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探案馆·不定期破案之Case 1

雪·法妮奥
2013-05-29 看过
看完后用了整整一天时间拿着自画人物关系表左看右看、对着笔记上的各种线索左思右想、拿着12个硬币左排列右排列……终于整理出了个比较清晰的思路。一向都知道我下班路上要听音乐的同事都很惊讶地说“这两天你都没戴耳机”,呵呵~

以下是个人思路,不保证绝对准确,想要正确答案请买机票去11区掐畅销君的脖子逼供(你够了)!









=================================姑且拉一道分割线=================================

一:人物篇

穗高诚:新郎,案件被害人。
神林美和子:新娘,职业是诗人。
神林贵弘:美和子的兄长,与妹妹有不可告人的禁断之恋。
浪冈准子:与穗高诚有过男女关系。
骏河直之:供职于穗高诚事务所,与准子相识在先,喜欢准子。
雪笹香织:美和子的编辑,介绍美和子与穗高诚认识,同时与穗高诚有过男女关系。
西口绘里:香织的学妹,与香织共同工作。
其他:穗高诚前妻、酒店服务生、各种路人、猫若干只。

从以上可以看出,神林贵弘、骏河直之、雪笹香织、浪冈准子四人均有杀害穗高诚的动机。准子在案件前期身亡,故不列入嫌疑人之中,但也在某种程度上参与进了案件,这点暂且按下不表。

二:毒药篇+证物篇

无需多言,毒药=伪装成鼻炎药的胶囊。在全篇中,“胶囊”(注意,不论有毒无毒)总共出现在如下几个地方:穗高诚的药瓶、容量为两粒的小药盒、美和子的提包(药瓶、药盒所在地)、浪冈准子的纸袋(内有和穗高诚相同规格的药瓶)、浪冈准子家中。

穗高诚的直接死因是吃了小药盒里的毒胶囊,而毒胶囊浪冈准子制作。很容易就能看出,替换胶囊的时间发生在浪冈准子死亡到第二天婚礼开始之前。那么现在的问题是:谁拿了毒胶囊?各拿了几颗?又是何时替换的?

在计算毒胶囊数量上,有人或许陷入了某个盲点(包括一开始的我)——大家的眼光全放在那批毒药上,专心计算浪冈准子那瓶毒胶囊如何凑足12颗,而忽略了另外一瓶:穗高诚在婚礼前一天吃过的无毒鼻炎药。

两瓶药都是新开封,因此总共是24颗。

三:药丸数量篇

首先来清算一下两瓶药总共24颗胶囊的去向问题。

美和子包里那瓶,在案发后被警方没收,当时瓶中剩余9颗,经检查全部无毒。(9)
婚礼开始前,美和子从瓶中取出一颗装入小药盒。(9+1=10)
在此之前,穗高诚就着咖啡吃了一颗,还说“不好了,药效好像没有了。明明刚服药没多久”。因此,在婚礼前总共吃掉两颗。(9+1+2=12)
无毒胶囊一瓶,清算完毕。

现在轮到准子的那瓶毒胶囊。
按照加贺所言,准子家发现一颗没装好的胶囊散在毒药瓶旁边,外加瓶子里有五颗毒胶囊。(1+5=6)
准子自杀服用一颗。(1+5+1=7)
准子事先在穗高诚药盒中放入两颗有毒胶囊,由于穗高诚记得之前自己应该没放过,觉得很可疑就丢进了垃圾桶。事后两颗毒胶囊被神林贵弘捡走,一颗为了测试毒性而喂了猫,另一颗留在身边。(1+5+1+2=9)
雪笹香织、骏河直之在准子房中各自拿走一颗。(1+5+1+2+2=11)

OK,问题来了,这样看就少了一颗,也就是说,雪笹香织、骏河直之两人中有人偷偷多拿了一颗,而那颗可认定喂毒害了穗高诚的致命一丸。

这里值得注意的是:穗高诚最终服用的是“小药盒”里的毒药,而小药盒在毒药放入之前,已有了一颗新娘亲手放入的药丸。文中出现过几处强调“药盒里当时只放了一颗”这样的讯息,因此可以判断,警方没收的小药盒里是空的。如果死者吃的是有毒胶囊,且那颗胶囊出自准子的药瓶,那么消失的一颗,则出自美和子包中的那一瓶。(所以有些读者怎么算都多了一颗就是这么回事)

四:解密篇

先说我的判断结论:凶手是骏河直之。

关键证词出自最后一页加贺的话:“这些东西(美和子的包、药瓶、小药盒)的某一件上,附有身份不明的人的指纹。指纹的主人既不是在场的各位,也不是穗高先生……我认为,只有一个人可能是指纹的主人,而我的这个推测是正确的……其他人可能没听明白,但有一个人一定听懂了,而听懂我这番话的人,正式杀穗高先生的凶手。”

这篇故事人物不多,并且可以排除穗高家的父母和兄嫂等人,通篇看下来,只有西口绘里碰过美和子的包和小药盒、酒店服务生碰过小药盒,但上述两人不符合“身份不明的人”这一论述(现场众人一定都采集过指纹);至于药瓶,是穗高买的新品,从头到尾只有穗高、神林兄妹有机会碰(神林碰到药瓶的时机在参看75页),和“不是在场的各位,也不是穗高先生”这条相吻合,故可以排除在外。

那么剩下的是什么呢?被众人碰过最多的东西是小药盒,而且,这个药盒来历很不一般——“我曾经听穗高说过,那是与他前妻一起买的”。

既然是和前妻一起买的,那么沾上前妻的指纹也不足为奇,并且这个从头到尾没出场的前妻,也符合“身份不明的人”这一说法!

那么,“我曾经听穗高说过,那是与他前妻一起买的”的这个“我”又是谁呢?大家可以翻到33页去确认一下,那页正在讲述“骏河直之之章”!

五:投毒流程篇

婚礼前夕,准子制作毒胶囊,有一颗没装好,故毒药为11颗。

准子趁众人在穗高家二楼、唯一在一楼的人(神林)去卫生间的间隙,将两颗毒胶囊放入小药盒。

神林目睹准子逃离,在听说胶囊可疑之后,不动声色将两粒胶囊拿走,晚些时分,为了测试毒性,将其中一颗胶囊放在芝士鱼糕中喂猫(73页),猫吃,毒发身亡。此时,神林身边有毒药一颗。

在神林测毒的早些时分,准子在穗高家服毒身亡,尸体由穗高和骏河直之搬回她自己家,雪笹香织尾随,并在准子家中窃取一颗毒胶囊。

雪笹发现骏河也窃取一颗毒胶囊。

神林测试完毒性,回酒店与美和子相会,美和子中途去了一次洗手间,神林和药瓶独处——这里出现两种可能,神林将毒药调换其中一颗无毒鼻炎药,或者什么都没做。此时,神林身边有毒药一颗或零颗。

神林回到自己房间,发现威胁信和一颗毒胶囊。此时,神林身边有毒药两颗或一颗。
在此前或此后,骏河直之为以防万一,回到准子家带走另一颗毒胶囊。

婚礼前夕,药盒经过美和子——雪笹——西口——骏河——酒店服务生——休息室入口,这样的顺序,最终到达穗高手中。
雪笹当着众人的面很快将药盒传给西口,并且一直陪在新娘身边,并无下毒机会,从住所看,她返回准子家偷第二颗毒药的概率也远远小于骏河,故排除在外。她所谓的“我杀了他”,仅是明知骏河有毒药也有谋杀理由,但故意绕个弯子让骏河有机会接触药盒。

骏河投毒的机会有两次:一次是利用威胁信借神林之手下毒,另一次是用第二颗毒药亲自动手。在从雪笹手中接过药盒之后,他打开盖子看过一次(93页),确认里面只有一颗药丸,他知道是新娘拜托转交,在不确定神林是否动手的情况下亲自动手,时机可能是将药盒放进自己口袋的时候,或服务生将药盒放在休息室入口之后。

此刻,骏河手中两颗毒药,一颗给了神林、一颗掉包到药盒内,所以加贺让众人交出毒药,他推说丢了(掉包那颗,很有可能真的丢了)。

这里要注意的是神林:前面已说,他手中可能有1或2颗毒药,而最后他只拿出一颗,说是骏河所给。
两种可能的过程是:在美和子上洗手间、他有机会接触药瓶时已将当时手中唯一一颗毒药(另一颗喂猫)和瓶中某颗无毒药掉包,美和子恰巧拿出有毒那颗放入药盒,又被骏河认为无毒而拿出丢弃。在收到威胁信和第二颗毒药时,神林想到可以用这颗做自己无辜的证明,因此一直留着。
另一种可能:神林在美和子上洗手间后并未调换毒药,美和子随意拿出一颗无毒药丸,被骏河换成毒药,无毒的被丢弃。此刻,神林手中就有两颗毒药。至于为何他只拿出一颗并说是骏河所给,恐怕是为了掩饰自己拿一开始的毒药去喂猫测毒的过程。

不管神林有无换药,他对穗高怀有杀机是必然的。偷了毒药但没用的雪笹与他同罪,或许比他轻一些吧。死者还真是个会被人骂“你死了算了”的人渣,搞出这么多人怨恨、把剧情搞到这么复杂,玩了一天侦探游戏的本人都忍不住骂:你干嘛不早点死啊!(笑)
123 有用
12 没用
我杀了他 我杀了他 7.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8条

查看全部28条回复·打开App

我杀了他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杀了他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