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义非凡的密谋

梨梨梨
2013-07-20 10:23:44 看过
   最近看了一本书,书名叫《为平等密谋》,菲·邦纳罗蒂的著作。这本书讲述的是十八世纪法国空想共产主义者巴贝夫所领导的平等派运动及理论学说。作者菲·邦纳罗蒂是平等派运动的主要参加者和巴贝夫主义的忠诚捍卫者,他用自己的回忆和笔触向世人再现了法国大革命中平等派密谋的产生、发展以至失败的全过程。因为政治派别和政治信仰的关系,本书并称不上完完全全的忠实和客观,但是,作者作为革命运动本身的领导人之一,其对平等派的发展和政治主张的讲述和展现,不仅对法国社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而且对全人类追求平等自由也做出了积极贡献。这是本书的价值所在,也是法国平等派运动的意义所在。
   平等派,当在最初阶段远还不是一个派别的时候,它泛指法国大革命中一切真心推崇平等制度的人民,上至王公贵族、下至穷苦百姓。维系着这样一群人的,是对“平等”的理解和追求。十八世纪的法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及其所带来的影响渗透到社会的各个领域、各个阶层。封建专制统治已经不再适应社会和人民的发展需要并且已经转化为政治、经济和思想文化等领域的绊脚石。推翻封建专制已成历史必然,责任重担落在资产阶级的肩上。但是王党封建势力仍旧强大顽固,资产阶级尚处在幼弱阶段,对废除封建传统、直接与昔日的贵族针锋相对,无论从组织上、理论上还是思想上,资产阶级显然都没有做好坚定而又强有力的准备。旧势力强大、新势力相对弱小且分歧众多、摇摆不定,加上国际形势严峻,这一切都为法国的资产阶级革命贴上了曲折、反复、艰难的标签。历经苦难的法国人民在不断的抗争中思索:究竟是什么东西造成了我们祖国的混乱?他们接受了卢梭学说的解释。平等派,暂且将一切曾为平等制度斗争过的人民统称为平等派,认为造成法国社会动荡不安的原因是财产和条件的不平等,私有制是奴役制的根源,而只要这种不平等继续存在下去,那么对许许多多的下层民众来说,行使他们的权利就几乎是一种空想。因此,平等派提出:“消灭这种不平等,乃是一个有德行的立法者的任务。”他们向外宣称私有制绝非源自自然法,而是由世俗法杜撰出来的。这一点是极其重要的,在已深受启蒙思想影响的法国社会里,任何东西只要不是自然法则所规定,那么就有被全盘推翻的可能性和合法性。平等派里既有对平等学说极端狂热的政治家,也有一穷二白、受尽剥削的无套裤汉,无论是出于实现政治理想还是出于对改善物质生活的追求,平等派对现实生活都充满了失望和改革欲望。在他们的设想里,他们想建立这样一个社会,私有财富消失,财产权被取消(财产权只归共和国所有,任何一个公民对交给他们的物品只有使用权和用益权),人人享受同样的幸福生活的权利,承担平等的劳动义务,每个人都有选举权,每个人都将生产品保藏在公共仓库里,集中进行平均分配。所有人住在乡村里(在平等派的设想里,未来的社会不再有首都和大城市),过着简单朴素、互助友爱、平等幸福的生活。这是一种典型的原始共产主义思想,是不现实不成熟的。首先,共同劳动、平均分配就能够消灭不平等吗?我认为这恰恰就是一种不平等,人的付出和收获本来就应该成正比例,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现在以一种制度冠冕堂皇地抹去这个等价,那么下一次开战双方势必就是劳模和懒虫。在这本书里,有许多平等派当时对各行各业的设想,描绘了一幅极其美好的蓝图。但是字里行间,我们不难看出,这些设想所假定的“人民”都是道德高尚、无欲无求的完人贤人,这显然是不现实的。其次,这种以农业为主的“财产公有、平均分配”的共产主义,我怀疑它的竞争力和生产活力究竟有多大,是否可以保证给人民一个更加发达繁荣的法国?是否可以保证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对抗外国敌人?十八世纪,世界联系日甚的事实已经没有任何异议,一个政治理想不顾及国际因素那显然就是不成熟的。最后,重要的一点是,当时法国社会的历史使命和历史必然是发展资本主义、建立一个资产阶级政权,平等派的政治主张违背了这样的历史潮流,注定是无法实现的。但是,我们也不能完全称平等派的革命运动是一种“空想”,因为和以往的空想社会主义者不同的是,平等派的领导人巴贝夫提出通过“暴力”和“建立革命专政”的途径实现其理想。并且从本书,我们也可以看出,当时的平等派对政治规划、经济政策、文化教育、劳动、财富、社会保障等等都进行了重新的定义,而且这种定义都是从现实需要出发的,比如教育制度的改革。从这些方面来说,平等派留下的精神和经验遗产,是十分宝贵的。
   平等派以人民的名义宣战,但是以失败遗憾收场。政治理想不成熟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恐怕是组织上的弊端。本文开头我们已经讲过,平等派的最初状态是分散的,并没有形成一个真正的组织,缺乏核心领导,影响一直不是很大,并且这种状态持续的时间还不短。1795年,巴贝夫和他的战友们成立了先贤祠协会,这才开始有了一个比较正式的有影响力的组织和领导核心,便于平等人士步调比较一致地反专制。但是这个协会的某些组织模式存在缺陷——它规定吸收会员的唯一条件是两名会员作介绍,除此之外不用履行任何手续。这便导致了许多可疑人士入会,严重腐蚀了协会的纯洁性并阻碍其发展。后来先贤协会出现分歧破裂、巴贝夫被同伙出卖,都与组织不够严谨不够规范息息相关。此外,因对阿马尔的不信任,就导致解散后来成立的一个委员会,我们也可以看出,当时平等派组织的不成熟和缺乏制度领导。组织上和制度上的缺陷,对一个革命团体来说,绝对是致命的,平等派不幸跌倒在这个点上,终究走向了幻灭。
   读法国大革命史,就像是在读一部混乱史。其曲折多变、反反复复、政派林立,在世界革命史上可谓首屈一指,有时忍不住想,法国大革命之所以如此命途多舛,是否有一点因为人民“觉悟”得太早?
   假设人民“安分守己”一点,甚至愚昧一点,对民主和平等的要求低一点,相信会给每一代的执政者少许多的难题,也可能会让当时内外交困的法国有更足够的力量和精力去对抗反法联盟。而历史也让我们看到,直至拿破仑这个强权人物的上台,人们最终还是妥协了,以一向要求的政治民主权利来换取政治、经济、社会片刻的强大、统一和安宁。执拗的法国人民,似乎不仅让自己在民主平等道路上走得格外辛苦,同时也让自己热爱的祖国在一再的改革斗争、政变动荡中几次三番濒临消亡。
   当然,这仅仅只是笑话一样的思考。
   首先,人民不断的“密谋”、改革要求和起义,它本身就是一个结果,是历任政权缺陷统治的结果——政府忽视人民的权利和要求,那么人民反抗是顺理成章的,因此不能把这样的结果反而去作为政局动荡的原因之一,这对法国人民来说是不公平的,对天赋人权思想也是背叛的。
   其次,为平等而一直在努力的法国人民的不懈斗争,催促着当权者(无论哪一派)总是不得不致力于改善政治和经济。法国大革命之所以是最彻底的,之所以会举世瞩目,之所以能取得那样丰富的成就,与平等派的劳动是分不开的。人民就是力量的根源。在欧洲任何资产阶级革命里,甚至可以说全世界的资产阶级革命,都没有一个国家能像法国这样让全民充分地参与进来。人民的要求、人民的抗争或许复杂了革命,甚至人民有时会成为某一派别的棋子而阻碍了革命,但是我觉得复杂和动荡这些都是表面的、其次的,至少法国人民在革命运动中的一系列作为都表示了当时的法国人民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权利不容他人剥夺,政府不是上帝授予的神圣代表,人民有权推翻一切违背公共意志的个人或集团,并且这种意识除了在当时转化为实际行动之外也转化成了法国思想的一部分,对法国历史影响极其深远。这难道不是民主自由思想在法国的胜利了吗?相比之下,我们中国人民在反封建专制、反王权统治、争取自由独立等方面,实在是愚昧、冷漠和麻木不堪。中国的政治走向,直至今天,究竟有多少真正的人民考量和决策在内?
   当然,国情和历史传统不同是一个反驳的理由,但是,这样两国相比,身为中国人,我仍旧觉得十分遗憾。
   为平等而密谋,这本书有一个优美的名字,正如这本书里的文字和精神一样,永远闪烁着法国式的美丽光芒。虽然本书存在一家之词、不够客观之嫌,但是它出自本派领导人之手,那么在情理上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作为一名政治家,对自己的政治理想坚守不移本身就是必要的。我想一名再优秀的政治家,他肯定也有片面和盲目的缺点,因为他的政治使命是全心全意为自己所代表的阶层服务,如果连政治家自己都对本派别的思想主张表示怀疑,那么还谈得上全力以赴地去争取和奋斗吗?全局观点、一分为二、客观评价,那是历史学家的职责,不是政治家、革命家的。
   巴贝夫、菲·邦纳罗蒂等平等派的领导者,一生忠诚于法国的平等事业,为革命流血牺牲、受尽折磨,读此书,常常感动不已。最后,愿以人民赠给邦纳罗蒂的一句挽词作结:
   “伟大的公民,平等的朋友,人民送给你这个花圈,历史和后人一定会表示赞同。”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为平等而密谋(上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