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的门前 法的门前 8.1分

法律的困惑

小鲨鱼
2013-07-11 看过


看完《法在门前》后,感触颇多,很多故事深深的吸引了我,它们生动形象,但又不失哲理,这些有趣的思想深深得触及到内心深处,我不断质问自己,质问自己是否真正的看懂了这些,回想我所看到的、听到的事情,我开始怀疑自己,害怕自己,害怕有一天,我也会成为在徘徊在法门前的人。

一直问自己,什么是法?我相信很多人都问过自己,到底什么是法呢?条条框框枯燥的法律条文是法吗?审判厅内首席法官庄严的位置象征着法吗?宣判的罪行是法吗?

由于专业的原因,我习惯了每天关注新闻,不论是国际还是国内,娱乐还是民生,最近一则案子使我产生了困惑,复旦大学投毒案,媒体的报道总感觉存在偏失,如果按照一个透析心理学的小说来说,《与自己的战争——复旦研究生为何毒杀室友》算是一个初级心理探究小说,而作为一篇报道,它的公正性与专业性令我觉得模糊。报道从林的心理状态入手,从微博、贴吧片面的截取信息,根据只言片语牵强的塑造了一个心理阴暗自卑的凤凰男形象,一味的以林的心理状态做证据拉近他与下毒的行为之间的距离。在法律方面,警方尚未透漏消息,媒体就首先冠以林罪名,而不是从无罪推定的角度给出客观的报道。媒体先入为主的做法使得整个报道个人化情绪严重。因为黄洋是受害者所以黄洋的形象是正面的,从小成绩优异,性情好,孝顺。因为林是嫌疑人,所以林的形象是孤僻的、怪异的,生活没有阳光。我们忽视了林,在给他戴上嫌犯大帽子后,我们不曾去讨论林受到了什么样的伤害,都正值青春年龄,林心里的苦是什么,如果真的是林下毒,那么是什么样的想法和摩擦让他承受不了而去杀人,而黄洋又真正做了哪些过激的事情?我们本着人性的态度说林没有人性的时候,想过自己有尊重人性吗?在人的双面性中,单纯的利用阴郁一面企图说明问题是有人性的表现吗?林温暖的一面在哪里?谁曾看到,谁曾报道?我们在潜意识里已经将他的心理状态作为他有罪的证据。我们可以做一个假设:如果人物调换,那天是黄洋下毒,林变成受害者,那么心理怪异的凤凰男头衔该套给谁,阳光乐观的大男孩又是谁?按照石扉客老师讲的冤假错案平反一般需要十年的时间,那么十年以后,如果发现复旦投毒案存在问题,冤枉了林,那么我们所有人都是聂海芬,都是凶手。当然,这只是一个假设。

法律不是冲突的答案,而是疏导冲突的手段,例如,在书中提到,法官会基于先例做出判决,这时它不只是法律,而是社会期待,它使法律具备了预测性。

《法的门前》被誉为英美法的微型百科全书,其实,我一直在想,这本书是否也符合中国国情?在中国社会是否也可以依照它所讲得道理执行?这就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我们一直在普及维权,但真正买到不好的东西,我们大多都会想想算了,自认倒霉,便宜没好货往往成了我们宽慰自己的法宝。而英美国家,他们会第一时间找到商家,进行维权。究竟是什么导致这两种不同的结果呢?

有人曾经说过,中国人不缺乏勇气,也不缺乏思维,根深的是骨子里的封建思想,这句话我一直深深记得,维权之路,在中国仍需继续努力,因此,在中国实践书中的理论,就是在“荆棘”中走出一条道路。

本书中有很多案例,涉及方方面面,从法官、价值、利益、律师到我们都普遍关注的女权问题,其实,在这些案例中,我明白了实践的力量,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这些案例,没有这些实践,就不会有现在越来越完善的西方法律体系。在中国,也是同样的,如果没有校车事件,就不会加强对学生安全的关注,没有冤假错案,就很难颁布相关的法律条文,没有对劳教事件一次次惨烈的曝光,我们什么时候会把废纸劳教制度提上案头?为什么一定要血的教训才能换来正义,才能出现法律的完善呢?我们一直在说,少数服从多数,无论在班干部的竞选,还是在其他各方面,在一个文明、民主的国家,少数服从多数,不是指少数利益应该被侵犯,而是得到保护,这个保护的屏障就是法律。

法律是什么?这个问题一直是一个值得争议的话题,尽管在理论上,我们找到了答案,但在实际的操作中,我们会发现,由于各种利益,导致一系列的问题。这些问题交错复杂,难以整理头绪。在很多时候,法律的理论和实践是存在矛盾的,就像上级的文件一样,文件正确完善,但实际在执行的过程中,相差巨大,这不得不让我们开始怀疑,然后到质疑,最终激起反抗。

亚里士多德说,法律就是秩序,有好的法律才有好的秩序,在中国,用法律所建制的秩序无处不在,但在现实中,如果秩序对现实中存在问题不能起主导作用的话,那么就会存在不稳定的因素,进而导致混乱不堪。我们一直在提倡法治,但如何执法,如何确保管理的公正性,才是我们面前最重要的问题,这是一杆天平,平衡法律理论和实践所产生的问题,才是我们真正应该考虑深思的。
27 有用
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法的门前的更多书评

推荐法的门前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