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最后一个人的死去

[已注销]
2013-07-21 看过
      乔治奥威尔这个名字大概在六七年前从王小波的《我的师承》里面看到,直到现在才读很觉惭愧。这六七年里,重复读王小波几乎成了我消磨时间的方式,我一直在王小波描写的那个特殊时代里面打转,体会他对人性、智慧、趣味的执着,和很多王小波门下走狗一样,这个其貌不扬的高大男人是神一样的存在。翻开《1984》那一刻,我开始惭愧于自己的浅薄,因为知之甚少而以为眼前见到的已经无法逾越,你奉之高山的思想其实已经被前人说了无数次,奥威尔就这样撼动了我心里的高山。
       这本书虚构了一个无所不能的权利组织,同时无情地讽刺它,负责战争的和平部,负责造谣的真理部,负责拷打的友爱部,负责挨饿的富裕部。
       主人公温斯顿是这个组织里面的一个存在,他自认为有手有脚,占据一块空间,他试图努力证明自己存在。温斯顿认为自己是最后一个人,是比其他任何人更好更优越的存在,他在一个魔鬼的世界里独行,在海底深林里寻找真理,他为一个女人的告白颤抖。
       这个女人叫裘莉亚,有不信谎言的本能,脱掉猩红的象征权力的束腰带,柔软的腰肢便能解冻一切。
       他们沉醉在本能的欲望里,在喧嚣世界的一个角落里,品尝咖啡巧克力,享受性爱,许下永不背叛的诺言。
       在无数文学作品里,女人总是更接近本能,《绿化树》里的劳动妇女,《遥远的救世主》里的芮小丹,《黄金时代》里的陈清扬,她们各不相同,却都在做着同一件事,就是按照本能去相信。男人还在咀嚼谎言的真伪时,女人已经用本能拒绝了谎言。所以当温斯顿问大洋国到底在同东亚国还是欧亚国打仗的时候,裘莉亚轻描淡写地说,战争只是个谎言,谁在乎有没有打仗。
       奥威尔无疑是个悲观主义者,他不相信自由平等能够实现,他借助权力组织之口,说出他的观点,他认为夺取权力只是在建立另一种极权,社会物质方面的进步并没有使人们更接近平等,历史一再重复轮廓却大致相同。这也是为什么有人说《1984》是预言,有人说是历史的原因。
       人类的未来、现在和过去就像一部不断重演的电影,过去在大洋彼岸发生,今天在我们的邻国,将来也可能在这里重演。奥威尔对此透彻清醒,他不肯给人类美好希望,他在最后一章用尽一切残忍词汇描背叛、折磨,他清晰地告诉温斯顿:“你不存在”。最后的温斯顿,先把自己变成了一副空壳,又见到了发胖僵硬的裘莉亚,欲望已经不复存在,权力冰冻了一切。
       秘密像一粒尘埃吹落,忠诚的诺言毫无意义,再也不需要试图证明什么,温斯顿变成了一张白纸,被投进历史的火焰里,转眼就燃尽了,像从来没有存在过。
       这是一本绝望之书,冰冷之书,但是人性越压迫越倔强,爱、美和自由总是能在不毛之地生根发芽。
7 有用
0 没用
1984 1984 9.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1984的更多书评

推荐1984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