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妨吟啸且徐行——评清朗之《清明记》

王小轩
2013-07-23 看过
何妨吟啸且徐行——评清朗之《清明记》

此文的名字起为《清明记》,一见便知是讲一个关于“清明”的故事。传记传记,此处用“记”而不用“传”,想来是因为清明乃一介杀手,当不起“传”这样肃穆的词;又极有可能清明虽然过着一种惊心动魄的日子,本心却唯愿平淡安逸,嫌弃“传”的厚重而取了“记”的轻盈。

是的,清明给我的印象一直是恬淡轻盈的。身为玉京城的御用杀手,他在这乱世中肩负了太多责任,但在那巨大的阴影之下,作者大人让我们看见的却始终是一个轻松的清明——一身淡黄衣衫,一脸无谓神情,笑得浑不在意。

细细读来,清明竟时刻都是笑语盈盈的。

故事甫一开始,宁王身死,定国将军进军玉京城而猝亡,战局胶着,时局纷乱,玉京军师段克阳派麾下杀手清明和南园进京谋和。

大将军烈军的独子烈枫在灞桥为二人送行时,清明趁机问其讨了一笔银子,笑嘻嘻地对南园道,“这次不敲,以后多半就没机会了。”

到了京城天下居,他向定国将军陈玉辉的副官何琛刺探消息,“不知陈将军在前方战绩如何,可是已经得胜归来了么?”要知陈玉辉正是被清明亲手将一只淡青色削薄匕首刺入左胸而亡,此话之锥心,连南园都不由低声道:“亏你,竟问的出。” 他却依然是“笑吟吟”地。

京城势力两分,太师石敬成主战,中书令潘白华主和,且石势力强过潘。皇帝亲弟静王心系身负重伤的江涉不问世事,清明便试图说服江涉,却被其一眼道破师承来历。“清明面色一变,脸上还勉强保持着笑容”。

好不容易江涉答应相助,不料又生变数:先是江涉病死,再是戎族介入。江涉之死令静王对玉京敌意甚重,合作之事就此不果;若戎族答应借兵给朝廷,则一场战事再无可避。于是清明为一份不知真伪的密约夜探太师府,受了刀伤,中了天山寒水碧的奇毒。伤口流血不止,他自行烧红匕首烤烙伤口止住了血之后,“面上仍带笑容,道:‘又没出事,莫非还大哭一场不成?真出了事,哭也没用。’”

盗取密约之事不成,清明又打算行险刺杀入京的戎族三王子。怎知变生肘腋——玉京军师段克阳竟在巡视城头时突发心疾,坠落墙头而亡。大将军烈军“秉性刚烈,谋和甚至拟降之事再无可能”。且段克阳一死,“玉京中枢等于被抽去大半,情形之混乱,可想而知。”

数日后,朝廷换帅,挟戎族之势,对玉京发起了总攻。“新统帅身份颇为神秘,一直坐镇拥雪城,既通兵法,又善用人。他手下将领多为陈玉辉旧部,桀骜不训,却均听从这位主帅吩咐。”眼见玉京局势岌岌可危,烈枫无计可施之下让清明去拥雪城中刺杀敌军主帅。

于是,晚归的南园看到清明正整理行装,“清明笑笑,‘是啊,我明日去拥雪城刺杀潘白华。’”
此行最后的结局便是:“清明自知大限已至,他也不在意依然留在身体里的那截剑尖,抬眼望去,口角一挑,却是微微一笑。”

清明这一生便凝于这“微微一笑”。

清朗大人曾经在本文后记中说:文文既然叫“清明记”,也就是清明一个人的故事,其他人,依然不过只是故事中的过客而已。

然而,即使只是过客,却都在清朗大人的妙笔下各有精彩。清明之外第二浓墨重彩的小潘相自不必说,我最钦佩的是大人对“京华七少”的描写。

老大石敬成,是当年七人中活得最长久的一个,却始终没有实写。但能培养出青梅竹这样的义子,且凭自身努力拥有如今权势,其才智可见一斑。

老二烈军,人如其姓,性烈如火,无论时局如何变化,于他却不过“城在人在,城亡人亡”八字而已。如今隔着时空看过去,宁死不屈或被今人讽为“愚忠”,但联想到祖大寿的结局,不得不承认所谓“生前身后名”有时实在是重于生命本身。

老三段克阳,在我心中大约是“多智而近妖”的类型。从文中关于他的只言片语来看,他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惜乎人强强不过命,英年早逝。不过在我这种相信中庸之道的人看来,他这样的个性必定寿数不长。

老四陈玉辉,为人宽厚,精于兵法。虽命毕于清明刀下,算不得亡于阵前,但毕竟是在出征途中,也算得马革裹尸还。对于一生征战的将军而言,算是死得其所。

老五云飞渡,容貌俊美的银袍小将,以一己之身和一万五千人马赢得玉京三十年太平,早已成为玉京城的传奇。

老六潘意,即小潘相的爹。因他儿子已经占了太多戏份,故对其着墨甚少。不过有子如潘白华,再留下两幅丹青,想来夸一句“君子如玉”应算不得是谬赞吧。

老七江涉,是“京华七少”中年纪最轻、大约心性也是最单纯的一个。这种人通常都有一种让人咬牙切齿的天真。——当年有六个哥哥疼着,少不谙事,茂茂然出手便一箭射死了宁王;后来虽身负重伤,却又得静王贴身服伺,长伴身侧。最关键是儿女双全,女儿宛如木兰在世,宠出个幼子跟他当年一般任性妄为却又我见犹怜。唉,真是不知哪辈子修来的如斯好命。

说到人物性格,我最爱此文的一点便是:每个人都活得光明磊落、光风霁月。

清明固然一介杀手,行的是暗杀这种阴狠的事,但正如前所言,他一直是恬淡轻盈的。不管面上笑意是真是假,心中却始终毫无怨怼。太多的事情他都早已想得明白——阿绢是军师义女,与自己是不可能有结果的,便早早斩了情丝;南园虽与自己同为杀手,但必死之事无谓多拉一人垫背;至于行刺潘白华,那不过是命令使然,与个人恩怨毫无关联。他的轻松来自于内心的坚定。那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坚定,是“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坚定。在这波诡云谲的乱世,却能活得毫无迷茫,实在是绝顶精彩的一个人物啊。

潘白华为人狠厉有之,深情有之。既能对负伤的清明悉心照拂,又能忍心看他痛苦而不施解药;既能对清明温声挽留,亦能对他痛下杀手。又冷酷又多情的小潘相,果然当得起清明“知己”二字。

即便在文中只出现过一次的阿绢,也在与清明互道珍重后决然离去,并不逗留着听清明问一句“阿绢,那个人......对你如何?”我心只有你,既无法在一起,别的人对我如何,又能如何?

爱也好,恨也罢;也许怨憎会、爱别离,又或是求不得……到头来不过一句:

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又及:此文有番外《今生》一篇,写转世后的清明和潘白华终成眷属。在我看来,纯为成全作者及读者心头一个念想而已。若单从故事立意上来讲,却是添足了。不过,与那个人成为俗气的一对,过平凡的生活,泯泯于众人,也许方是幸福的最高境界吧。)
7 有用
0 没用
清明记 清明记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清明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清明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