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老的“刻薄”

laurel
2013-06-05 看过
      之前看过一幅照片,把钱钟书与张爱玲p在一起,下面配着一句话,要是这两个人结婚。看谁能刻薄过谁。当时感觉有趣极了,因为之前把这两个人放在一起对比,可是这两个人又那么有可比性,这种可比性,大概就是那种聪明人的“刻薄”吧。
      这部集子中,有一篇就颇具张爱玲的味道,当时看完就又肯定了自己的这种想法。《纪念》可与张爱玲的《倾城之恋》做一个对比,同是玩暧昧,曼倩显然在段位上就弱白流苏一个档次。但是,钱老在这篇中最为人乐道的,是他对女性那种微妙心理的揣摩。张爱玲身为女人,把女性的小九九写得栩栩如生部位所怪,但是像钱老这样一位有些“痴“的男性学者,竟然如此熟悉女性的恋爱心理,着实让人惊愕。其实想想,也是理所当然,文学本来就是人学,一个在文论上卓有成就的作家多半也算得上个心理学家,那种细腻也是一个经常搞文学理论研究的学者所必备的。不过这篇,出到张爱玲选集中,估计也不会有人质疑的。这篇中,钱老对曼倩是持有一种挪揄的态度的,曼倩那种闷骚劲,通过心理描写形象展现在读者面前。其实,张爱玲在她的小说中,对其塑造的女性也多抱有这么一种态度,她的白流苏让人无法喜欢,多半是因为作者本人就不怎么赞赏这个人物形象,那种钻研爱情的人,定不是作家这种具有赤子之心的人所认同的。
      然后就是《上帝的梦》,这篇其实又有点鲁迅《故事新编》的味道。上帝造人又毁灭人,上帝的自大,无奈,人类的小聪明等等之类都被钱老以一种幽默的口吻讲出来。可是这种讽刺劲,更反映出钱老的刻薄。他刻薄的,是那种自以为是的大人物,也有那种不老实犯着小聪明的小人物,在小说中就是上帝和人。这篇其实可以看作是钱老对人性那种劣根性的刻薄,这又与鲁迅作品总是伴着批判国人的劣根性相通。想必大家,总对那种共性的东西格外敏感。上帝对权力的热爱,对奉承的渴望,人的贪婪不满足,虚伪,把这种消极的词抽出来,形容任何一个民族都不为过。但是在这篇中,钱老不经意间又道出了一个残酷的真相:上帝其实就是发善心的魔鬼。
      这本书中我最喜欢的是《灵感》,自己也算个半吊子文人吧,所以对描写文人的文章都特别感兴趣。小说中最精彩的是作家到了地府,被自己创作的角色痛斥。我想,如果这种事情真的可以发生的话,不知多少作家会拥有这种遭遇。托尔斯泰一定会被安娜骂的狗血淋头,贾宝玉也会携着众姐妹朝高鹗索命。但是,这篇刻薄的主要是那种为了迎合某种审美趣味而不顾事实或者逻辑随意发挥的无良作家。这类作家没有才华,用词构句毫无新意,文思也不够敏捷。这么看来,钱老在这里刻薄的主要是文坛的那种不正之风,有种清理门户的感觉。只是这种清理中又有一种力不从心之感,作家投胎之后的胜利一笑,把所有前面所有畅快淋漓的痛斥化为乌有。
      提起这本集子,大家最熟悉的可能就是《猫》。据说钱老爱猫,他家的猫与林徽因家的猫有过过节,所以写了这么一篇讽刺林徽因。我个人认为这真的是无稽之谈。钱钟书就算再刻薄,也不会这么无聊。可是为什么大家都这么爱把这篇与林徽因和她的沙龙联系在一起呢?我想大概是因为这个女人太有名,又有才,长得又漂亮,又有一种神秘感,所以人们杜撰出这个一个故事。倘若没有林徽因,我个人认为这篇是整个集子中最没趣的一个。作者塑造了很多人物,但是短篇很难马上就塑造出令人印象深刻的人物性格,于是每次后面看到某个人就得上前翻翻前面对这个人的介绍。整个小说中,钱老讽刺了社会形形色色的人物,唯独对陈侠君这个角色留有几分情面,我想这大概是本就具有赤子之心的作家对同意具有赤子之心的人物的惜爱之情。
      这本书中的四个故事,虽然题材内容各不相同,但是结尾都格外精彩,有种慑人的力量。《上帝的梦》中,”上帝伸着懒腰,对这死气沉沉的落日,生意奄奄的世界,长长地打个厌倦的呵欠,张大了嘴,好像要一口吞却那无穷尽、难消遣的光阴“;《猫》的结尾,”她只觉得人生前途正像火车走不完的路途,无限地向自己展开“;《灵感》最后,”直到现在,我们还猜不出这孩子长大了是否成为作家“;《纪念》里,”才叔懒洋洋地看着他夫人还未失去苗条轮廓的后影,眼睛里含着无限的温柔和关切“。从懒腰到懒洋洋,从神到兽到鬼再到人,钱老这四个看似不相关的故事,无形之中又有一种联系。就像这些余味深长的结尾,令人无限遐思。
13 有用
0 没用
人·兽·鬼 人·兽·鬼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人·兽·鬼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兽·鬼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