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每人一件殓衣,无论生死

当归莳子
2013-06-17 看过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梦想,每个作家心里更有一个梦想,每个作家的作品里也更更有个梦想。 《第七天》却将人心中的梦想捏碎,冷漠无声,绝望,残忍。 探讨作品的主题是已经久远的话题,探讨〈活着〉〈第七天〉一样成为一个古老话题,成为非文学批评的恶搞。 于是,我将这个“主题”轻轻地放在一边,让眼睛随着一行一行的文字往下走,随着杨飞昏暗的目光,看见李青走来,看她鬼一样地远去。看着杨金彪的身影从年轻变得苍老,看着杨飞长成杨金彪…… 恍惚之间,我会觉得我也走在杨飞的身边,也走在那里浓雾漫天的世界,走在那个安宁的没有出口的世界。 但我身上没有穿殓衣,我在外面是一片阳光的窗户前,面前一本苍白的纸页上发着苍白的光的《第七天》。 忽然之间,我恶心地发现,我似乎隐约知道了余华的想法,一个想法,不是主题。 他想给人披一件衣服,无论寿衣还是殓衣,或者破布,甚至树叶。 翻回题记:到第七日,神造物的工已经完毕,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 再忽然之间,泪流下来。

19 有用
4 没用
第七天 第七天 6.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第七天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七天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