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三观卖血记》 结构 语言 婚姻观三篇

你在高原
2013-07-04 看过
小说结构篇

《许三观卖血记》全篇包括三个线索贯穿全篇。第一是许三观卖血,许三观通过卖血娶媳妇、替一乐赔钱、给林芬芳买补品、饥荒时期改善生活、为下乡两个儿子送礼经费、为一乐治病一路卖血去上海、最后卖血没人买。通过许三观从结婚到暮年各个时期的生存与生活,卖血搞定一切,并总是不忘 “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第二是许玉兰,作为典型势力市井小民,在懵懂青春期的招摇臭美,失身何小勇却嫁给为自己花了八角钱的许三观,面对一乐非许三观亲子的议论,从一个不知廉耻的泼妇,在漫长的艰辛生活里,熬成了贤惠善良的老太婆。第三是一乐,一乐是许三观卖血夺得许玉兰的后果,也是后来多次卖血的主要原因,一乐被许三观抛弃到被许三观接受的过程,推动着小说的核心节奏,在最后治病部分,卖血去上海将小说推向高潮。此书若拍成电影,必然是有着良好的故事基础和此起彼伏的高潮桥段。

语言运用篇

小说语言质朴,简短直白,口语化。场面描写逼真而传神,生活化和原生态的描写将小说的情景画面化,不同角色的语言呈现出跃然纸上的人物形象。小说多次使用重复再现,如卖血后反复出现的“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让人心酸。关于一乐不像许三观的邻居流言蜚语,第五章大段重复描写,一乐可疑身世与外界的传闻击垮许三观的过程写得真是可信。许玉兰在家门前反复哭诉自己“前世造了什么孽啊?就那么一次,一乐就越长越像他了⋯⋯”,将许玉兰的不知羞耻、可笑和愚昧的泼妇形象刻画的入木三分。小说对故事情节之外的背景进行了简单一笔带过,长达十年的文革动乱,文中借许三观对许玉兰说的形式,将许玉兰被批斗社会背景交代出来。

爱情婚姻篇

许三观是个农村进城市的农民,他具节俭有心机,卖血筹钱准备娶媳妇。他机智狡黠,先是怀着目的请人吃饭,凭借三寸不烂之舌争取到许玉兰父亲的同意。他难以接受自己最爱的孩子不是亲生,在灾荒中不愿一乐跟着一起吃面,他听说情敌遭遇意外,便幸灾乐祸起来。许玉兰是个市侩女子,在躁动的青春期没有抵挡住诱惑,失身于何小勇还要跟许三观去吃小笼包子。面对一乐生父的问题,许玉兰承认跟人有一腿,但一口咬定初夜是许三观。她像祥林嫂般向四邻哭诉着自己的造孽。二人都有着本身固有的劣根性和缺陷,但两人的婚姻却让人感到温情。许三观的含辛茹苦养家与许玉兰勤俭持家,维系着漫长艰辛的婚姻生活。食不果腹的年代,许玉兰对许三观说:“今天我把留着过春节的糖拿出来了,今天的玉米粥煮得又稠又粘,还多煮了一碗给你喝,你知道是为什么?今天是你的主日。”两人这种相濡以沫、平平淡淡的生活,又让如今卖肾都只能买个苹果的时代的读者感到无比温馨。
                       2013.7.4
1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许三观卖血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许三观卖血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