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 书趣 8.2分

书中自有颜如玉

布衣飘飘
2013-06-20 看过
这本书的副标题是——“一个普通读者的自白”。

作者安妮·法迪曼出生书香门第,父亲、母亲、哥哥、老公都是作家、学问家,家族藏书过万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这样的一个人谦称自己为普通读者,叫我们这些喜欢瞎看一气的三脚猫们情何以堪啊。

当然,她这么说也不是过分的谦虚,意识流代表人物弗吉尼亚·伍尔芙就写过二本名为《普通读者》书,想必大家都一致认为只有作家才是伟大的,而读者,都是普通的。

无论普通与否,书籍对一个人的影响之大是不可估量的。我个人觉得,倘若要塑造或者改变一个人,除了生活中那些不期而遇的剧变(通常是灾难性的),此外就只有读书了。

就像作者在前言中提到的那样:十多岁的时候,我受哈代的影响很深,没有弄清某个男孩是戴蒙还是克里姆,我绝不和他谈爱情。(两人都是哈代小说中的人物)

说来惭愧,哈代的书我一本也没读过,甚至连简介之类的文字也没有读过。好在我不是女人,所以,无论我是否只有十多岁,戴蒙和克里姆都是不配和我谈爱情的,呵。

本书一共由十八篇小文章组成。

开篇第一章,作者提到她和自己的丈夫,在相识十年,同居六年,结婚五年,甚至有了一个孩子之后,才下决心让双方的图书更亲密的聚合,同时也可以让分属二人的《毕利·伯德》和《白鲸》(都是麦尔维尔的作品)聚合起来。

他们为如何分类,如何摆放这些书籍发生了争执,以至于丈夫乔治后来说,他很少郑重考虑过离婚的事情,但这是其中的一次。(4)

我个人比较认同女主人的方案:“英国文学要按年代安排,而美国文学要按作家姓氏的字母顺序安排”,因为“英国文学书籍前后跨越六个世纪”(3),而美国,你知道的,它的历史太短暂了。

更令人羡慕的是,他们的书架还开辟了一个新类别:“亲友写的书”——都是些自家人写的书。

在这篇文章的最后,作者感叹道:我的书,他的书,都成了我们的书。我们是真正结婚了。(7)

另一篇小文章名叫【身临其境】,强调身临其境阅读的乐趣。它说:“任何人在格拉斯米尔读华兹华斯,在罗马读吉朋,在瓦尔登湖读梭罗都会立刻体验到那种兴奋激动的心情。”(56)华兹华斯和吉朋我几乎都没听说过,好在还知道梭罗,我谢谢他。

作者夫妇就曾一起度假同游,在科罗拉多河畔露宿,夜读鲍威尔的《科罗拉多河及其峡谷探险记》:“我们已经准备好,开始进入伟大的未知世界。我们的几条小船拴在同一个木桩上,互相摩擦着,在激烈河水里颠簸不已。……我们必须冲过一段未知的路程,探测一条未知的河流。前边有什么大瀑布,我们不知道;有什么巨石挡住河道,我们不知道;河上会竖起什么石壁,我们不知道。”(59)

作者说,我们当时不知道这些话已经是探险文学中的名句,还以为是我们的首次发现。幸亏如此无知,我们才感到无比愉快。(59)

看来,无知不仅仅是勇气的源泉,还是快乐的源泉啊。

作者谈及文艺创作领域中的抄袭和偷窃现象,她说:“我阅读有关抄袭的材料越多,我就越觉得文学是个巨大的循环利用的垃圾箱。”(97)

我年少的时候,在大舅的一本《茶花女》的页边看到铅笔批注的五个字:“泪洒相思地”,很是喜欢,就把它填进一首胡诌的词牌里:“情真意难言,欲言却未言,曲径回廊遥相见,更将新愁添。音容今犹在,思意常依依,黄昏却下潇潇雨,泪洒相思地。”

我特别喜欢最后这句:“黄昏却下潇潇雨,泪洒相思地。”老实说,我不愿意承认最后五个字是我抄袭的。直到我看到这本书中的这篇文章:【阳光下面无新事】。

《圣经·传道书》:“过去发生的事情,就是将来要发生的事情……阳光下面没有新事。”(93)

拉布吕耶尔的《品格论》:“我们来到这个世界太迟了,不可能说出别人尚未说过的话。”(93)

看了这些,又想起那句俗话:“天下文章一大抄,看你会抄不会抄”。

现在,我已经彻底的原谅自己啦!

在书的123页,作者写到:“凡是讨论书的书。我一向都难于拒绝。”

我要厚着脸皮说:我也是。

在我借阅和购买的书籍中,相当一部分是关于读书的书,比如《王尔德读书随笔》(2006年3月);《书山三味》(2006年5月);徐雁的《苍茫书城》;林公武的《夜趣斋读书录》、吴玉伦主编的《读书时间》,《毛姆读书随笔》、《劳伦斯读书随笔》(2006年7月);阿尔维托·曼古埃尔的《阅读史》、艾德勒&范多伦的《如何阅读一本书》(2006年8月);张新颖的《读书这么好的事》(2010年8月);布莱格的《改变世界的12本书》(2011年5月);还有去年购买的那本《永远别想摆脱书》,记录的是两位大藏书家关于书的对谈,等等。

遗憾的是,最合乎我口味的一句话却不在我记录的这些书里,是关于如何阅读的。

我们应该如何去阅读呢?作者是这样告诉我们的:“就像绅士面对一位风情万种的少妇,要用心去捕捉 【每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就为这句话,我暗下决心,一定要下功夫找出这本书来,至少再重读一次。

书中自有颜如玉。
......

读书的乐趣,小品里常见的那句话是怎么说的?

——谁读,谁知道。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书趣的更多书评

推荐书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