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纽约的你

山下猫
2013-06-23 看过
终于在早晨公车中读完《观念》,在读中段的时评时,真的觉得这是刘瑜赚奶粉钱的书——平易近人、生动卖萌。但是里面缺点也很明显:
流于表面——《底线时分》把警察不殴打狱中的曼德拉归为“有底线”,而这个纯粹道德方面的结论会不会太表面太幼稚?在《我们在输出什么》一文她提到“很多发展中国家政治发展超过经济发展",这会不会是阻止警察的底线下滑的原因呢?

重复与反复——纠结于平庸之恶的《恶之平庸》《他也可以是我》《没有你们就没有他们》《爱是》,时而落到体制,时而落到的道德和个人修养层面。

诡辩——《俄罗斯的徘徊》:“这个逻辑明显忽视了根深蒂固的计划经济转为市场经济带来的阶段性困难。。。更重要的是如果政治铁腕是经济增长的必要条件,那就无法解释苏东那些更成功民主化的国家为什么在90年代末以后也实现了经济稳步增长”,这话你反过来说也就支持铁腕政治了。


到后面她博客的摘录,才觉得这书是那个似曾相识的作者所写。然而《最好的时光》对于张爱玲为什么不自杀的疑问,实在令人摇头。

专栏写作因为时间周期固定,所以很难等你有的抒发了才来找你约稿,定期输出一篇文章,多少要有些技巧。有的时候可能写得多了,重复与自相矛盾都在所难免。掌握第一手资料就更困难了,读她谈到泰国政局,她坦言最近才搞明白各路人马关系,就这种了解已经可以开始写文章,并收录入书,稍有些水。

看卓越书评很多给高分的读者欣喜若狂地回复:得此书,与人辩论便所向披靡了。真是令人叹气。读过此书之后,感觉刘瑜确实是在与人辩论,甚至辩论急了。每个人都以自己最熟悉的方式来解释世界,所以刘瑜对于任何问题都归根于民主的实现一点都不奇怪。而在这本书里,刘瑜完全化身为民主的推销员,并非说民主这项商品假冒伪劣,而是刘瑜的销售手段到了近乎宣称奇效的地步。

虽然她在书中也提到“民主不能包治百病”,但此处总是寥寥带过,那么多人对于民主心存疑虑也恰恰是不知道民主之乱背后有没有行之有效的制衡之道,而此处却被她避重就轻。当年马克思主义也是大家心中福音,什么都救不了中国,只有马克思主义,之后呢?当人们发现没有包治百病的良药时,即便马克思主义有其科学性的一面也立刻被唾弃为江湖术士的妖言——书还是那本书,只是被人不同的解读。今日那么多人对伊斯兰教心升恐惧也是一个道理。即便人手一票还是会有各种问题,没有一劳永逸的方法,我们现在除了需要鼓吹民主制度的可行外,更需要每个人在自己可以触及的范围内进行民主演习,发现问题,试图解决,引发思考,寻求合作的底线,保持监督。可以说,民主比专政更累人。

《南方周末》一篇《刘瑜邀请你反驳》向刘瑜抛出了一个很好的问题:请说说你最近一次民主实践。刘瑜表示虽然加入了小区业主委员会,但是一直懒得去参与。我无意指责刘瑜是一个纸上谈兵叶公好龙的人,只是回想《送你一颗子弹》里为了公共厨房卫生打扫问题逐个宿舍游说的事情让她几乎可以写一篇论文,看来这是北京的刘瑜,身处北京的她,离实践民主又隔了一条街,当务之急不是如何运用民主的杠杆,而是避开网络上的明枪暗箭,在讨论民主功效之前先言之必须。

可是我还是十分怀念那个纽约的刘瑜,剑桥的刘瑜。你告诉我一千遍冰箱是必需品,可以解决几乎我所有生活的烦恼,但其实我想看看冰箱是怎么工作的,或者说不定我对图纸更感兴趣呢。
85 有用
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1条

查看更多回应(11)

观念的水位的更多书评

推荐观念的水位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