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变

陈七
2013-05-29 看过
从老太太去世至今,小说趣味历经多变,以口味刁钻的现代读者来看,老太太实在不是一个特别挑眼或突出的作者,虽则很多人都有过童年阅读《尼尔斯骑鹅旅行记》的美好经历,或者作为一个童话作家比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更深入人心。《婚变》的故事里多多少少都带着童话的气息。拉格洛夫不善长艾米莉·勃郎特式的惊心动魄,也没有《小城畸人》捕捉激情的力量,但她的故事都带着独特的清淡味道,死生、善恶之类意义重大的词语消融其中;全知全能的视角笼罩整篇故事,将读者带进她营造的种种人世环境。

对比一下《艾格泰老妇人》和恩德的《奥菲利亚的影子剧院》,你很难怜悯那个每日做苦工的老妇人。拉格洛夫的故事里的人物缺少点东西,可能是因为高悬于拉格洛夫笔下人物头上的上帝与信仰之光太过强烈,对美德的追求又搀杂着难以说明的利他主义。《金银财宝》里作者用熄灭爱情之火来成全女主人公道德的完美令人厌恶,也许那些死去的灵魂只能折磨道德感强的人。
0 有用
0 没用
婚变 婚变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婚变的更多书评

推荐婚变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