司马大将军辅政录尚书事,将宰相手中的行政权还有军权收到皇室手里。皇帝过度侵夺行政权力,带来的后果是外戚专权和宦官专权,行政体系的运作出现问题,引发的是官僚士大夫对整个政治局面的不满。到了西汉后期宰相制向三公制过度,宰相被废弃,代之以大司马、大司空、大司徒。可以说,对于相权,“大将军辅政分其权,太傅录尚书事夺其势,宦官擅权于内。期间制度的变迁和权力结构变化是相权与皇权,文官士人与军人外戚宦官等势力在帝制早期权势格局交错推动所致”。

东汉光武帝扩大尚书台权力,虽置三公,事归台阁,成为真正的中枢机构,既出诏令又出政令,主管朝臣选举、纠察弹劾百官之权;参与国家大政决策。但自尚书台侵夺宰相权力,变成实际的中枢机构,兼尚书事的重臣成事实上的宰相,尚书台成为兼任尚书事大臣的附属机关。值得一提的是,秦汉尚书仍属于少府管理,而少府其实还是皇室的内府私臣(原先尚书只是皇帝的内廷秘书,而内廷诸职,又隶属于御史中丞,有御史中丞来管领尚书,由御史中丞透过御史大夫,而达到宰相,内廷与外朝声气相通),而且尚书台仍设在宫中。三国时,尚书台才正式脱离少府机构,成为全国政务的中心。后设立中书省,将尚书台权力分割,专门掌起草诏书。门下省管封驳。

隋唐正式形成了三省六部制度,实行宰相集体决策制度。当然,之后三省六部又进一步发展演化,中书门下掌管政令的草拟和审批,最终结合在一起,设立政事堂。安史之乱爆发,皇帝对原有的决策体系和行政网络不放心,继而扩大自己的权力,对身边的宦官和供奉如翰林学士类倚为重任,宦官任宰相,任枢密使掌握兵权。翰林学士掌知制诰。

从汉唐发展不难看出,皇权和行政权力争夺,为把持权力,皇权不断地设置自己的私属机构,如内朝,尚书台,枢密使,翰林学士知制诰,唐代使职的出现到宋代官职差遣的形成,都打破原有的行政体制。

在论述地方上,明显赞许汉代的地方行政,郡县二级制,二千石出将入相的容易,官僚升迁机制的灵活和地方权限的扩大带来行政上的高效能。到了唐代权力弱化,到了宋代更是将地方权限分为若干部分,有中央派员提举常平、提刑按察、转运使等。这种分权导致行政效能底下等等。

但我觉得,制度的发展总是以当时社会政治经济状况为基础的。秦汉时代,官僚制发展的初期,简单的分层。到了唐代,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经济和政治事物的增多,要规避前代的失误,自然出现了制度上的应对。

有感于此,暂时写到这里。
2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