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林《先验唯心论体系(System of transcendental idealism,1800)》小摘要

江绪林
2013-07-06 看过
【按语:谢林(Schelling,1775-1854)的《先验唯心论体系,1800》在结构和内容上明显类似于费希特的《全部知识学的基础,1794》和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1807》,都是某种的“自我意识发展史。”【317】在此书中,谢林的思想的跳跃性表现得很明显:《先验唯心论体系》与费希特的思想处于含混的关系中:一方面,单就其知识论或先验论的最高原理自我意识而言,与费希特的绝对自我完全类似;另一方面,Schelling借助(自然与理智的)绝对同一性的概念,似乎已经超出了费希特的绝对自我的主观论,并且在章4“实践哲学体系”中还论述了个体之外的自我,也意味着多个体的出现和承认。【236】另外,论述历史中的自由时,谢林提及的绝对同一性(absolute identity)类似Plotinus的“太一(the one)”,是信仰的对象;这里超越知识的绝对同一性表现出非理性主义色彩。

谢林明确恢复了康德隔离的感性与知性的关联,将整个唯心论理解为“理智直观(intellectual intuition)”的展开。谢林吸纳了普罗提诺、莱布尼茨、康德等的思想。表现出浓厚的形而上学色彩。

主要内容:先验唯心论与自然哲学(或理智与自然)事实上是绝对同一的(absolute identical),本质上是一回事;但单独来说,唯心论可以被理解为纯粹的自我意识或自我的一场奥德赛之旅(回乡、发现和认识自我的过程)。这一旅程借助的不是纯逻辑、而是辩证法和诗意,因此要害不在于科学的论证,而在于恰到好处地模拟和把握住自我意识:这一旅程经历了感觉、直观、反思、绝对意志;在绝对意志那里就从理论跨入了实践的领域,在此道德律和幸福最终和谐为一体,目的在于一个普遍法治的体系,这也是历史的天意目标,是一个信仰体系。而最后,在审美中达到最高阶段:意识和无意识艺术地达到了绝对同一性。虽然在艺术和宗教之间有摇摆,但本书中显然艺术处于最高位置。】

 

前言(forward)

Schelling说这部著作“要把先验唯心论扩展…成一个关于全部知识的体系。…真正将其原理推广到关于主要知识对象的一切可能的问题上。”【谢林:《先验唯心论体系》,梁志学、石泉译,商务印书馆1976年版,页2,下同】“把全部哲学陈述为自我意识不断进展的历史。…自我费了特别的努力,通过这个阶序,才上升到了最高级次的自我意识。”【3】而之所以能够这样,是因为自然哲学和先验哲学的完全等同的实在性。因而,先验哲学是自然哲学的姊妹篇。

至于自然界,Schelling则放弃目的论,采取了预定和谐的观念。实践哲学的真理尤其是历史在先验唯心论体系中只是作为环节出现的。最后提及美学原理。

 

导论(Introduction)

Schelling说,客观的东西(自然)和主观的东西(理智)是同一的(identical),“两者同时存在,而且是一个东西。”【6】自然科学从自然出发而达于理智的东西,而先验哲学则相反,“使客观的东西从主观的东西里面产生出来。”【9】“先验考察方式的本性只能是主观的东西把自己变成自己对象的一种持续不断的活动(consists of a constant objectifying to itself of the subjective)。”【12】

先验哲学把信念还原为一个唯一的原始信念,即“在这种哲学的第一原理中予以表述的”【13,自我意识】信念。分为理论哲学,“解释表象何以能绝对地同完全独立于它们而存在的对象一致。…探讨经验的可能性。”【14】;而实践哲学则解决“某一客观的东西如何会因一种单纯思想的东西而改变,以致与之完全一致起来。”【14】在观念世界和现实世界“存在着一种预定和谐(predetermined harmony)。…我们现在要认定那种在自由行动中是有意识地进行创造的活动在创造世界中是无意识地进行创造的活动,那种预定和谐便是现实的。”【15-16】Schelling设定,在主观的意识之内的既有意识又无意识(两者同一)的活动是美感活动(aesthetic activity),“有意识的活动和无意识的活动两者的会合无意识地创造着现实世界,而有意识地创造着美感世界。”【17】因而,美学在先验唯心论体系中居于至高的位置,“哲学的工具总论和整个大厦的拱顶石乃是艺术哲学。”【17】

先验哲学的官能(organ)是内感知(inner sense),这也是一种构造活动;对象是自由的创造出来的,“人们必须既是被直观者(创造者),同时还是直观者。”【18】艺术和哲学都是基于创造能力,因为艺术“通过作品来反映无意识的东西,…把握这类哲学的真正智能就是美感,正因为如此,艺术哲学才是哲学的真正的工具论。”【18】Schelling说,“超脱凡俗现实只有两条道路:诗和哲学。前者使我们身临理念世界,后者使现实世界完全从我们身边消逝。”【18】而诗甚至更重要。Schelling最后说放弃了狭义的真理标准,寻求圆满的解释。【19】

 

章1 关于先验唯心论的原理

有一个知识的最高原理,“这种第一知识(primary knowledge)对我们来说无疑就是关于我们自身的知识或自我意识。…自我意识是个坚固的立脚点。…自我意识并不是一种存在,而是一种知识,说的更精确一点,是我们一般地具有的最高最深的一种知识。”【22-3】不过Schelling强调了存在与知识的绝对同一性:“唯一实在的东西…即存在于主体和客体的绝对同一性(absolute identity)之中,这种同一性我们称之为自然,又正是自我意识(self-consciousness)。”【23】自我意识“是一切知识的绝对原理。”【24】这里Schelling比较新颖的想法是:A=A这样的逻辑知识不是最根本的,因为形式与质料分离;而自我意识I am则是更根本的原理,“知识学应当给逻辑学奠定基础。”【28】“同一律是受自我=自我这个命题制约的。”【42】

接下来谢林进行了原理演绎:无条件的知识以主观的东西为条件;知识总涉及客观的东西和主观的东西;需要某一命题同时是综合的和分析的,“发现一个点,在这个点上客体及其概念,对象及其表象原本绝对是一个东西,而且不假任何中介。…在这个点上存在和表象活动有最完美的同一性。…那一点就在自我意识内找到了。”【32,其实自我意识还是Fichte的Absolute self,不过Schelling位移了一下子,将Identity设为至高原则,则平行地承认了Being和自然哲学。】

“自我意识是思维者借以直接变成自己的对象的活动。”【33】自我的概念是通过自我意识的活动产生的;不借助经验的,“从根本上意识到我,这种意识和前一种相反,叫做纯粹意识或真正的自我意识。”【35】“我在(I am )这个命题是一个无限的命题”【35】,是最高的命题。“自我是纯粹的活动,纯粹的行动,在知识里必须是绝对非客观的东西,这正是因为它是一切知识的原理。”【37】这种知识活动有两个特点:1“是一种绝对自由的知识活动。”【37】2.“其对象不是独立于这种知识活动而存在着,因此,这种知识活动是一种同时创造自己的对象的知识活动,是一种总是自由地进行创造的直观…这样一种直观和感性直观相反,叫做理智直观(intellectual intuition)。”【37】“理智直观是一切先验思维的官能。因为先验思维的目标正在于通过自由使那种本非对象的东西成为自己的对象。”【38】“自我是一种理智的直观活动。然而这种理智的直观活动本身是一种绝对自由的行动,因此这一直观是不能加以证明的,只能被假设为不证自明的。但自我本身仅仅是这一直观,所以作为哲学的本原,自我仅仅是某种被假定成是不证自明的东西。”【39】“在自我之内存在和创造活动的同一性才是原始的。…作为创造者的自我同作为被创造者的自我之间的这种同一性。”【40-41】

补充:“一切客观的东西都是从自我本身的这种原始两重性中展现给自我的。”【43】“纯粹自我意识是一种活动,这种活动处在一切时间以外,一切时间正是由它构成的。经验意识只是在时间和表象的连续系列中产生的意识。”【44】自我不是物,是更高的活动(doing, activity)的概念。【44】自我“是自己承负和支持自己的,客观上表现为永恒的生成,主观上表现为无限的创造。”【45】“存在只是被悬置了的自由(freedom suspended)。”【45】

 

章2 先验唯心论的一般演绎(general deduction)

“根据精神活动的内在原则完全说明了世界产生过程的机制,这才会是完全令人信服的。”【48】“整个存在都不过是受到阻滞的自由的表现(expression of an impeded freedom)。”【49】先验唯心论的命题是:“通过自我意识的活动,自我使自己成为自己的对象。”【50】

自我原来就是无限的活动,“可以变成其自身的对象,因而变成有限的与受限制的,则就是产生自我意识的条件。”【51】“自我把自己设定为创造活动,因而自己把自己变成某物,就是说,自我自己设定自己。”【51】因为同时包含限定和无限,因此“仅当自我受到限定时,自我作为自我才是不受限定的。”【53】处在有限状态下的自我之无限表现为“无限的生成(infinite becoming)。”【53】“两种活动——观念的与现实的——互为存在前提。”【57】

 

章3 以先验唯心论为原则的理论哲学体系

此章最长,但阅读中途放弃。把自我意识这一绝对活动分解为诸多中介环节。

I. 自我意识包含的absolute synthesis:
自我意识自身限定自身;作限制的活动和被限制的活动,两者的综合需要第三种活动,“无非是自我意识本身的自我,因为自我的创造活动与自我的存在是一个东西。因此,自我本身是一种复合的活动,自我意识本身是一种综合的活动。”【62】自我向外延展的离心力,又回归于自我这个中心,“前一种向外延展的,就其本性来说是无限的或地用,是自我之内的客观的东西;后一种回归于自我的活动则无非是在那种无限性中直观自身的意向。”【63】

主体和客体的绝对对立,“正是这一点使自我必须把无限多的行动聚合在一个绝对行动之内。”【65】从形式方面理解,客观的自我(正题)是绝对实在;对立的东西则是绝对否定;自我的第三种活动则综合。“这种从thesis到antithesis,又从antithesis到synthesis的进展本来是以精神的机制为根基的。”【66】

绝对综合的各个中间环节的演绎:
这里Schelling先谈了方法论,哲学是如何认知这一切的?Schelling说“整个哲学无非就是对原始行动系列的自由模仿和自由复制。”【69】“哲学是自我意识的一部历史,这部历史有不同的时期,那个唯一的绝对综合就是由这些时期相继组合而成的。”【70】 这些环节的第一个时期是从原始感觉到创造性直观(productive intuition):Schelling描述了自我怎么自我限定,经历了感觉、自我直观到自身之为感觉(intuit itself as sensing),这主要在于自我的一种原初的并不断发展的duality,其中,创造性直观“是对直观的一种直观,因为它是对感觉的一种直观。…只有创造性直观才把原初的界限移到观念活动里来,而且只有创造性的直观才是自我通向理智的第一步。”【103】

第二个时期是从创造性直观到反思;而第三个时期则从反思到绝对意志的活动,这里在到达先验抽象(transcendental abstraction)这一理论哲学的最高公设。但为了解释“在理智中应当出现这样一种行动(公设)”时,“理论哲学就超过自己的界限,而进入了实践哲学的领域,实践哲学仅仅是用绝对无上的公设来确立的。”【203】因而,实践优于理论阶段。

 

章4.以先验唯心论为原则的实践哲学体系

首先,意识的开端或绝对抽象是由理智的自我决定而来的。“理智的那种自我决定就是最广义的意志活动。”【212】这种自我决定就是原始的意志活动,理智由此成为自己的对象。“通常仅仅被置于实践哲学的顶点,扩充为整个哲学的原理的正是自律,自律的发挥正是先验唯心论。”【214】实践的自律一方面产生理想(idealizing),一方面又实现理想(realizing),而“提出理想和实现理想完全是一回事。”【215】

Schelling还解释了特定的自我意识活动。Schelling使用了“预定和谐”的观念,并给出原理:“理智的自我决定的活动或理智自己对自己的自由行动,只能由这种理智之外第一种理智的特定行动得到解释。”【220】这其实指的是命令(command)与义务这样的关系。

Schelling说,“整个世界之所以对我成为客观的,仅仅是由于理智存在于我之外。”【235】“对于个体来说,其他的理智彷佛是宇宙的永恒支柱,有多少理智,客观世界就有多少不可毁灭的明镜。世界虽然完全是由自我建立的,却是不依赖于我的。”【237】这里出现多个个体,确证了客观唯心论。

意志在想象中设立理念即理想(ideal)。“观念活动成为对象的过程只能由一种命令来说明。”【254】这类似于康德的道德律,“你只应该希求一切理智所能希求的东西。”【254】但另一方面,客观的活动表现为天然的冲动(drive),即私欲或幸福。这里Schelling有洞察地分析了先验自由,“任意(choice)不是绝对意志本身,而是绝对意志的表现。…意志仅仅就其为经验的或表现出来的而言,才可以在先验的意义上称为自由的。因为意志就其为绝对的而言,自身高踞于自由之上,远非服从任何一种规律,而是一切规律的源泉。”【257-8,对比Kant的论点:自由等同于纯粹意志;Schelling其实允许了神秘主义】 那么,道德律与幸福之对立的出路其实是,“幸福与纯粹意志完全应该是一个东西。”【262】

自由的规律建立其法律制度。“法治秩序不是一种道德秩序,而是一种纯粹的天然秩序。”【264,有点怪】但三权分立的国内制度无法保证真正的普遍法治,“没有一种由相互保证各国制度的所有国家组成的联盟,一种政治制度即使按照观念达到了完善地步,我们也不能设想其存在是有保障的。”【267】

这种走向普遍法治的自由过程就是历史。Schelling说历史有两个因素:自由的显现和规律的显现,个别事件杂乱,但“全部历史事件却符合这个理想。…历史则以理性的王国,即法治的黄金时代告终。”【269-270】谢林的历史观是线性的,不允许周而复始、并非理性完全决定的,即允许任性,也并非全无规律。“任性是历史的女神(choice is the Goddess of history)。”【270】历史通过族类才能实现,“历史的唯一真实对象只能是世界公民制度(political world order)的逐渐产生。”【273】历史的概念包含着无限进步的可能性。

在分析历史的要素自由时,Schelling提供了精彩的自由理解。这涉及自由与必然应该的关系。就是人有自由,行动及其后果并不完全取决与我的自由,“而是取决于某种迥然不同的、更高的东西。”【276】这可以是一种道德秩序或无意识的东西,这与自由的预定和谐“唯有通过某种更高的东西才可以思议,而这种更高的东西凌驾于客观事物和起决定作用的东西之上,因而即既不是理智,也不是自由,反之,同时是有理智的东西与自由的东西的共同泉源。”【281】Schelling说这是“绝对同一性,一般是完全不能称谓的,因为它是绝对的单纯的东西。…决不会是知识的对象,而只能是行动中永远假定的,即信仰的对象。”【281,这里有Plotinus的“太一”观念的色彩,但同时也移向了非理性主义一端。】谢林说这可以是宗教的天意体系。

由此“整个历史都是绝对不断启示,逐渐表露的过程。”【284】Schelling将之划分为三个时期:命运时期、必然性时期、天意时期。

 

章5 目的论主要原理

本章主要否定了自然的目的论;采取了预定和谐的理解方法。

 

章6 艺术哲学原理

这里Schelling说哲学终结于美学直观,实现了意识和无意识的同一性;“美感直观不过是业已变得客观的先验直观,则显然可知,艺术是哲学的唯一真实而又永恒的工具和证书。…艺术对于哲学家来说是最崇高的东西,因为艺术好像给哲学家打开了至圣所。”【310】这里完成了精神的奥德赛。【310】“具有绝对客观性的那个顶端是艺术。”【313】“又流回它们曾经由之发源的诗的大海洋中。”【311】“这就是自我意识发展史中的一些不可更改的,对一切知识都确定不移的阶段。”【317】

江绪林 2013年7月6日星期六
9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先验唯心论体系的更多书评

推荐先验唯心论体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