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如水

桃叶渡
2013-06-28 看过
“井上靖和川端、三岛一样都是巨匠级的大家”,川端十多年前就读过一些,三岛后来也略有涉猎,井上,至今才第一次读。某人跟我提及过数次他的《敦煌》,尚无机缘。这本《天平之甍》,是无意偶得。

不熟悉井上的文风,读完这本,只觉很淡很淡,如水。虽说是小说,叙事也好,措辞也好,很像一场记录,没有激烈的起承转合或者壮阔的大开大合,只是风轻云淡的娓娓道来。鉴真六次东渡,费时十余载,生命每每危在旦夕,在井上的笔下却不显任何表面的惊心动魄,只有合上书自忖的心悸。

虽说“天平之甍”是日本对鉴真大师的尊称,意为“天平时代文化的屋脊”,井上却不从鉴真入手,而选择了四个随第九次遣唐使而来的留学僧,尤其以其中的普照为重点,以普照所看所思所察来还原这段恢弘的历史。根据井上本人在《天平之甍写作经由》中交代,鉴真的故事在《唐大和上东征传》里或许阐述的很清楚了,而他只是“把它用现代小说的方式加以小说化,让现代的人容易读,容易亲近”。而这确实是很有意义的事。

鉴真东渡,在中学的历史课本里大概占了一两行数十个字而已。为此付出诸多努力的各位身影,更是在历史中灰飞烟灭,无人得知,无人在意。井上笔下与东渡直接相关的主要人物并不繁多,左右不过是普照、戒融、荣睿和玄朗日本四僧,鉴真、思托、祥彦数位大唐人氏,外加非常特殊的业行占去了大篇幅的笔墨。

深深打动我的是戒融选择了云游四方,业行选择了抄经,荣睿选择了请律师回日本。都清楚的认识到自己未必是能在经学上有所建树,都作出了自己最坚持的选择。戒融芒鞋竹杖走过中土各地,甚至要去天竺,在行走中实践佛法。业行数十年如一日佝偻着抄经,只求为日本带回正本清源的经书。恳请鉴真回日本的荣睿,倒在了中途,但没有他就不会有鉴真东渡。这三位,不过是最最普通的日本僧,或许没有聪慧过人的才智和悟性,却有最勇敢的坚持,而且这坚持,安安静静,平平淡淡,始终如一。这样的人生,值得欣赏和敬畏,哪怕戒融最终不一定去成了天竺,业行几十年的心血连带性命葬送深海。哪怕没有结果,坚持就是最光芒的所在。

鉴真更不必提,次次失败,漂流海上,辗转南北,无多言语,淡然坚持,从五旬到六旬,从明目到盲眼,终于传给了日本正规的戒律,刷新了了日本佛门授戒制度,成为奈良时代最重要的纪事,留下的唐招提寺,成为了中土无存的大唐寺庙建筑典范。

P41:“想来佛陀的教训应该是更悠远广阔,连结于黄河之长流、白云之漂流与难民之流动才对。”“有一天习惯了唐土的生活,我要用自己的脚步遍走这一片广大的土地。披僧衣、受布施,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 戒融

P73:“如能托人家就好了。可是一旦紧急时不敢代替经卷将自己投入海中的人,我不能交代。可是没有这种人吧!我只有自己带回去。”

P173:“我抄写的经卷一踏上日本之地,会自己走起来,丢弃我走向各处。许多僧侣读它们、抄它们、学它们。佛陀的心、佛陀的教训会正确的传布各地,会建筑佛殿,所有的行事越盛,各寺庙改变装饰的样式,连供物的放法也都会不一样。”
                                                             —— 业行

P79:“是为了法。即使有淼漫沧海隔绝,生命何所惜,大家既然不去,那么我就去。”

P100:“既然为了法,我东渡日本的决心不会改变。”
                                                               —— 鉴真

再补几句朱天心书评中的几句。并不十分相关,却深以为然。

“我是最容易对心爱的人心爱的物事下狠绝之言的,因为是自己喜爱的,实则也是责到自己身上来啊。”

“昔日我极喜欢‘一杯看剑气,二杯生分别,三杯上马去’式的分道扬镳,于今觉得虽是意气风发,然终有一些负气的烟火味。我更喜欢六祖慧能的心平气和,他说的是‘此心本净,无可取舍,各自努力,随缘好去’。六祖言毕,徒众作礼而退。”
6 有用
0 没用
天平之甍 天平之甍 8.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天平之甍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平之甍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